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之中堅持真理—寫在第五次釋法之後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人大於週一(11月7日)正式通過釋法,要為香港立法會宣誓事件所引發的司法覆核一錘定音,而這一錘,也敲響了香港法治的喪鐘。回歸十九年來,五次釋法,以這次破壞力最大,誠如戴耀庭教授所言:「釋法對香港法治破壞至深,因法治不單在於守法、也不只是司法獨立,更是法律必須保障程序公義、公民的尊嚴、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政治權利等基本人權。第五次釋法對這些法治的價值都做成了難以挽回的傷害。」[1] 其實不僅香港受害,在一國兩制原先的設想裡,本是希望香港的法治制度有朝一日可為中國帶來健康的改變,但如今「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以釋法之名,任意違反中國憲法及基本法所定下的權限,再沒有人能相信法律在中國、在香港是有意義的,因在任何時候,法律都可以被任意扭曲。這必會動搖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建立起的法治基礎。」[2] 也就是說,人大釋法所帶來的破壞,不僅重創香港命脈,也把對內地政治改革的想像完全毀掉。在過去一段溫水煮蛙的日子裡,或許我們總會帶點僥倖之心,以為法治這件衣裳即使不再像從前的厚重,但總能發揮一點作用,替我們擋一下威權和專制的威脅。但現在衣裳已被撕破,我們只得赤裸裸地面對那黑暗的現實。但正因現實黑暗,我們每個人發出的光芒就更形重要,正如在漆黑的房間裡,即使只是一點燭光,也可照明眾人的眼睛!在這法治被毁的艱難日子,我們如何才能發光發熱?筆者對自己有以下的反省與要求:

首先,要心存盼望,拒絕被失望和沮喪打倒,更不要變得犬儒。強權釋法,為的不正是要我們喪失追求法治和公義的意志,不正是要我們從此受悲情和絕望所困,失去奮鬥的動力而乖乖就範?法治被釘十架固然令人痛心和失望,我們感到迷失和惶惑也絕對正常,但正如歷史上那個最重要的星期五,那痛苦的一天後來竟被稱作「神聖的星期五(”Good Friday”)」,只因那日的痛苦最後卻成了盼望的原由。筆者相信,在每個黑暗的表象底下,都埋藏著上帝所賜盼望的種子。我們要記得,那至聖者也曾經降至陰間,然後才進入復活的榮耀。

第二,要鞏固信念。威權統治會不斷扭曲大眾對法治的理解,也會強迫港人屈服於這扭曲的現實之下。要抗衡扭曲,我們必須鞏固自己對法治的認識和信念,並透過各種渠道把兩者廣植於民眾之間。如果過去我們一直輕視了這方面的教育和傳播,今日的困局就是最好的鞭策,提醒我們必須更認真地認識法治的精神和內涵,並使之成為以後行動的基礎。我們對法治的歷史、理論和實踐的理解越扎實,就越能堅持對法治的信念。而堅持信念,我們才能勝過各種扭曲和謊言。

第三,要相信真理的力量。不少人認為,因為制度暴力肆虐,所以抗爭者亦要以暴易暴,而流行的抗爭手段亦每以衝擊為行動的高潮。但筆者認為,威權最懼怕的,還不是肢體暴力上的對抗,因為在武力和裝備上,民眾根本不是政府的對手。甚至基於政治的計算和考量,民眾的暴力抗爭反而是政府最希望見到的。威權最懼怕的,其實是有力的論述和思考,所以近年它才不斷在形式和數量上以劣質的意見去對沖優質的意見,因為它不願民眾能分辨思想和意見之優劣。公民社會就法治的論述不是做得太多,而是做得太少,它對民眾的影響還未到達一個臨界點,以至在關鍵時刻,未能有足夠數量的民眾凝聚起來,對威權產生足夠的震攝力量。不要迷信暴力,也不要小看和平行動的力量,若香港能有十萬人對法治有足夠的認識,並團結起來,一起付出時間和資源去捍衛法治,那力量就絕對不能小覷。當年甘地開始公民抗命,最具力量和象徵意義的行動,就是動員群眾,步行數百公里到海邊取鹽,以反抗英政府徵收鹽稅。這種行動不帶半點暴力,但背後有堅實的信念和思考作後盾,以堅持真理(Satyaraha, Truth-insistence)為綱,以龐大的道德力量感染全國民眾去爭取公義。我們必須相信,真理本身就帶著力量,只要群眾堅持活在真理之中,強權就永不能真的把我們消滅和擊倒!

強權不愛真理,它總愛壓迫按真理發出的聲音。當年耶穌在大祭司面前受審,耶穌回應問話之後被掌摑,祂這樣回應:「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約18:23)筆者相信,在以後跟強權對抗的日子裡,只要我們是按真理而發聲,我們跟基督一樣,也會面對逼迫和苦難。但正如基督一樣,我們對強權最有力的回應,就是指出它們的荒謬和不義,而真理將會長存!

 

 

註釋:
[1] 戴耀廷:〈直接為港立法兼審案 再沒人信法律在港有意義〉,《蘋果日報》,2016年11月7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1107/55884119。
[2] 同上。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