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親

黃宜嫻    文字工作者    

shiqinbanner

一踏進五月天,心中不禁泛起一絲絲淡淡的哀愁,老爸走了已經一年了。

過去照顧老爸的日子是挺難熬的,單是放工就要趕回家,出門總要盡快辦好事後趕回家,深恐他一人在家有什麼需要,或更糟的,有什麼狀況發生,就已經讓我們幾年來緊繃着神經過日子。如今,我們的日常生活的確比以前輕鬆了,出門時不用神經兮兮地趕回家,不用成天按照雪櫃門上貼着的飲食規定來煮食。我和老哥也有機會相約出門,以往我們總要輪流照顧老爸而難得一起做些輕鬆的事。

可是,老爸不在以後,我們又增添了一種失落感,這種失落讓我們懷念起照顧老爸的那段日子,回憶起做了什麼讓他豎起拇指的那種欣慰。他坐過的沙發,睡過的床,走過的路,無不化成我們對他的思念。

上一輩人父親過世子女至少要為他戴孝一年,但現今的社會,就只在喪禮期間戴孝,在出殯當日就會脫下,隨他的遺體一同燒盡。可是,我細心想想,一年,的確是讓我們從思念中走出來的時間。過去的一年,我們經常都會想起老父在世時的點點滴滴,回去經常帶他吃飯的餐館.我至今還保留着他穿着入院的衣服,一年來都無法丟掉。這一年,我們將家中的傢俬擺設都轉換過位置,但父親睡過的床,我們卻花了一段時間才能躺下。

今天,我們去了思親樓。在去之前,我們去了老爸生前哥經常帶他去吃粥的地方吃午餐。記憶猶新,賣粥的人還記得老爸,老爸那步履蹣跚,經過千辛萬苦才坐下的模樣出現在眼前,及至去到思親樓,才真實感到老爸已經息了世上的勞苦,他已經不需要吃粥了。

我們還有前面的路要走。老爸留給我們的,不是只有他在風燭殘年無奈歲月的記憶,其實,他一生給我們留下的是許多豐富的生命遺產……。

於是,我選擇重新去記憶……

在老爸尚能安排自己生活的年日裡,他一生從不吝嗇幫助有需要的人。我們自幼就跟着他每個月去探訪一個帶着四個孩子的寡婦,定期給他們一點生活費,縱然那時候他是某些人眼中的窮教師。後來,他也幫助有需要的親戚完成大學教育。他所做的,相信遠比我們知道的多。他從來都不是將多餘的錢拿出去,而是在自己也需要之下與人分享。

老爸買書從不手軟。從年輕到年老,他買的書從聖經註釋書、傳記,到老夫子,哈哈哈……;雖說他並不是一個學者,可是,作為如此勤買書的老師,卻也讓我們成為名副其實的書香子弟。

老爸的幽默感讓他的學生、朋友、家人經常帶來無比的歡樂。他經常有滑稽的想法,讓人佩服他的創意。

責任心強。他每答應做一件事,總會盡責去完成。在晚年時,他在教會崇拜擔任翻譯,他體力不好,卻還坐在台上進行翻譯。

熟讀聖經。他經常成為我們詢問聖經出處的對象。

他一生熱愛音樂,為人浪漫,對藝術的天生感應……

我頓然發現,我對記憶的選擇,讓我在思念當中繼續向前行的力量。

老爸,謝謝您為我們留下您豐富的人生!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