信者無畏 信者有愛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

人成熟後便覺得日常瑣事不需要麻煩上帝,很客氣地將上帝推到生命的邊緣。苦難讓我看到,聰明才智加努力不是一切,有另一種豐盛的、有意義的生活方式,是需要通過受苦和犧牲才能體會的。

遇襲受傷後,我有出人意表的平安,確實跟我的性格氣質不符,只能理解為上帝的恩典,原來基督徒憑著信心與上帝生命相連,能夠克服恐懼和憤怒,信者無畏,在我的經歷裏,是真的。也讓我看到,人間有一種愛,在平凡的日子會隱藏起來,當苦難臨到時才彰顯出來。

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楊玉欣    台灣立法委員    
banner04

感謝天主讓妳活到現在。自19歲「三好氏遠端肌肉無力症」發病後,醫生就宣告了妳的命運:因此,妳學會從終點那端回過頭來看生命,一切變得清晰,妳開始明白什麼對妳是最重要的,並且選擇去實踐它。

4個孩子全職媽媽的20年環境保衛戰(上)

李路    《境界》記者    
banner01

透過閱讀,不僅讓陳慈美強烈感受到臺灣森林所遭受的迫害與土地倫理的淪喪,也開始促使她思考該如何進一步參與環境關懷工作。“我所受的科學訓練背景和信仰理念使我無法停留在維護家人健康的狹小範圍,因為我深刻地體認到:環境問題的解決必須是一種文化改造的工程,它與我們整個社會的文化、歷史、政治、經濟息息相關,也與我們的生活方式﹑價值判斷和世界觀等密不可分。”

寫在《爭氣》開畫第一周

何靜瑩    L plus H Fashion 執行董事    
banner01

「一個人的推動力往往來自其價值體系。有些人的價值觀來自無厘頭文化,有些來自現實的賺錢享受文化。「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的價值體系必然以信仰為根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這句話正是我每天給自己的提醒,特別是最後兩句話,知易行難。

關懷香港(七):冷酷政治現實對信仰的挑戰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7

從信仰視角來看,信仰群體今日所面對的挑戰更為嚴峻:不僅要在一個不公義社會中為復活生命做見證,更要在一個割裂社會中繼續做見證,並在冷酷政治現實中、在割裂公共空間中嚴肅思考,信仰群體的生命是否還有力量?見證,是否還有意義?

無神風暴中的英國首相信仰告白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英國首相的言論或許反映了英國社會在經歷過去十多年無神論風暴的洗禮後,正開始出現一股修正力量,願意重新重視信仰的社會意義和價值,並激發信仰在其中的更新力量。

人生三問

孫效智    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banner01

任何一個人,不論他是誰,也不論他在社會上扮演什麼角色,更不論他是富貴貧窮或疾病健康,總會在某些時候得面對自己生命的三個基本問題…

投入公共生活的信仰

楊思言    阿伯丁大學研究生    
institution_of_the_eucharist-large-crop

教會的禮儀(liturgy),這字來自希臘文 leitourgia,原來意思是「公共服務」(public service),是泛指政治層面的服務。這意思似乎與我們通常所理解的教會禮儀不盡相同,禮儀多是指敬拜,對上帝的服侍,在教會內進行。但原來「對上帝的服侍」與「公共領域中的服侍」是不能分割的。

一個獻身於公共領域的基督教 ——讀《馬丁‧路德‧金自傳》

何光滬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教授    
banner01

「每當有事情發生的時候,懦夫會問:『這麼做,安全嗎?』患得患失的人會問:『這麼做,明智嗎?』虛榮的人會問:『這麼做,受人歡迎嗎?』但是,良知只會問:『這麼做,正確嗎?』」

信仰不可承受的輕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feather

宗教是刻板嚴肅,枯燥無味的。這說法似乎已經成為一般人認識宗教的典範。對許多人來說,宗教或屬靈操練幾乎等同於修道院生活,而修道院即是嚴肅,不拘言笑的日子。我們或許應該自問:我的信仰是否太嚴肅,太乏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