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何物(一)︰問性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Adam n Eve 700 x 200

「問世間,情是何物。」喜歡看武俠小說的人,肯定看過《神雕俠侶》。那些年,我們一起追女孩的日子,問的是「問世間,情是何物」。但在今天這恐怕已out了。既然「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還談什麼情!

今天最迫切的問題恐怕是「問世間,性是何物」。剛過去的二十世紀肯定是翻天覆地的一世紀,而性正是完全改變這一世紀面貌的其中一個主要因素。我們的性開放,不僅 是道德底線稍低或道德準則稍寬,而是一場革命,一個paradigm shift,對性截然不同的理解和詮釋,以及對性倫理的重新論述和建構。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家金耀基教授曾經這樣說,「二十世紀……眾多的革命之中,有一種奇特的革命,不聲不響,靜寂寂地發生著,它直接間接的影響到百萬,千萬乃至萬萬人的思想、行為、和整個的人生觀。它不曾牽引起內戰,階級鬥爭和流血:它沒有偉大的領袖,沒有計劃,沒有組織,沒有轟轟烈烈的場面。這種革命只發生在男男女女的床第之間,它以一種隱密的方式進行著。」

好幾年前,我在北京一知名高校中聽到一位女研究生談到她對性的看法,我問她說︰「如果你媽知道你的性價值觀,知道你這樣看性,她會怎麼說呢?」她不加思素地立即回答︰「呀!我媽準瘋了!」只在一代之間,性的詮釋和論述已南轅北轍。這到底是激進,抑或墮落?

wenxing01在今天的政治正確氛圍中,公共領域談性,不外乎講平等、消除歧視、提倡自由、選擇、多元等,唯很奇怪的,就是很少直接講性或具體的性關係,也甚少問性的意義。但若我們不先探索性別、身體、性關係、性行為的意義,我們怎知我們所談的是什麼平等,什麼自由和選擇,多元的價值和意義在哪裡,要消除什麼歧視?

為什麼要問性呢?因為這正是人禽之別。激情有什麼特別呢?正如中大哲學家何秀煌教授指出,動物也會激情。西方人講性,說“birds do it, bees do it”,即性是大自然的普遍現象。但只有人會問︰「性是什麼?」(What is sex/uality?)豬小姐、貓小姐發生性關係後,不會沉思,不會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或為什麼會和這個而不是那個發生了關係。對豬對狗來說,性只是發生過的一件事件,有如一塊肉搭在另一塊肉上,沒有什麼意義可言。但人卻會探索性的意義,反思所發生的事,會因著性出現喜怒哀樂情緒,會對性定下界線,作出對錯判斷,甚至因這些界線和判斷與別人激辯。事實上,也只有人才會這麼著緊性。對人來說,性遠遠超越純粹性器官的刺激或慾望的發洩。性是值得深思的課題。

因此我們問「性」是什麼的時候,也同時在問「人」究竟是什麼,以致他會有這些情緒、界線、爭論和反思。所以「性是什麼?」必是一個人觀的問題,而對基督徒來說,這更是一個神學問題。

在科技日新及教育普及的二十一世紀,我們竟對性卻愈來愈困惑,對性的認知愈來愈模糊。就連一位教倫理學的西方學者也曾這樣感慨地說︰“We must admit that we know less and less about sexuality.” 性,我們今天談論得最多,卻認識得最少。這顯然不是性知識不足的結果,而是一個哲學或神學的困惑,更正確地說,是一個偏離哲學或遠離神學的結果。

今天我們亟須重尋性的意義,使我們的性更人性化,成為有意義的男女之間的深層次關係。如果我們從男女、性別、身體、性關係和行為、性的結合、合一和意義等看性,就會看到一幅很豐富的圖畫,也會更清楚認識性的本質,以致我們回應今天的性文化時,不會自囿於平等、自由或多元等框架裡,可以有更豐富的意義探索。

「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詩篇» 36:9)



已有 1 条评论
  1. […] 基督教所說的性(sexuality),強調「人性的性」(human sexuality),是促使人得以人性化(humanizing)的親密關係。7性不只是生理活動,更是使人得以活出人性(humanity)的交往關係;在性關係中,男女雙方進入最深的聯合(human union),在意志、情感、身體與靈性上都互相交融(communion)。性關係中的接納、分享、信任、歡愉和互補,展現人性中最美善的交往關係,也就是愛裡的合一(oneness)。 […]

    7月16日 03:0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