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黑即白的壁壘邏輯

雷競業    中國神學研究院副教授    

banner04

 

香港文化的一個怪現象就是壁壘邏輯:「如果你不明言支持我,就等於反對我。」

舉個例子來說,最近518「愛爸媽,愛我家」的巡遊帶來不少正面和負面的評論。負面的批評中,有些是建設性的,如:「巡遊是否是鼓勵人們愛爸媽的最好方法?」,雖然主辦單位的活動並不只限於這一次的巡遊;有些則是莫名其妙的,如:「那麼單親家庭又如何呢?為何要歧視他們?」,其實主辦單位並沒有任何貶低單親家庭的言論,只是鼓勵有雙親的家庭要珍惜家庭生活。

依照這種負面批評邏輯,選美會是歧視醜陋的人,減肥廣告是歧視肥胖的人,鼓勵人跑步健身是歧視跛子,這樣推論下去,甚麼話都有歧視的可能性!(批評別人歧視時,自己是否也歧視那些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為何不用正面的態度去表達呢?例如,正面建議主辦單位另做一些鼓勵單親家庭的活動,或甚至自己主動舉辦,豈不皆大觀喜?

不少人批評518巡遊是一次反同活動,這個問題確實比較複雜。「反同」的意思究竟是反對同志平權運動,還是反對同性性行為?同性婚姻是同志平權運動的其中一個目的,518巡遊中的一些參與者強調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家庭,或許有些反同性婚姻的意味;但沒有一張結婚證書,並不能阻礙兩個同性的人長相廝守,反對同性婚姻是否就等同反對同性性行為?在一個多元社會中,同性相愛的人應該有權選擇他們的生活而不受逼害,但是否沒有了同性婚姻的法律機制就是對同性戀者的一種逼害?再退一步說, 關心同志者的社會地位,是否就一定要透過敵對的手法去爭取社會的接納?他們可以組織一個「同志愛爸媽」的巡遊,一方面可鼓勵同志者以愛心克服家人的誤解,另一方面可讓社會人士看到同性戀者也尊重傳統價值和關注家庭健康。

更有甚者,有人批評 518巡遊參與者只關注反同,然而我們怎知道當天的巡遊人士不關心其他的事?我沒有資格代表他人說話,但作為 518活動的其中一位參加者,我自己也很關心香港的民主前途,做過數次「和平佔中」商討日的促導員或參加者。壁壘邏輯的做法就是塑造標籤效應,如果有人有A意見,他就一定有B、C、D的意見,所以他一定是某一類型的人。其實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可以是學聯支持者,支持同運的人也可以是民建聯支持者。我們是否願意耐性和虛心地去認識與自己不同的群體,還是一開始就把別人定型,只想聽與自己同聲氣的人說話?

我這裡真正關心的是民主課題,而不是為518活動辯護,更不是說服讀者去支持主辦單位。在一個多元社會中,民主的運作需要各個不同群體的共同努力,求同存異。如果我和你在A事件上(如,同性婚姻)有分歧,我們仍然可以在B事件上(如,民主運動、家庭友善政策等)合作;我們雖有不同意見,但你不是我的敵人,我亦不會把一些你沒有說過的話置放在你口中。壁壘邏輯卻是求異棄同,把彼此共通的地方放在一旁,強調大家的相異,然後來一個你死我活的駡戰;如果壁壘邏輯蔚然成風,社會如何能達到任何共識?如果社會沒有共識,民主如何得以運作?

 

 



已有 1 条评论
  1. 我對於上面的討論覺得無奈, 我只有以下問題而已

    1. 我唔反對教會有政治活動,
    但 “巡遊” 是 遊行? 還是什麼類的活動(教會, 非教
    會, 政治, 非政治)?

    我問的原因是因為 三宗介入過此活動, 大會又話唔關三
    宗事, 之後三宗又有在報紙出聯合報導. 令人誤會正常不

    2. 對於文中提及反同, 我有幾點討論

    A. 基督教是否有足夠的平台, 讓不同家庭去生存, 發聲
    既然我們關心家庭關係都應該包括更多家庭,
    包括 香港誇種族, 性別小眾, 年齡差異
    (姊弟, 老夫少妻)的家庭 ETC…

    否則, 這只是小眾華人中產成功神學 的產品
    又或只是香港中產的家庭集會

    B.豈然近年, 我們對於所謂經文(比如: 性行為, 性關
    係, 伴侶關係)有疑問 {請參見 同性戀的十字架 羅
    秉祥 龔立人 一書})為何不疑中留情, 多作討論?
    所以, 本人對三宗登報感遺憾

    當然, 閣下可能問同518 關咩事唸? 都有關架! 既
    然我們對 神學 對於所謂 伴侶關係 是否
    1 男 1 女 有不同理解, 那就明顯地對著518
    的口號了不同! 那有爭執不足為怪

    C. 我不反對教內對同性戀的立法有反對, 但我會思考幾
    個問題

    c1. 同性戀的立法乃社會問題, 我們可否以基督教
    的角度駕馭社會…深信未必太好

    而且耶穌也沒有成為社會的改革者, 都是滿足
    地上天上要求好了

    再者, 大家最想討論的保羅書信, 主要保羅針
    對教內(當然, 爭議式的神學討論就請看 同性
    戀的十字架), 沒就社會制度作討論

    c2 就算我們說要將基督國度活現人間, 是否可以
    觀及人的需要, 不改變婚姻條例, 但設同性關
    係條例 , 又或保護同志的事情,

    想起我們的上帝且多方因愛遷就人的需要
    (出埃及/ 立王) , 可不我們再冷靜一點,
    為他們的福利努力.

    c3 最後, 我要問的是, 我們有沒好好為同志去禱
    告, 不是 “主呀, 他們是毒蛇的種類呀,
    要除去你們的死行, 事奉永生神, 呀門!”

    而是轉變我們的角度, 為著同志面對的生活,
    難處祈求

    由於本人沒去518, 沒任何資格說三道四. 只是講講教內對此事異化/ 極端化的看法. 最後, 本人只求將來同志能光明正大的參加祟拜, 不是因為要曬命炫耀, 只是我們對上帝坦白而已

    Eddy C
    (對異性有興趣,
    沒神學根底的莽夫)

    2014年6月23日 17: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