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六、前景不明)

圖:
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因東北發展案和佔旺藐視案被判入獄的青年朋友們:

看著這個星期的頭條新聞,你們可能感到香港的前景更晦暗不明。北京領導人的任期限制即將撤銷,評論者說這是為恢復最高領導終身制鋪路,預示內地的威權政治可能維持很長一段時間,香港這一制或會承受更大的壓力。財政司長公布預算案,錄得近一千四百億元盈餘,這主要是樓市和股市瘋漲造成的,意味普羅市民的工資收入追不上資產價格升幅,中產家庭置業無望。這些都是植根政治結構和經濟制度的大難題,沒有簡單可行的解決辦法,也不會過些時日便自動消失,所以讓人覺得前景很不明朗。

聖經裏有兩個關於前景不明的故事,可以用「焉知」和「即或不然」來概括。第一個故事發生在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後,巴比倫帝國被波斯帝國取代,猶太女子以斯帖藉宮廷選美晉身皇后,但她的養父末底改開罪了權貴,遭秋後算帳,整個猶太民族面臨滅亡厄運,末底改請求以斯帖向波斯帝王進諫,挽救同胞性命。以斯帖多天未獲帝王召見,對事情沒有半點把握,沒有傳召擅進內宮見王是死罪,她內心猶豫不定。末底改於是說:「此時你若閉口不言, 猶太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以斯帖記》4: 14)

「焉知」二字,多個英譯本用Who knows,顯示末底改和以斯帖並不知道他們的冒死進諫計劃,是否符合上帝旨意,是否能夠成功。為什麼上帝不告訴他們,讓他們有得救的確據?

末底改沒有見異象、發異夢,沒有尋求奇蹟兆頭,沒有先知預言,沒有祭司卜告,沒遇上神的使者等特殊啟示,他憑什麼相信,即或以斯帖不去進諫,以色列人最終也一定得救?只是憑著對上帝的認識,上帝是獨一真神,是創造天地統管宇宙的主,祂揀選了以色列民,應許拯救復興,就不會任由選民被滅絕。

末底改慫恿以斯帖進諫,是因為他看到她的歷史位置,與當前猶太人的歷史危機息息相關。這個洞見,以及由此而起的行動,開啟了猶太人協助異邦皇朝,換取蔭庇持續繁洐的歷史機遇。推開這扇門,是要冒生命危險的,要有「死就死吧」的勇氣,有豁出去的決心,才能絕處逢生。

「焉知」與「即或不然」(But if not),是一個銀幣的兩面。另一個前景不明的聖經故事也是發生在被擄之後,猶太青年但以理憑藉解夢的異能與卓越的才幹,獲巴比倫王重用,他的三位猶太同胞也在王朝中擔任要職,豈料樹大招風,政敵群起而攻,明知猶太民族的宗教律法只准敬拜耶和華,便慫恿巴比倫王鑄造金像,下令全國臣民下拜,藉以鞏固王權神授觀念,但以理和朋友若不下拜便違反王令必須處死,若下拜便成為民族罪人聲譽盡毀。面對這樣的兩難,該怎麼辦?

但以理的三個朋友拒絕向巴比倫帝王的金像下拜,坦然面對被綁著丟進火窰的處分,他們向尼布革尼撒王說,全能的上帝會拯救他們脫離烈火,「即或不然,王啊,你要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但以理書》3: 18)

脫離火窰並不是必然的。二戰時期的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參與地下運動,密謀行刺希特拉,不知道會否成功,如果上帝給他提示,讓他預知計劃不會成功,他很可能選擇與親人流亡海外,等待戰爭結束,才回國重建教會。1944年7月21日,潘霍華在獄中得悉,行刺希特拉的行動失敗了,他和許多親人好友將被處決,一切希望似乎都失去了,他寫信給摯友艾伯格(Eberhard Bethge)說:

「這就是我說的現世的意義:即負起生命的一切責任與困難、成功與失敗、一切經驗與無可奈何之事。就在這樣的生命中,我們才把自己無條件地交在上帝手裏,參與祂在世上的苦難,與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一同儆醒。這就是信仰,就是悔改,也就是一個人所以成為人和基督徒的意義。這樣,當我們以參與上帝的苦難而生活於今世,成功怎能叫我們傲慢,失敗又怎能使我們走入迷途呢?…….因此我感激並滿意於我的過去與現在。」(參《獄中書簡》)

末底改和以斯帖的冒險成功了,猶太人設立普珥節來慶祝,每年互贈禮物(今年的普珥日是3月1日)。但猶太人借助巴比倫帝王的寵信,剷除民族仇敵,令懼怕末底改權勢的外族人紛紛加入猶太教,也埋下了後來猶太人失勢,外族人便起來反抗和迫害猶太民族的種子。潘霍華的冒險失敗了,上帝選擇用美國的軍事介入來打敗希特拉,讓潘霍華殉道,誰想到七十年後的今天,潘霍華的生命和著作仍有持續的影響力?

我們只好謙卑地承認,不論是「焉知」的「成功」,還是「即或不然」的「失敗」,上帝都能使用,來實現祂的美意,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

有學者認為,上帝向世人隱瞞未來的事情,是一種恩典。沒有人預知自己何時死亡,所以才會悉心裁種建造,如果知道明天或明年必死,便無心栽種,肆意而行。對於這一點,我有切身體會;如果上帝讓我預先知道2014年2月26日會遇襲受傷,我會終日活在惶恐懼怕中,我肯定無法承受這種心理壓力。

今年的2月26日,我回到鰂魚涌海旁遇襲那地方,在我慣常光顧的那家茶餐廳用膳,補回當天受傷沒有吃到的早餐。之後一個晚上,我在禱告中和上帝說,香港的前景很不明朗,有時候我很想祢告訴我,新聞行業往後會怎麼樣?香港未來的政治和經濟局面會怎樣?年輕人會找到出路嗎?但我情願祢不告訴我,我只懇求祢一件事,就是與我同行,讓我有勇氣和信心,走進這不確定的未來。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