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一個真正的法治制度

張達明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    

legal-system

上次從眾多議員、高官違反「公司法」有關申報董事住址的規定,帶出法治的重要觀念,當中亦提到中國欠缺的不是法律,而是法治,因為真正的法治並不在於條文的制定,亦不止於制度的建立,更重要的是發展一套法治的文化和價值觀。

早幾天,留意到內地媒體有報導提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高調地提出要反貪腐、例行節儉、反對舌尖上的浪費,擲地有聲地說決不允許在執行中央的決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選擇、搞變通,亦決不允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言猶在耳,國內記者發現有部份地方政府部門知道不可以用公款吃喝的時候,他們就靈活變通,在訂酒席的時候,故意不用單位的名稱,而用個人的名義落訂,亦會選擇距離市中心較遠的餐廳吃團年飯,而不在這些餐廳的門口掛上名牌或宣傳橫額,甚至有餐廳提供特別的服務,包括為客人準備紅紙掩蓋車牌號碼,甚至可以加錢包起整層建築,這樣便不會有其他人注意。

之前亦有聽到律師朋友提及一個親身經驗,當他代表一個意大利客戶處理一宗在內地發生的官司的時候,在案件審訊的中途,他接到內地律師的電話,提及對方捐了五十萬給負責審理的法院轄下教育基金,於是詢問他的客戶願不願意捐錢予相同的教育基金。

最終,這個意大利客戶,不願意捐錢。最後問到官司的結果如何,律師朋友說當然是輸了,再問究竟法庭判敗訴的原因有沒有特別道理?他的答案是: 不可以說沒有法律依據。雖然是意大利客戶的貨物已送到內地的買家的手上,而內地的買家亦沒有付錢,但因為送貨到內地涉及很多不同的法規,法庭指他其中有某些法規沒有嚴格跟從,所以判敗訴。

嚴格來說,捐錢予法院的教育或發展基金,並不等同直接賄賂法官,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說,這些捐贈的行動可以讓法院質素提高。當然,這種用不同的方法以避開法律規定的做法,不單在內地發生,事實上在香港或全世界不同的地方都可以透過不同的形式出現,只是程度的問題。

但這個現象正正帶出要建立一套真正的法治必須要先建立一套法治的文化和價值觀。不是單靠法律的制度,而是需要改變人的心。而聖經正正十分清楚透徹地點出了問題的所在。在耶穌的時代,有一班法利賽人,他們是最嚴格遵守神的律法,亦是負責教導當時猶太人嚴格遵守那些律法的人。

他們在社會上是德高望重,位高權重的,但他們正正是被主耶穌責備得最多的人。原因十分簡單,因為他們的心沒有改變過來。他們制定數以百計的規條去嚴格遵守,但是他們的心卻是沒有真正遵守這些律法的真義。

所以當主耶穌在安息日醫好病人的時候,他們便覺得耶穌違反律法,是十分大的問題。但他們居然可以在同一個安息日,聚起來商討怎樣殺害主耶穌。當他們沒有孝敬父母的心,不願意供養父母的時候,他們就說把自己的錢財,捐給聖殿,盡了律法上的本份。

所以他們有一日問主耶穌究竟在幾百條的律法規定內,哪一條是最重要?耶穌給了一個簡單的答案,就是要全心全意地去愛這位神以及要愛人如己,這個愛就是所有的律法規條的總鋼。

我非常欣賞我的同事兼好朋友戴耀廷可以用很淺白的文字,一個十六字的真言,表達法治的幾個層次。就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以法達義。」所以當我們問到究竟怎樣建立一套法治的文化和價值觀,著重的就不是單單法律規條和制度,而是問究竟這套法律,能不能有效地限制當權者權力的使用?這套法律能否達到我們心內公義的標準?

聖經給我的一句座右銘,「就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我們的神同行。」我不時就以這句十分簡單的說話提醒自己,究竟有沒有做到神喜歡我做的事情。衷心祝願中國有一日步上真正法治之途。

筆錄:李天恩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