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究竟有甚麼可怕?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慶祝聖誕是平常事,但禁止慶祝聖誕在近世則相當罕見,而鄰近地區最近就發生過這等怪事,禁止的理由也相當古怪荒誕,據說是要阻止西風東漸,振興傳統文化節日云云。這理由當然可笑,明眼人都知道當權者所以這樣胡來,是因為懼怕聖誕節在民眾之間潛移默化的影響力,也就是懼怕基督宗教的影響力。但對當權者來說,究竟基督宗教又有甚麼好懼怕的呢?

■ 怕天國

當權者懼怕的,是天國的絕對性。對比於天國,一切地上政權都是相對和暫時的,也就是說,它們有一天都會灰飛煙滅。對於專制極權者來說,信徒承認天國的絕對性就等於確認政權的相對性;也等於承認,政權不可能是永遠正確的,更不會視政權的言論是一言九鼎,這對專制極權者來說絕對是政治不正確。其實在聖經中,天國權力與俗世權力的矛盾是相當尖銳的。或許因著對「政教分離」這個名詞的誤解,不少人以為基督信仰是很個人化的,即使也有社會層面,頂多是投身社會服務,基本上不涉政治。但如果回看歷史,我們會發覺耶穌基督在世生命歷程裡的幾個關鍵時刻,都與政治大有關係。祂降生當日,即已陷在政治迫害之中,父母甚至要帶祂逃離本國,以免遭分封王希律殺害。希律為甚麼要怕這樣的一個嬰孩?因為「基督」一詞本就充滿政治含意,這個名號對當代人的首要意義其實不是個人道德的造就和幸福之保證,而是一國一民的救贖和復興。在當時羅馬殖民管治下,這樣的一個稱號代表了分享權力,因此惹來殺身之禍就不令人意外了。

及至耶穌開展三年傳道生涯,祂的言行再次觸及政治力量的神經。從祂傳道的第一天起,已宣告天國的降臨。祂勸眾人悔改,其最基本和迫切的原因,是因為「時候到了,上帝的國近了」,而不是以個人的福祉先行(當然這個與天國的降臨並無矛盾)。在馬可福音的描述裡,天國降臨的信息正是緊隨在政治迫害之後:就在希律把施洗約翰收監,以權力行不義之時,耶穌就宣講天國的降臨(「約翰下監以後,耶穌來到加利利,宣講上帝的福音,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1: 14-15)。祂教導門徒禱告,開宗明義已提及「願人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結束時也再次提及「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當時的民眾完全能夠意會耶穌的宣告的政治含意(甚至是太過側重於當中的政治含意,而忽略了當中包含的多重意義)。民眾對上帝國度和基督的期待,令耶穌聲名大噪,猶太宗教領袖感到自身地位受威脅,更怕這位人稱「基督」的耶穌會動搖社會隱定,令羅馬人有鎮壓以色列民族的理由,為此他們對耶穌早已暗藏殺機。而到最後,他們真的成功利用羅馬政權的力量,把耶穌釘在十架上。他們為了保全政治穩定而害死耶穌,但他們料不到的是,上帝正是藉著耶穌基督的降生、受死和復活開展天國來臨的進程。天國不是一個只存於人心的道德理想,正如主禱文所言,這個國度有一天會臨到地上,天國是一個將會臨到世界的政治實體。而重要的是,天國降臨的進程已經展開,正處於「既濟而未濟」(already but not yet)的階段,而上帝的手在歷史背後,正引導它走向終局。

一個人若抱持上述對天國的觀念,就會以天國降臨在地為念,他自然會拒絕把世上的政權絕對化,繼而培養出一種批判的態度,一種獨立於政權的思考能力。我們可以想像,一個國家裡若有幾千萬人以這種方式思考,對一個專制極權來說,那會是多麼大的隱憂。

■ 怕光明

基督宗教時常強調光明與黑暗的對比,約翰福音開首即以光去形容耶穌基督:「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1: 4-5)、「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但行真理的必來就光,要顯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約 1: 19-21)耶穌傳道三年,做的是趕鬼治病施行神蹟等叫眾人稱善的事,祂從來沒有任何行動計劃要跟當權者(包括宗教領袖)作對,但最終祂的敵人仍是要加害於他,其故安在?其實耶穌所作的,只是無偽地宣告真理,把自己在聖父上帝那裡領受的一切在眾人面前作見證,而這正是祂被憎恨的原因—人痛恨真理的揭露與呈現,因為真理的照耀會把人的本相揭示出來,叫人內裡的黑暗和虛謊暴露無遺。正如約翰所言,只有願意擁抱真理的人才願意接近光,對那些堅持黑暗者,光是必須除滅的,因為唯有如此,他們才能繼續活在黑暗的景況中。

對基督徒來說,所謂跟隨耶穌的意思就是每天都要過這種甘願棄絕黑暗,堅持讓真理光照,也為真理作見證的生活。我們可以再次想象,在一個充斥謊言的國度裡,若有幾千萬人都因跟隨耶穌而變得誠實,變得不肯被謊言愚弄,變得喜愛真理真相,那將會做成何等大的改變?而對以謊言治國者而言,若讓這種堅持真理,不肯向謊言和不義低頭的精神深入人心,那又會是何等大的威脅?難怪耶穌提醒門徒:「並且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太10: 22),因為黑暗的追隨者不僅憎惡那來自天上的真理,也同樣憎惡那因追隨這真理而變得光明的人。

■ 怎樣令聖誕節變得不那麼可怕?

這樣說來,對專制極權者而言,除了禁制和打壓,還有甚麼方法可以減低聖誕節和基督宗教的威脅?路易士(C. S. Lewis)在他的名著《地獄來鴻》(The Screwtape Letters)中設計了一個大魔鬼的角色,牠寫信教導小魔鬼如何對付基督徒。如果要這個大魔鬼回答上述問題,筆者猜想牠會這樣回答:「其實敵人的誕辰和祂的教會也可以變得不那麼可怕,只要把敵國臨近和堅持活在所謂『光明和真理之中』這兩樣信念除去,讓人們以為敵國只是一個人死後去的地方,而不察覺自己在敵國臨近過程中的使命;也讓人們以為所謂做鹽做光只是個人靈性和宗教生活的事,而忘記敵人說過的那句話:『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只要這樣行,敵人的誕辰和祂的教會帶來的威脅就會逐漸減少、甚至消逝!」

至於那些因信仰而承受壓迫的天國子民,筆者想起基督的安慰:「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5: 11-12)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