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五、黑夜天使)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因東北發展案和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的青年朋友們:

這個星期你們看著媒體上關於立法會修訂議事規則的新聞,想必心情沉重。與你們看法相近的議員接連被取消資格,建制派趁著有六名泛民議員出缺的空隙,搶閘在補選完成前,急速修改議事規則,大幅收窄拉布空間,令非建制議員日後難以阻撓法案或撥款議案通過,而一般市民厭倦議會近年經常拉布,半數贊成議規修訂,不管泛民人士和學者如何大聲疾呼條陳利害,公眾似乎亦無動於中。這一切你們都看在眼內,卻無法改變,想必感到灰心洩氣。

香港的政局發展令許多年青人感到壓抑挫敗,感到灰心無力,感到失望甚至絕望,這是客觀存在的社會現實,不會因為股市升穿三萬點便消失。許多有信仰支撐的年青人也在問:人生旅途上為何不斷出現這樣灰暗的時刻?在漆黑隧道的盡頭,是否真的會找到光亮?在漫長的黑夜中,憑什麼摸索前行?這些真實而迫切的問題,勾起我許多沉重的思緒,令我久久無法下筆寫完這封信。

教宗方濟各上周在意大利一個電視台訪談中提出,主禱文(天主教稱為《天主經》)中的“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不要領我們進入試探)有誤導性,因為陷入試探的是人自己,而上主並沒有誘惑人,教宗因此建議改為“Do not let us fall into temptation”(不要讓我們墮入試探)。教宗在訪問中其實是在回應一位監獄牧者的提問,他對教宗說,人們問他:「神父,上帝為什麼把人帶到試探中呢?」

我理解教宗的用心良苦,卻無法認同他的建議,正如許多華人神學家(江丕盛、鮑維均、曾思瀚)回應教宗時指出,希臘文新約聖經的英文翻譯“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並沒有錯,而聖經人物也有大量實例顯示,上帝會引領祂的子民進入各種試驗,也會容許無辜的義人承受苦難的試煉,甚至耶穌基督自己也被聖靈引領到曠野,禁食四十晝夜後接受魔鬼試探。

這些試驗或試煉,既是上帝在鍛練祂的子民成長,同時也是魔鬼在引誘人墮落。有人在試驗和苦難中堅持對上帝存信心盼望,也有人在試驗和苦難中跌倒離棄信仰。我們不能只把美善福樂視為上帝恩典,卻把一切痛苦危難視為與上帝無關。我們該在試驗與苦難中祈求上帝,差派祂的天使保護和幫助我們,猶如主禱文中接著的那一句:「救我們脫離兇惡」。

我過去很少思想天使是怎麼一回事,印象中天使就是慶祝聖誕節時,在馬槽外高唱以馬內利、背上有翼的小可愛。第一次認真思考天使,是在2014年初遇襲受傷,做完手術清醒過來後,太太告訴我,當醫護人員把我推入手術室時,她想衝進去陪我,卻被幾位醫護人員合力攔住,無奈到旁邊的小教堂等候,那幾個小時變得極漫長極難受,但等候期間她看到許多親人和朋友趕來醫院,圍在一起互相安慰鼓勵,她說就好像看到一個又一個發光的天使,從天上降下來為她加添力量。這奇特的一幕,讓我想到上帝為每個人都準備了守護天使,在關鍵時候便會出現,之後的幾個月裏,我不斷遇到前來幫助我的守護天使。

真正閱讀關於天使的著作,是看到古倫神父的書。古倫神父是德國人,中學畢業後便獻身教會,先後修讀神學、心理學、經濟學,之後為德國一家修道院擔任財務長,經營二十多個修院附屬企業,又主持許多課程,教授靈修學、管理學,並且接了大量輔導個案,又寫了很多本暢銷書。

古倫寫的天使故事(Anselm Gruen, Everybody Has An Angel),都源於聖經或教會傳統,例如他寫阿伯拉罕的妾侍夏甲被逐,帶著年幼兒子流落曠野,飢渴交煎,正想放下孩子覓地尋死,忽聞孩子哭聲,這時天使顯現,讓她看見水源和生機,古倫說這天使是孩子的哭聲喚來的,雖然無人理會,但上帝卻聽見了。又例如,他寫使徒彼得被關進監牢,命懸一線,希望幻滅之際,天使突然出現,除去他的枷鎖,令他重獲自由。

古倫還說了一個關於黑夜天使的真實經歷(Anselm Gruen, Angels of Grace),他遇到一個被性侵犯的小女孩,不論他如何安慰開解,女孩都充耳不聞,半句也聽不進去,整個人就像行屍走肉,對什麼都沒有反應。直到有一天,女孩發了一個夢,夢見一個精靈的孩子在取笑一個巨人,她突然重現生氣,願意接受幫助。古倫說,那夢境中的角色,就是上帝差派來幫助女孩的黑夜天使。古倫是解夢專家,他說人必須有夢,才能捱過痛苦的心靈黑夜。

我從來沒有做過異常的夢,或許有也早就忘記了,但我為你們禱告的時候,會懇求上帝差派祂的天使,在夜間進入你們的夢境,在白天進入你們的生活,不論白日黑夜,都扶持你們,與你們同行,直至走出這漆黑的通道。

 

系列文章:
劉進圖:〈給下獄青年的信〉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