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任綜合症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1

梁頌恆及游蕙禎今年10月12日在立法會宣誓,不被立法會秘書長接納為有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於10月18日容許二人有第二次宣誓機會,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當天傍晚則提請司法覆核。全國人大常委會於11月7日上午全票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香港高等法院11月15日午後頒下判辭,判政府勝訴。

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在判辭中指出,不論「有沒有該(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法庭得出的結論都一樣」,即梁、游二人10月12日的宣誓「的方式及方法,客觀及明顯地表示他們無意忠誠及從實地支持及遵守立法會誓言及《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所列的兩項責任」,「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依法宣誓 (a)擁護基本法,(b)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且足以構成《宣誓及聲明條例》規定的「拒絕宣誓」,法庭因而裁定二人宣誓無效,並喪失議員資格。[1]

不信任綜合症

一個多月來的宣誓風波,社會彌漫著一種「不信任綜合症」,發酵在人與人之間、政黨之間、人民與政府之間,不會因法庭裁決就出現塵埃落定的平靜。最明顯的是對特首及其班底的不信任,視此次司法覆核是為特首的連任鋪路。在案件完成庭審,正等待法官頒布書面判決時,人大常委會選擇此時釋法,雖是藉此清晰傳達中央絕對不容忍港獨主張與對香港絕對管制權的信息,但也造成廣泛人士對中央干預特區司法獨立的擔憂,以及對未來一國兩制未來發展的疑慮。

梁游一方指出宣誓乃立法會內部事務,提出基於三權分立原則,司法不應干預立法會運作;並指出人大常委會的「解釋等同於對《基本法》第104條做出修訂,而非就《基本法》第158條的理解作出解釋」,因此不應該對法庭有約束力。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雖然形容今次案件是不幸事件,但認為判決釐清了《宣誓及聲明條例》以及主席權力,日後有例可依是「好事」,並強調自己當時准許梁游二人重新宣誓的決定是依據以往做法及法律意見,因此該決定雖然被法庭推翻,但卻沒有需要因此承擔責任而辭職。

不信任綜合症中的自義與暴力

對外在事物的不信任常反映出對危險臨近的警覺與防禦,這種不信任有其基本的保護作用,它可以使人對威脅自己的事物提早提防,未雨綢繆地作相應的防範措施。但在近兩年的中港關係張力中,許多的失望、紛爭與撕裂,都加深了社會各階層之間的不信任:對任何人所說所作的,都要加以揣測其背後可能蘊涵的動機與惡意,對一些冠冕堂皇的說法,也要好好審查其目的與利益之所在。結果,所不信任之事物未必真的就成為自己的困擾,反倒是不信任的心態讓人只能相信自己,人與人因彼此防備與懼怕而不能連結,團體之間因不願冒任何風險而難以合作。

這種不信任綜合症容易發展成盲目的自義,視自己為絕對正確,視他者為敵人與問題的來源,進而提早出手,以打擊對方為目的,甚至不惜以非理性的暴力和鬥爭的途徑。封閉式的自義令人從自保自衛發展出攻擊性的唯我獨尊,但卻繼續為自己的言行自辯自圓,編出動聽的故事,活在虛幻的自我世界。

在宣誓風波中,公眾對梁游二人的支持逐漸消逝,這不但是因為有許多市民並不認同梁游宣誓時的行為,更由於兩人之後並沒對自己過分出位言行做出任何的道歉表述。在這期間,游梁尖銳指責政府對香港的破壞和北京對香港的干預。而另一方面,建制陣營則不斷發動社區和群眾對二人的口誅筆伐,強調司法覆核的適切性與中央對香港管制權的必要性。由不信任綜合症發展出來的極度自義,使人不再重視自省,甚至為了維護自己,可能用盡辦法強迫他人就範,或是剷除所有異見異己。

分辨中調整

罪人的本性本來就是自私和自義的,既不容易信任他人,也不容易被他人所信任。身處在社會深層次矛盾中,人如何才能不被傳媒蒙蔽視角?如何在這彼此不信任的文化中,成為可以被信任的人?

基督徒一方面需要對不信任的文化有敏銳的觸覺,另一方面應培養一種的生命,見證對罪人信任的可能性。這是一種在聖靈中建立分辨意識的新生命。首先,在聖靈中的開放包括虛心聆聽對手的指控,並進一步在聖靈光照中自我檢討與省察﹔藉聖靈所賜的智慧,擬定調整策略與展示能被信任的改革行動,這種智慧是「從天上來的智慧,首先是純潔的,其次是和平的,溫柔的,謙遜的,滿有恩慈和善果,沒有偏袒,沒有虛偽。」(聖經新譯本,雅各書3:17) 明辨(discernment)不是為了自我維護,而是知道罪人的軟弱與有限,罪人可以被信任不是因為他/她的完美與無誤,而是在社會改革的行動中也兼具對自身的反省與調整,以至於顯出被聖靈引導的生命特質,一種可以被信任的真誠與努力。

其次,聖靈中的明辨幫助基督徒善待敵人,強調反省、放下自義式的排他行動,盡量避免因自義而對他人的暴力與壓迫,以友善的合作克服差異中的鬥爭,盡力尋找互相尊重的競爭規則,甚至有意識地創造保護性距離,以培養民主氣度,給予他者可以發聲的平台與空間,甚至學習與對手在協商中合作。

回顧過去這三年,社會因抗爭與衝突所付出的代價不只是政治與制度方面,更深層的是文化的轉變:暴力與謊言的增加,人與人之間互相不信任、彼此仇視,社群靈性的沮喪與憂心。基督徒不只應為這城市禱告,更需要在罪人群體中創建嶄新的信任文化,活出敬畏神的明辨生命,深知現世一切的自義和暴力終由祂定奪,我們只能在公義的神面前,在聖靈的分辨意識中,謹慎地調整自己的執著與委身。

註釋:
1. 〈法院判辭摘要〉,《明報》,2016年11月15日;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61115/s00001/1479199438071
圖:香港青馬大橋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