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七、出巴比倫)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伊修塔爾城門 (Ištar Tor)遊行大道(Prozessionsstraße)兩旁牆面壯麗的浮雕石獅,於公元前575年左右為巴比倫迦勒底帝國尼布甲尼撒二世 (Nebukadnezar II)所建,位於現今伊拉克領土。 城門20世紀初出土,考古家把整塊城牆搬到德國柏林,陳列於佩加蒙博物館 (Pergamon Museum)。

因東北發展案和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的青年朋友們:

2017年即將過去,但你們的困厄還未結束,稍可告慰的是,再有兩名東北案被告梁曉陽、招顯聰獲終審法院批准保釋,東北十三子現時剩下梁穎禮、朱偉聰和嚴敏華繼續服刑,穎禮的精神狀況不佳,在小欖接受強制治療,心靈受的傷害可能很大,盼望他早日獲釋,在外間接受適合他的專業診治。

這個星期,你們看著一地兩檢法律安排的新聞,可能會感到不可思議,為什麼莊嚴的《基本法》可以被任意扭曲,明明沒有法律依據的事情,竟然可以權威部門說它合法便合法,還說一言九鼎不容置疑?這種無法無天、強權即是道理的邏輯,驟聽令人發笑,細思令人神傷,「一國兩制」變質淪落至此,你們看香港的前景恐怕會更灰暗無望!

這個星期我身在海外,每天早上看《舊約聖經》的《以賽亞書》,心裏也有許多疑問。《以賽亞書》是寫給被俘擄到巴比倫的以色列人看的,主要信息是讓他們對前途重拾希望,有勇氣離開巴比倫,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家園,這在當時是所有人眼中不可能成功的任務,巴比倫帝國的國力如日方中,猶太遺民只是龐大帝國中的一小撮人,是活在社會邊緣的低端人口,在政治壓迫、經濟掠奪下為生存苦苦掙扎,怎麼可能擺脫強盛帝國有形無形的枷鎖?

《以賽亞書》有許多震撼人心的比喻。例如,第41章14節稱呼以色列人時,叫他們「蟲子雅各」,雅各是猶太人的先祖,上帝親自為雅各改名以色列,所以雅各是整個族群的名字,蟲子雅各另一翻譯是「可憐蟲雅各」,先知用這個稱呼揭開被擄的猶太人的心理狀況,他們覺得自己很可憐,不敢對前途抱任何希望。先知引述上帝的話,對這群自憐而無助的人說,你們將成為鋒利的打穀機器,可以打掉大山!不可思議?二千多年後重看,仍能感受到當時聽見這信息的人內心那份希奇。

以賽亞先知如何解釋上帝這個不可思議的承諾?他有時訴諸歷史,以上帝昔日曾帶領以色列人脫離埃及帝國奴役、進入迦南美地安居,論證今天上帝亦可以帶領他們離開巴比倫,沿途供應他們生活所需。有時又訴諸天啟,指上帝創造天地萬物,大地和歷史都在祂手中,幫助以色列人只是小事一樁,祂的救恩還要臨到列國萬民。還有些時候,先知會用反證,倒過來問以色列人,若不信與他們立約的上帝,難道那些人手雕造的神像可以救他們脫離苦難?當然,還有預言和兆頭,作為信心軟弱者的憑據,例如上帝會差派使者,開通一條平安返回耶路撒冷的康莊大道。

在提出這些論據之時,以賽亞不忘替上帝提醒以色列人:「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 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章8-9節)當時聽見這話的人做夢也沒有料到,上帝的計劃竟然是道成肉身,神子降世為人,過卑微生活,受侮辱藐視,遭誣告陷害,被釘十字架,然後從死亡中復活,與信祂的人生命相連,藉此解決人類自身無法戰勝的罪惡與死亡。

昔日,在晦暗無望的年代裏,在自憐無助的社群中,先知藉宣講上帝話語,燃亮了眾人內心的一點燭光,締造了出巴比倫的奇蹟。今天,這樣的奇蹟還可以出現嗎?

 

系列文章:
劉進圖:〈給下獄青年的信〉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