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六、聖誕真義)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因東北發展案和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的青年朋友們:

聖誕節臨近了,本來按傳統說一聲聖誕快樂,或者像教會內的問候語:聖誕蒙恩,這封信就可以結束了,但今年的聖誕和過去的不一樣,你們或許在監牢裏,或許保釋在外等候上訴前途未卜,對於慣常的節日問候,尤其聖誕快樂一詞中「快樂」兩字,可能感到既陌生又遙遠,因此我得重新思索,該如何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為你們送上適切的問候與祝福。

最近重看了潘霍華在1939、1940、1941年末寫給學生的聖誕信函,那幾年是德國侵略歐洲戰爭開始初段、德國節節勝利形勢大好的年頭,潘霍華在1935至1937年間主持芬根瓦地下神學院,他的百多位學生大多被徵召上戰場,不是開槍殺人便是被殺,每天醒來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沒被徵召的便在鄉郊的地下教會當牧者,在政治及經濟逼迫下過著邊緣人的生活。就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中,潘霍華告訴他的學生,他們該比過去任何時候更真切體會聖誕的意義。

首先,時代的荒謬黑暗讓人們看清楚,過去靠廉價的裝飾和無益的消費堆砌出來的聖誕氣氛,其實是多麼虛偽,世人在這日子互祝平安,只不過是短暫的逃避,希冀在酷熱的沙漠營造一個小小的心靈綠州,但這願望很快便被殘酷的現實粉碎。這時候,我們才能真正領會,聖誕宣告中那句「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其前設詞是「這世界已徹底失喪」,不認識世界失喪淪落的真像,就不可能理解上帝之子因何降世為人。

其次,在那馬槽中出生的聖嬰,就是後來宣告上帝的國已降臨的基督,他在十字架上受死,第三日復活,之後升到天上,坐在全能上帝右邊,將來要重臨審判世界。這一位滿有大能的救主,在出生的時候,也不過是平凡無助的嬰兒,因政治迫害被迫舉家逃難遠方,因經濟拮据被迫寄居破落馬棚。簡陋的馬槽就是聖誕的象徵,上帝之子道成肉身,成為那最貧窮最卑微的低端人口。

其三,有幸親眼目睹聖嬰降生的牧羊人,是藉賴天使的宣告才看到那震撼人心的一幕,在靜夜中有大群的天軍在馬槽上空歌頌救主降生,詩歌班散場之後,四周仍是無邊的黑暗,牧羊人每天面對的現實生活挑戰沒有半點改變,他們只是憑著上帝使者的宣告,相信救恩臨到人間,他們單憑這信念活下去,這就是聖誕節最深刻的意義所在,即人在絕望黑暗中單憑信靠上帝而活。

我盼望藉潘霍華的聖誕信息,為你們送上由衷的聖誕祝福,願平安喜樂與你們同在,尤其在這困難的時刻。

 

系列文章:
劉進圖:〈給下獄青年的信〉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