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三、心靈黑夜)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Mother Teresa, by Raghu Rai (印度著名攝影師攝於1970年,時任職印度英文報 The Statesman)

因東北發展案和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的青年朋友們:

近日從臉書朋友留言得悉,黃之鋒有意申請上訴,以及保釋外出等候上訴,因為他想協助香港眾志的伙伴參加立法會補選。其實,不論是否對明年三月的立法會補選感興趣,我覺得你們都可以積極考慮提出上訴及保釋的申請,這本來就是你們在法律上享有的權利,而且你們的個案在法律上爭議頗大,原審量刑裁決是社會服務令,但上訴庭改為六至十三個月即時囚禁,落差巨大,有必要交終審法院釐清相關的法律準則,尤其關於潛在暴力風險與實質暴力程度,孰為決定案情輕重的關鍵因素,以及英國法院已確立公民抗命原則可作為求情減刑因素,在香港該如何應用,終審法院就這些課題作出的判決,對日後的社會運動有重要參考作用。如果終審法院衡量案情後,認為量刑應酌量減少,但屆時你們已服刑完畢,終院便無法更改刑期實踐公義。因此,不論為公或為私,我都鼓勵你們申請上訴及保釋,如果獲准保釋,對你們的親人和摯友將是莫大的安慰,在學的也可趁保釋期間追趕功課。

我想向你們推薦一本書,不論是身在獄中或保釋在外,這本書相信對你們都會大有裨益,書的名字是:《德蘭修女:來作我的光》。我是在2015年秋天看巴刻的《重尋聖潔》英文新版時,注意到他在書末加了一個附錄,專門談論德蘭修女的「心靈黑夜」,才知道有這本書,後來知道還拍成了電影,電影和書都很好看,非常震撼。

1946年9月,36歲的德蘭修女乘火車從印度加爾各答去大吉嶺作周年退修,當時她已經獻身修道院多年,在修院辦的中學教書並擔任校長。在火車上,她聽到耶穌基督呼召她,離開安穩的修院,去到最貧窮的社區,幫那些最無助的人。兩年後,她獲得教廷批准,開展在印度貧民窟教育孩童、照顧病患及善待垂死人士的服務,並成立了新的修會。

然而,就從德蘭修女走出修院那年開始,她就再也經歷不到在讀聖經和祈禱時與上帝有親密的靈交,她的靈性生活變得乾枯幽暗,毫無喜樂,跟昔日每天經歷與上帝親密同行相比,她就像從天堂一頭掉進了地獄。她不明所以,寫信向屬靈導師求助,導師參照歷代靈修大師著作給的指引,指這類心靈黑夜一般是為了鍛練信徒,通常過一段時期便會消失,請德蘭修女保持信心和盼望,恆切禱告。

過了好幾年,這心靈黑夜持續困擾德蘭修女,與她共事的修女完全不察覺,德蘭修女看來和過去一樣,充滿信德和愛心,全情投入扶貧事工,但她內心的困惑卻不斷加深,為什麼上帝好像離棄了她?為什麼她完全無法感受上帝的同在?這樣痛苦的心靈黑夜,持續了多長時間?接近五十年!一直到1997年她離開世界,中間除了1958年扶貧事工開展十周年時,有大約五個星期她重新經歷上帝臨在的甜密,其餘時間就是無盡的黑夜。

德蘭修女後來遇上一位很有智慧的屬靈導師,他發現德蘭修女的經歷超出了經典靈修著作描述的靈程階段變化,但印度扶貧事工獲上帝祝福卻滿有客觀印證,德蘭修女感動了無數信徒獻身加入,加爾各答的工作帶動多處天主教會靈性復興,而德蘭修女本人亦堅定相信離開修院走進貧民窟是基督的呼召,因此心靈黑夜不能以信心低潮或信仰試煉來解釋,這位導師便對德蘭修女說,也許耶穌基督呼召妳,讓妳經歷祂在十字架上被天父棄絕的黑暗與痛苦,讓妳有資格以祂的愛去愛世人。德蘭修女接納這個解釋,從此擁抱黑夜,後來還半開玩笑說,如果將來她被封為聖人,她的名號一定是黑夜聖人,因為她要長期從天堂告假,去凡間最黑暗的角落燃點燭光。

1987年復活節前,長期與心靈黑夜作伴的德蘭修女快77歲了,身體日漸衰弱。棕樹主日那天,羅馬城內一位天主教神父突然聽到奇異聲音,吩咐他告訴德蘭修女一句話:「我渴了」(I thirst),這位神父根本不認識德蘭修女,也從沒經歷過神蹟奇事,是非常理性的知識分子,他以為自己聽錯了,誰知同樣的信息接連出現三次,他無法抗拒,拿出信紙把經歷寫下來,寄去印度給德蘭修女。這封信仿似晴天霹靂,原來德蘭修女1946年在開往大吉嶺的火車上,聽到耶穌基督呼召她,關鍵的一句就是基督說:「我渴了」(這是福音書記載耶穌在十字架上說的七句話中的一句),基督當時告訴德蘭修女,祂渴望得到貧窮人的愛,問她是否願意為祂去尋找他們,這句話她沒有告訴任何人。上帝藉著這封信讓德蘭修女知道,雖然她感覺不到親密甘甜的屬靈安慰,但上帝的同在仍然是千真萬確的。

1996年至1997年間,德蘭修女長期留院醫治,經歷巨大的痛楚折磨,有一位醫生注意到,她長時間目不轉睛地看著牀邊一個木盒,不論插滿喉管的身體有多難受,只要看到這盒子便整個人平靜下來,醫生問這盒子有何法寶?照顧德蘭修女的修會中人回答說,那是聖餐禮上祝聖了的餅和杯,放在木盒子裏讓德蘭修女可以親近基督,這就成了支撐她活下去的力量。

從前我以為屬靈操練就像練功夫一樣,功力與日俱進,境界不斷升級,與上帝愈來愈親近,天天滿有平安喜樂和力量,沒有想到心靈黑夜這回事,更沒有想到在持續的鬱悶幽暗中,人仍然可以不斷付出愛與關懷,成為世人的祝福。德蘭修女的內心世界,讓我看見了完全不一樣的靈性境界。基督徒在默想聖言和禱告中親近上帝,並不是為了獲得親密甘甜的感覺,或者靈魂出竅登上天外天的神秘經驗,或者分開紅海起死回生的超然能力,而是忠誠地回應從天上來的呼喚;我們內心是否時刻感受到溫馨的愛並非關鍵,我們是否每天遵行愛上帝和愛世人的召命才最重要。盼望你們也能忠於內心召命,實踐愛鄰如己。

後記:為馮敬恩、李峰琦獲判社會服務令感恩,也為紀文鳳撰寫求情信感恩。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