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你的獎品,不是你的權利!—— 一名孤兒的心聲

楊思言    阿伯丁大學研究生    

La Manif pour tous orphan banner

Benoît Talleu(楊思言譯)
法藉越南裔孤兒

平機會主席最近高調提出社會應考慮同性婚姻,亦有同志團體在今年七一遊行擺街站,爭取十年內通過同性婚姻。事實上,幾乎所有通過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都將領養權合法化。或許以下這名17歲越南孤兒,在今年法國維護傳統婚姻大遊行中的發言,可以讓我們聆聽一個被領養兒童的心聲,並體會孤兒對媽媽和爸爸的渴望和需求,進而思考社會對孤兒權益的關注。加州州立大學 Robert Oscar Lopez 教授形容他的發言具「震撼性」(mind-blowing),並譯為英文

大家好。我再說一遍,我的名字是 Benoît Talleu,今年17歲,來自越南,我嬰兒的時候已被人領養。

我父母共領養了七個孩子,我是最年長的。我與受領養兒童協會一同打這場仗,反對同志領養兒童,因為我已經看清楚整個討論的來龍去脈。整個討論都假設了,事情的核心不是我們——被領養的兒童。

如果你問一個等候被領養的孩子要什麼,他們只會給你一個答案︰一個媽媽、一個爸爸。「媽咪」和「爹地」是一個被領養的孩子最先學講的字。孤兒沒有父母,他能夠被領養就是讓他終於可為這兩個字填上活生生的面孔。

孤兒夢見他將來的父母,他幻想他們的樣子。這對媽媽和爸爸的渴望,是來自他人性的最深處。而這孤兒的需要是必須首先被滿足的,我們必須清清楚楚的肯定︰每個孤兒都要有爸爸和媽媽。

這是「需要」和「想要」的分別。

孤兒「需要」爸爸和媽媽。

同志「想要」小孩。

在「需要」和「想要」之間,我留待你選擇。

領養兒童服務是為了贈送一個嬰兒給沒有孩子的人嗎?

領養服務並不是只提供給不育的人,不是不育的夫婦才可領養兒童。領養服務不是用來解決不育的問題,使不育的人感覺良好。我們不是用來解決任何人的問題的,不是什麼醫生處方。不是因為你沒有孩子而不快樂,我們就要來使你感覺好一點。

我們不是你的獎品,不是你的權利。你把我們當是你的權利,這其實是一種暴力。我們的親生媽媽有勇氣把我們交托給孤兒院,但那不代表我們因此就成為別人的物品。她可能處於絕望無助中,可能是沒有丈夫幫助她。她或不是一個成功的母親,但這對我們並不是羞辱。

你們給同志「權利」擁有我們,是出賣了我們親生媽媽的信任和勇氣。孤兒需要爸爸和媽媽,這不是剝奪同志的領養權,而是要重申一個基本的信念︰我們都是由一男一女而生,都應由一男一女來領養。

我們聽到有人說︰「被同志領養總好過留在孤兒院吧。」聽我說︰這句話明顯是騙人的,這世界有成千上萬的異性夫婦等待領養兒童。

他們說︰「有同志領養總好過無吧。」這簡直是離譜,這才是「恐同」!

有爸爸媽媽,就是對一個孩子是最好的。我會不停重覆這點。若說一名孤兒——因為他住在孤兒院——所以就不值得擁有媽媽,或不值得擁有爸爸,是殘忍、不公義、以及違反平等!

聽著︰他們已經確實了,同性婚姻和讓同志領養兒童的法例,若通過的話,是會一拼將人工生育及代孕合法化的。我問你——若人工生育及代孕對一個孩子不好,那為何會對一個被領養的孩子好?不錯,同志可能相愛,我不質疑這點。但住在孤兒院的嬰兒,他的需要不會變!我們代表那嬰兒所堅持的權利,並不會變!

有人說︰「噢,世界變了,有很多國家都通過了同性婚姻。」但我告訴你,我們的國家是不同的,我們是一個民主大國。

這同性婚姻法完全是自私的,法律應是保護弱小的人,不是滿足最有勢力的人。父母是為孩子存在,孩子不是為父母存在。

法國是人權誕生的地方,所以也必會維護兒童的權利。在我們的國家,兒童應享有權利,而不是變成別人的權利。

總統先生,我現在告訴你,我們——所有孤兒、所有孤兒院、所有被領養的兒童——才是整個議題的核心!

感謝你們站出來發聲!

〔本文原為法文,取自 English Manif 網站,獲 Lopez 教授允許譯為中文〕



已有 6 条评论
  1. 不如這麼說,本文的論述是建立在「對有父、有母、有愛家庭的需求,對於孩子而言是普遍的」,而這項前提的內容不可分割,那麼基於這項前提,任何沒辦法確保這個前提的人,都無法完善地回應孩子的需要。
    而這項宣稱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們無從在信念以外證明這樣的需要如何普遍且為何普遍,若是堅持這項宣稱必須是被領養孩子所普遍需要的權益,對於不能從信念獲致同意的人們來說,任何基於這項前提推導出的規範都不會如同意這項宣稱的人們那樣接受;他們或許能接受經過分割的宣稱,比如經濟上的庇護是必須的,或有愛才是必須的,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對上面那項宣稱的普遍性提出質疑。

    2016年10月29日 14:39来自移动端 1 回复
  2. […] Talleu(楊思言譯),〈我不是你的獎品,不是你的權利!—— 一名孤兒的心聲〉, […]

    2016年10月21日 18:02 回复
  3. 前面兩條評論都只利基於一種假設上,即是假設:一對正常男女組成的父母沒有正常的愛孩子。
    同志夫妻也很可能不正常的愛孩子,這和是不是男女父母,的確關係不大。
    而是和人本身的品德有關。
    但是,這篇文章說的對,被領養的孩子才是核心,社會理應給他第一優先的正常順位,而不是第二優先。
    所以才希望一般夫妻能優先領養孩子。
    畢竟目前所謂的常態,是一父一母,孤兒們在社會學習到的訊息也是如此。
    那就不應該給他們別於常態的特殊組合,使他們承受不該有的壓力與疑惑。
    如果有一天社會上以同志夫妻為常態,那當然就可以領養,因為孩子不會有壓力,不會覺得社會對他差別待遇。
    這需要同志們的表現與努力吧!將來做得好可以實現的,但是現在,別為了自己想要孩子就去扭曲這現況。

    2016年8月16日 18:441 2 回复
  4. 我不是孤兒 我沒權利發聲 我也不應該替他們決定

    2016年8月10日 16:10来自移动端2 回复
  5. 我同意另一的評論的想法. 如果給你一個所謂完整的家庭,就是一個”男”和一個”女”, 二人是商業婚姻或其他因素,非愛情結合, 二人關系相敬如冰, 定期給你生活費,定時和你交流(可能一年數篇?), 在你生日時買蛋糕說完生日快樂就走了或進行其他活動, 他們可能住一起或不住一起,但他們的確是夫妻, 他們能讓你的生活無憂,但你的生活歷程中不見得有他們的參與. 你到那時候還會是堅持自己只需要”夫親”和”母親”嗎? 如果一對”男女夫妻”是我剛才說的情況而”同性夫妻”下可能給你滿滿的愛和熱烈去參與有你的活動(可能是因為要補償沒有異性下對你們的影響或真的出於喜愛孩子), 你還會堅持你的想法嗎?

    2015年10月9日 14:06 9 回复
  6. 小小人兒需要的,不是「愛」與「溫暖」嗎?
    而提供小孩愛與溫暖,跟照顧者是 爸爸 媽媽 叔叔 伯伯 爺爺 奶奶 應該沒有關係才是。

    文中陳述 最重要的是「爸爸」與「媽媽」(而非其他的東西)
    這是全文最重要的立論基礎,可惜文中並沒有提到根據為何。

    當然,正常情況下 小孩當然是生在有親生父母陪伴,充滿愛與關愛的家庭最好。
    但對於已經無法享受這樣條件的小孩,「有父親有母親」真的是必要條件之一嗎?

    如果有爸爸媽媽,可是爸爸經常在外地工作 一年只能回家兩次 這樣好嗎?

    2015年7月4日 02:323 1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