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列大文豪的C. S. Lewis —— 深入淺出,讓文字成為真理的有效載體

楊硯    中山大學講師    

banner01

 

2013年11月22 日,英國倫敦泰晤士河畔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舉行了一場特別崇拜,紀念魯益師 (C. S. Lewis, 1898年11月29日 – 1963年11月22日)逝世50周年[1]。

CSL-Memorial-with-flowers-e1385483579994

要知道,50年前,只有30人參與C. S. Lewis的葬禮,當時,包括英國在內的全球媒體都鋪天蓋地報導遭槍擊身亡的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而50年後的上個週五,為英國國王加冕和皇室成員婚禮舉行儀式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卻為這位英國詩人、文學批判家和作家舉行了一場特別的紀念崇拜,並在崇拜中揭曉了大教堂內「詩人角」(Poets’ Corner)的C. S. Lewis碑石。

01300000291746138546405434101_s

「詩人角」靠近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中殿,屬於大教堂墓地的一部分,它是一個獨立空間,呈正方形,三面圍牆,另一面與中殿相通,形式上類似于中式殿堂旁邊的側廊。

「詩人角」是紀念或安葬影響英國文壇深遠的大文豪之所,當中包括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彌爾頓(John Milton)、簡•奧斯丁(Jane Austen)、布萊克(William Blake)、彭斯(Robert Burns)、艾略特(T. S. Eliot)、蒲柏(Alexander Pope)、科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拜倫(Lord Byron)、哈代(Thomas Hardy)和勃朗特三姐妹(Charlotte, Emily and Anne Bronte)等人。 站在詩人角的任何一個位置,都可以看到牆上布滿了大小不一的紀念碑和依牆而立的石棺,連地面也排列了一塊塊與地面齊平的碑石,人們在這裡行走時,總會格外小心,避免一不小心就踏在大文豪的名字上。

C. S. Lewis被安置於「詩人角」,與大文豪們並列,這無疑是一份極大的榮譽,同時也是對C. S. Lewis這大半世紀來對整個英國文壇以及全球文化影響的肯定。

poet-corner

C. S. Lewis到底憑藉什麼躋身于英國大文豪之列呢?若要說他的詩作,當然,他年輕時的志向是成為像葉慈(W. B. Yeats)那樣的“愛爾蘭之聲”(Irish voice),然而,詩作並不是他的強項。若要提C. S. Lewis的文學批評,他是牛津、劍橋的文學批評家及教授,他的《愛情的寓言》(The Allegory of Love:A Study in Medieval Tradition, 1936)是研究中世紀文學傳統的權威著作,而他對斯賓塞(Edmund Spenser)和彌爾頓(John Milton)的卓越研究也是該領域的重要觀點,然而,「詩人角」的榮譽是文壇影響而不是學術貢獻呀。
CSL-Memorial-Unveiling

提及C. S. Lewis,當然不能不提他的兒童文學,尤其是已經翻譯成47種語言並銷售超過一億本的《納尼亞王國》系列(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納尼亞王國》系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如果以為C. S. Lewis被列入大文豪只是因為暢銷的兒童文學,這肯定大大低估了他對整個英國文壇以及全球文化的深遠影響。
剛於今年出版近450頁C. S. Lewis傳記的作者——牛津大學和倫敦大學教授Alister McGrath認為[2],C. S. Lewis被納入「詩人角」名至實歸:他的散文和兒童文學充分顯示他是一個卓越作家,尤其擅長於運用簡單而優美的語言將深奧複雜的思想表達出來,實質上把神學、哲學和文學融入散文和兒童文學中,深入淺出,讓文字成為真理的有效載體。

1459783_10201781472271334_1706611394_n-2當全球仍在紀念C. S. Lewis逝世50週年,沉浸在他名列大文豪的歡慶中,並思想這半世紀他對英國文壇及全球文化的影響時,今天又恰逢C. S. Lewis誕生115周年,讓我們繼續紀念這位基督教傑出思想家並為他感謝上帝。C. S. Lewis榮登「詩人角」對我們而言也是一份禮物,正如C. S. Lewis所提醒的:如果你不能將事物用簡單的語言表達出來,那只能說明你自己還沒有完全的明白它。(If you could not express something in simple language, it was because you had failed to understand it yourself.) [3]

 

註釋:
[1] 紀念C. S. Lewis逝世50週年崇拜程序,参见https://s.yunio.com/UX9XlE
[2] Alister McGrath, C. S. Lewis — A Life: Eccentric Genius, Reluctant Prophet. London:Hodder & Stoughton, 2013.
[3] 參Alister McGrath,“C S Lewis deserveshis place in Poets’ Corner, ” Telegraph,21 November 2012.
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books/9693294/C-S-Lewis-deserves-his-place-in-Poets-Corner.html

 

圖片說明:
1. 位於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詩人角」的C.S.Lewis的碑石,碑石上刻著他的一句名言:I believe in Christianity as I believe that the sun has risen: not only because I see it, but because by it I see everything else.(”Is Theology Poetry?” 1945; 我相信基督教,正如我相信太陽已經升上來了一樣:這並不只是因為我看見了它,而是因為通過它,我看見了一切事物。)
2&3.「詩人角」一隅。
4. C.S.Lewis的碑石被揭曉。
5. 在孫子的協助下,C.S.Lewis生前秘書Walter Hooper在紀念崇拜上獻花。所獻花束由64朵白玫瑰(象徵C.S.Lewis一生64個年頭)、7枝冬青漿果(象徵7卷《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三枝迷迭香(象徵3卷《太空三部曲》Ransom trilogy)和一朵紅玫瑰(象徵偉大的中世紀詩作——喬叟的《玫瑰的浪漫》The Romance of the Rose)組成。Walter Hooper現為C.S.Lewis遺產的文學顧問。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