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香港的深層文化

雷競業    中國神學研究院副教授    

惡搞

朋友前一陣子講授香港電影的特色,她選了劉鎮偉其中一位為代表人物,而劉氏的電影(如《天下無雙》、《東成西就》)的特色是惡搞。經過她的教化,我恍然明白惡搞是香港的深層文化。

甚麼是惡搞?雷氏詞典的定義是「本來是莊嚴或具權威性的事情,以嬉笑怒駡的形式重新描述,叫人啼笑皆非。」雷氏注釋有如下評語:「事情:包括人、物、文化中的符號(如小說中人物);莊嚴者,人們覺得代表了一種超越個人或物質層面的現實,能給予人一種深層價值;權威者,可以是文化形像、政治地位或社會身份所給予的;嬉笑:把莊嚴和庸俗之事(如皇帝穿着龍袍洗廁所)或本來格格不入之事(如王重陽用電腦虛擬程式研究如何能一擊而破西毒歐陽鋒)並列,給人驚奇之感,以博一笑;怒駡,惡搞者的意圖不是單單叫人大笑一場,而是惡搞者認為這些莊嚴或具權威的事情已失去了本來有的意義和功能,以一種取笑來表示抗議,或是一種瀟灑的我行我素;啼,因為無能去改變現實;笑,因為不甘從俗,眾人皆醉我獨醒。」以上的討論已經過強國國家品質控制局認許,權威性不容惡搞。

為何香港會有這種深層文化?一方面是香港的政治環境,從英國殖民地到西環治港,香港人都是活在一個有自由但沒有民主的社會,有自由的氣氛,惡搞才能避免官方的審查,成為普及的(不是地下的)流行文化,沒有民主,使人只能以嬉笑怒罵的方式來表達,在野的人只需要駡,不需提出真正可行的其他選擇,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執政,駡和諷剌是無權人士的揮拳。另一方面是經濟環境,香港是一個富裕但社會流動性日減的社會:假如社會還處在胼手胝足的階段,大家也在為生活捱,也沒有空間和資源去創作;如果社會流動性大,進昇的機會多,人們在忙碌向上爬,也不會醉心惡搞,香港滿班都是各種吃不到的葡萄(奢華消費品),以惡搞來宣告這些葡萄都是酸的!惡搞也代表香港的文化中空,傳統的儒家思想被視為迂腐,從強國的而來的科學發展觀,只是個不科學化的口號,西方的價值世界也是支離破碎,漫天解構而乏正面重建;在這樣的處境,正面看是文化禁忌少了,創造的自由多了;但從負面看,每個人都可以做文化權威,冷眼看一切的傳統價值,以出位言論建立自己的小圏子,社會中也愈來愈分化。

惡搞文化對香港社會有甚麼貢獻?一方面,惡搞給香港人在怨心沖天的處境中一個發洩的機會,以文化創作抗議後,也許可樣市民覺得好過些,避免有一些非理性的抗議;惡搞可以代表不為五斗米折腰的不屈精神,雖然我不能改變現實,我也不會認同它;惡搞也是自由的一種體現,有理就講,不管權威的喜好,不受傳統的束縛,表現我的真心話。香港的教育改革強調獨立思想,也許惡搞就是改革成功的一種果子!

惡搞文化也有它的危險。如果我們認為一切的事情都可以惡搞,應該惡搞,就會把這個反權威的運動權威化了,結果把一切都平面化,生命再沒有奧秘和支撐。回到劉鎮偉的電影如《天下無雙》,雖然惡搞宮庭和武林大俠等的傳統形像,卻對人間的愛(特別是戀愛)有種天真的擁抱,雖然大俠是個笑話,但真情卻是可以終身相依的;假如電影中把真情也惡搞一番,生命中再沒有值得認真的事情,那就不再是幽默,而是絕望了。我們要多謝惡搞文化的貢獻,也要提防它的陷阱。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