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霍費爾的生命複調

黃瑛    海德堡大學博士研究生    
banner01

朋霍費爾用“生命的複調”(Polyphoniedes Lebens)來比喻上帝的愛和此世生活的和諧。對上帝的愛並不在遙遠的彼岸,而就發生在對此世所經歷的一切的接納當中。正是因為有對上帝的全然的愛和信任,此世生活中不可承受的輕與重、樂與苦被他當作演繹整全生命的不同旋律欣然接受。

作家梅頓:“寫作就是去愛”

黃媛媛    文字工作者    
banner02

對梅頓來說,寫作成了他去接近生命、去愛,去還債的方式:“對我而言,寫作可以說是或接近於生命本身單純的工作:寫作就是去愛,它是探究和讚美,是懺悔和上訴。愛需要見證,不是為了使自己確信自己的存在(“我寫,故我在”),而是為了償還我對生命、對生命、對世界、對他人的負債。好的作品恰恰是由於裡面充滿愛。最好的素材就是直白的懺悔和見證。”

雨傘與天國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其實雨傘運動參與者追求和渴望的,並不止於真普選。無私分享、各盡所能、無分貴賤的社群生活,的確開了眾人的眼睛,叫人看到深藏在生命深處,對美善和公義國度的渴求。

回頭看,佔領區當然不是天國,但或許我們在當中經歷的,正是出於上帝的憐憫,祂讓我們在世俗和功利的社會裡仍能經驗到一點點公義和仁愛。

下一里路

伍偉亨    神學工作者    
banner01

在固有的儒釋道中,中國的騷人墨客已經找到靈魂棲息之所,為甚麼還要問道於與我們心性迥絕的基督宗教?為甚麼還要仰望那十字架上受苦的人子?教會若不能有效地回答國人這樣的質詢,恐怕在可見的將來,基督教只能夠繼續徘徊於華人社群的邊陲。

聖誕最受忽視的人和信息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耶穌的父親約瑟或許是聖誕故事中最受忽視的人,但事實上,約瑟的角色一點不可少、一點也不輕,作為馬利亞背後的男人,約瑟的「退」與「隱」與馬利亞的謙卑與順服同樣重要,都是我們生命的楷模。
不僅如此,聖誕故事還有一個很可能是我們最忽略的革命性信息:上帝在祂的恩典裡,竟然信任一對年紀很輕的夫婦,讓他們參與祂的救贖大功,甚至把照顧人類救世主的大任完全交付他們。

路加的聖誕故事 ——在帝國唱一曲不同的“彌賽亞頌歌”

楊硯    中山大學講師    
banner01

《路加福音》成書時,奧古斯都已經去世,他所建立的“羅馬統治下的和平”(PaxRomana)已接近百年,維吉爾的“彌賽亞頌歌”在帝國各地被傳揚。路加刻意將耶穌的誕生放在羅馬帝國的場景下,意在敘述了另一曲“彌賽亞頌歌”。

感恩,是一個盛大的歡樂節慶 (Thanksgiving is a festival)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2

‧ 感恩,才懂得欣賞所擁有的,才體會到自己原來如斯豐富

‧ 感恩,才理解原來不在於擁有,也不在於滿足欲望,而在於無私的分享和無阻的交流

‧ 感恩,才知道縱然在缺失中,他仍愛,他仍在

撕裂 • 對話(一):廣泛和深層次的對話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網絡社交平台近幾個星期湧現的unfriend潮和退出潮反映了我們正在被非理性的憤怒和不寬容淹沒。在巨牆和雞蛋之間,我們又迅速地為自己築起了更多的牆。

現時香港社會的對立、衝突和撕裂是廣泛和深層次的,因此,社會需要的溝通和對話也應該是廣泛和深層次的。一方面,政府的政改方案必須有充分的民意支持,才會有認受性,另一方面,社會也需要透過充分的聆聽和積極的對話,形成成熟和理性的民意,否則,恐怕只有情緒化的民意和非理性的群眾霸權。

政見不同,怎談復和?

黃國維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LEAD Technologies Inc. V1.01

我們勇敢地把天國的公義帶進社會,比起躲在教會內「和而不同」地聚會更合乎上帝的心意。這樣,群體復和就不能透過「和而不同」去達致,而是必須在上帝真理的光照下,按公義去處理信徒間不同的政見。

雨傘是茶餐廳,不是麥當勞

陳啟柏    資深軟件工程師    
banner03

有些人認為學生有這樣的組織力,一定是有勢力在幕後指揮統籌。這樣的想法,忽略了伴隨年青人成長的網絡文化對他們的影響。我們的年青人是在開放的平台上長大的。開放的世界著重誠信、民主,把公共的利益和群體的發展放在個體的利益之上。「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唯利是圖和唯利仕途的成年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