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教育課

張堅庭    導演    

dianying

最近和細仔在蘋果電視上看了兩套電影,一套是《黃金花四重唱》,另一套是《尋找隱世巨聲》。

多分享討論 不會「教仔」

讀者都知道我對考試和溫習沒有多大好感,不時為此鞭撻學校家長和教育局,說他們朋比為奸,把小朋友的好奇心和學習興趣消滅掉,為了贏一兩分而沾沾自喜。有時讀者會來電郵問我,你又是怎樣教孩子的?我回答說我不會教,我多數時間都是和他們分享和討論。

比如看《黃金花四重唱》這齣電影,說的是英國高級老人院的生活趣事,黃昏戀情,把夕陽歲月美化,Dustin Hoffman的導演手法非常直接簡單,以經典古典樂章襯托,趣意盎然。我和太太觀賞時,閒談到我們退休的時候,能否在如此環境中過黃昏之戀,表面覺得離此日子仍然遙遠,但夫妻倆知道二十年婚姻也不過是彈指之間,所以說說有點點的哀然。

《黃金花四重唱》上人生課

細仔很喜歡這部電影,他以前問我們為什麼這麼晚才生他下來,心底就是怕我們早上天堂。暗地裏見他看得入神,我便在閒談中說到人始終會老去,但看那些黃昏長者在音樂中仍然生機勃勃,這就是藝術紅利,他點頭同意。這個常常對我說恐懼死亡的小朋友,在兩小時的電影中,輕鬆地在音符中上了時間終將逝去的人生課,讓他知道他的壯年就是我們暮老之年了。我對他說爸媽老了也要學習片中人的樂觀心態,他沒有作聲,我相信他心底下同意我的看法,才兩小時就學懂了時間的權威,如小朋友知道時間是什麼一回事,容易培養出宗教情操,有宇宙觀,不會把時間當作零食,結果是吃的比拉的更不堪。

隔了兩天,我們又在家看了《尋找隱世巨聲》,今年奧斯卡的最佳紀錄片。我自己和大仔看了一遍,前晚特意邀請細仔在家看蘋果電視。

《尋找隱世巨聲》學世界觀

內容講述一名在南非紅得發紫的美國歌手,在種族隔離的年代,成為反權威的象徵。但在美國,這名詩人歌手賣出的唱片不多於10張,只能在某些角落奏唱,無聞於市,到連唱歌都撐不了家,就當雜工,做搬運工養大了三名女兒;直至有南非記者追尋這名歌唱界的「曼德拉」,才驚訝他尚在人世,邀請他回南非演出,萬人空巷。但回到美國的底特律,他仍是那名工人,工友不相信他的經歷,他把錢給了家人,仍住在那間他住了40年的破屋,沒怨天尤人,沒報仇雪恨。

我們討論了南非的Apartheid(種族隔離政策),藝術如何塑造人的性格,主角的內在修養都無影無色地滲入孩子的世界觀內。教功課不如教他如何觀察這世界,而電影作品是非常好的材料,另外足球運動也是非常現成的家庭整合劑。我就是如此和小朋友在觀影運動一齊成長,你也可試試這方法。

功課?測驗?呸!

(本文原載於《明報》 2013-6-26,蒙作者允許轉載。)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