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贊尼辛的先知之声

文化守望    

banner03

索贊尼辛(Aleksandr Isayevich Solzhenitsyn,1918-2008)是 20 世紀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作為一位作家,他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被譽為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為集大成者的基督教人文主義小說傳統的高貴繼承人。作為一位改革家,他揭露蘇聯的集權主義,在促使蘇聯崩潰的進程中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身為文化戰士,他鼓勵我們,在虛無主義時代為生命文化而戰。身為政治批評家,他明確地宣導不同於窮途末路的大政府社會主義和大企業全球主義的基督教道路,他的社會政治遠景與天主教教會社會學說核心的“輔助原則”(subsidiarist principles)一致。

在那個時代,大多數人包括索贊尼辛自己完全地被共產主義所吸引,成為教條馬克思主義者和無神論者。但其後對蘇聯政權的認識和不公平的個人遭遇使他認清了這政權的醜陋面目。在數年的監禁期間,他和各種不同政治色彩和神學色彩的異見人士見面,這些人幫助他追問有關政治正義和道德哲學的重大問題,使他能夠超出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藩籬和限制而成長。

早在1970年代,當無數的所謂“專家”斷言蘇聯集團將在成百年間依然是全球政治的一部分之際,索贊尼辛就預言了蘇聯的落幕。更重要的是,索贊尼辛預言了全球消費主義的不可持續性和即將發生的大災難——這是決意以人類共同體和自然環境為代價的享樂主義的宿命。

在索贊尼辛眼中,共產主義的蘇聯和資本主義的西方,在根本上是一致的,那就是世俗基要主義。這種基要主義根植于根本的哲學唯物論,把上帝和宗教逐出政治領域和經濟領域,貪財和馬克思的意識形態同樣是無神的,都與一般意義的宗教和具體的基督教相抵觸。同時,這種唯物論也是非人的,徹底否定了精神價值並殘忍地導致環境的嚴重惡化。

索贊尼辛的社會—政治願景是,輔助性必須是搭建一個健康社會的拱心石,這與天主教的輔助性原則社會教導,在根本上是一致的,即把家庭放在政治生活和經濟生活的核心和基礎,偏重小企業而不是大企業,喜歡小政府而不是大政府。

柏林牆倒塌後,有人預測全球事務已經抵達“歷史終結”,而民主的資本主義則勝局已定。現在,當西方搖搖欲墜於經濟危機的邊緣,全球環境日益惡化,再重溫索贊尼辛的先知之聲,似乎正當其時。

 

原刊於文化守望公共微信平台,蒙作者授權摘選刊登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