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對抗謊言的戰爭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只要謊話夠大和不斷重複,人民最終就會信以為真。要謊言不被揭穿,政府必須阻止人民知道謊言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後果。因此對政府來說,盡全力打壓異見者就顯得尤其重要。因為真相是謊言的死敵,真相是政府最大的敵人。」[1]

—— 二戰時期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歌培爾(Joseph Goebbels)

 

■ 停不了的謊言?

不久前,報名參加立法會補選的周庭被特區政府取消參選資格,被 DQ 了。取消的理由據說是負責審核參選者基本資料的選舉主任認為,因為周庭是香港眾志核心成員,所以「沒有真心及真誠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而特區政府也發出聲明,指「鼓吹或推動(自決)者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立法會議員職責,亦不可能符合選舉法例的規定。」[2] 筆者認為,政府在處理是次事件時並不誠實,當中充滿誤導及謊言。首先,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公民的參選權是受基本法明文保障的,絕對沒有規定持某種政治信念的人無權參選。[3] 若說主張港獨者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因此無資格參選,一來香港眾志從來無表示支持港獨,它只曾主張「民主自決」,主張港人有權對香港的未來表達意見,「民主自決」跟港獨實在相距甚遠;再者周庭已簽署確認書,表明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政府,這是一個莊嚴的宣稱和決定,政府若不信任簽署者,又何故要多此一舉?[4] 把港獨罪名強加於周庭及香港眾志身上,其實是在誤導公眾,是在故意誇大香港眾志的港獨傾向,以達到打壓其生存之目的。[5] 另一方面,政府把不合理剝奪公民選舉權包裝成為依法辦事,其實是在欺騙公眾,是在說謊。這種謊話所以顯得特別嚴重,是因為參選權關乎民主制度是否能正常運作,關乎政府是否受到有效監察,也關乎一國兩制是否得到落實。這種謊言,也是在把港人對兩制的堅持扭曲為對一國的挑釁。真正的事實可會是:正因想消滅兩制的差異,才這樣任意的扭曲?

 

■  麻木不仁

香港現今已經衰敗到一個程度,政府已經不在乎怎樣向公眾交代政策背後的理據,而只以一堆令人生厭的套語,例如「不存在…」、「依法辦事」、「政治中立」、「不偏不倚」等去敷衍了事。大家都知道,官員一方面口裡說著這些套語,另一方面卻在破壞法治、政治不中立和以雙重標準行事。對這種極端的虛偽,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曾這樣描述:「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但最令人憂慮的,還不是政府的虛偽和謊言,而是港人的麻木。官員所以不斷重複謊言,所以不斷指鹿為馬,正是要人變得麻木不仁,要人因自覺無法改變現實而放棄尋求真相,而人對謊言的麻木又倒過來令官員更放膽說謊。就是在這種惡性循環中,語言的溝通和說理功能在萎縮,理性的討論交流也斷絕, 大眾對事實與真相的冷漠亦日益加深。而若連事實與真相也不關心,更遑論對政府的監察與批評了。長此下去,香港的管治質素必定每下愈況,因為權力沒法受到有效的制衡。

對時局心灰意冷的人或許認為,既然政府已變得這樣封閉和獨斷,我們再化力氣去批評和抗議又有何用?其實文首所引歌培爾的說話已回答了這個問題:「因為真相是謊言的死敵,真相是政府最大的敵人。」不要以為謊言真的已戰勝真相,也不要被說謊者的聲勢嚇倒,因為說謊者只是夜行人在吹口哨,他們心知肚明那些謊話是如何的荒謬和不值一駁。他們其實每天心裡在恐懼,萬一有天公眾知道了真相怎麼辦?要想怎樣的法子才能遮閉著公眾的眼睛,不讓他們看到謊言中的漏洞?但謊言是那樣的多,漏洞俯拾皆是,根本無法圓謊啊!我們不要小看真相的力量,只要有人堅持發掘、記錄和宣揚真相,到了某個歷史時刻,就會發揮改變現狀的力量。對於為堅持真相付上代價的人,他們其實是代整個社會保存著最貴重的資產,為將來的改變存留種籽。相反,對於不再在乎真相的人,他們將變得越來越麻木不仁,最終變成無法辨認真相,也無法抗拒奴役的一群。

 

■ 抗拒那說謊者

謊言不僅是為了維持權力,謊言更是為了把權力絕對化。只要我們細心留意政府及其權力來源的言辭,就不難發覺,他們所說的謊言已不僅是為了掩飾錯誤,而是要進一步扭曲人們對現實和真理(reality and truths)的認識,令行駛權力更方便和絕對。持續扭曲,則威權(authoritarian regime)最終會成為一個無所不包、無所不管、自視為絕對正確的政治實體,也就是所謂極權(totalitarian regime)。扭曲現實和真相,把非絕對(non-absolute)當作絕對(absolute),用基督信仰的語言描述,就是偶像崇拜(idol worship)。在基督信仰的世界觀中,唯有上主是那絕對的一位(the Absolute),唯有祂是一切現實和真理的本源,祂自己就是那終極的現實和真理(the ultimate Reality and Truth)。所以舊約聖經創世記描寫人類始祖犯罪,是以蛇(魔鬼的代表)向人發出那狡滑的問題為描寫重心:「上帝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創世記》3: 1)從那刻開始,人把那真正絕對的當成相對,而同時把相對的當成絕對,把自己當作衡量一切的標準:「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創世記》3: 4-6)如此說來,扭曲現實和真理就不僅是一個政權的特殊癖好,而是存於每個人心裡的頑疾。人所以這樣容易受謊言愚弄,皆因人性裡面早存著虛謊的傾向。不只強權才是真理的敵人,其實每一個人在那終極的真理面前,也都是說謊者,人總是在逃避那終極的真理,因為怕自己的虛謊被暴露出來。

 

因此,拒絕謊言不只是一場外在的戰爭,它也是一場內在的戰爭。時勢是這樣的惡,今天我們或多或少都要面對類似的抉擇:面對謊言,我究竟應該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沉默不語或甚至附和它們?還是我要放下自己,為真相真理發聲,或至少不助紂為虐,共謀說謊?我們的社會是繼續沉淪或是走向光明,將在乎我們每個人怎樣做這個抉擇!

 

註釋:
[1] “Wenn man einegroße Lüge erzählt und sieoft genug wiederholt, dann werden die Leute sie am Ende glauben. Man kann die Lüge so langebehaupten, wie es dem Staat gelingt, die Menschen von denpolitischen, wirtschaftlichen und militärischenKonsequenzen der Lügeabzuschirmen. Deshalb ist es von lebens­wichtiger Bedeutung für den Staat,seine gesamte Macht für dieUnterdrückungabweichender Meinungen einzusetzen. Die Wahrheit ist der Todfeind der Lüge, und daherist die Wahrheit der größte Feind des Staates.”
[2]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128/s00001/1517077081428
[3] 根據基本法,公民的政治權利,包括選舉權,是受基本法第三十九條承認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按照此公約第二條,任何公民皆「享有本盟約所承認的權利,不分種族、膚色、性 別、語 言、宗教、政治或其見 、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而按公約第二十五條,「每 個公民應有下列權利和機會, 不受第二條所述的區分和不受不合理的限制:(甲)直接或 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乙)在真正的定期的選舉中選舉和被選舉,這種選舉 應是普遍的和平等的並以無記名投票方式進行,以保證選舉人的意志的自由表達」; 公約的第十九條和第二十二條分別規定,在不危害國家安全和破壞公共秩序的情況下,「人人有權持有主張,不受干涉。」及「人人有權享受與他人結社的自由」。參 http://www.hkhrm.org.hk/database/1c1.html
[4]  要參選者簽署選舉確認書的做法,於基本法中並無規定,選舉主任基於甚麼法例去執行此措施?這點在去年首次 DQ 參選者的事件中已有人提出質疑。
[5]  選舉主任和政府的措辭一連用了三個不可能:「沒有真心及真誠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鼓吹或推動者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立法會議員職責,亦不可能符合選舉法例的規定。」

 

圖:麥潤田攝
《大公網》,2018年 1月27日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