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聞道(三):《逆權大狀》(The Attorney)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有些電影不能隨便的看,因看的時候你會被迫去思考人生,心弦也會深受震動,叫人看後久久不能釋懷。也正因如此,我每每喜歡看這類電影,而《逆權大狀》正是其中之一。

絕不放棄

故事發生於八十年代處於全斗煥軍事政權治下的南韓,以著名的「釜林事件」為背景,以已故總統盧武鉉為主角的藍本。片中主角宋佑碩出身寒微,只讀至高中,本幹粗活維生,後憑毅力工餘進修而取得律師資格。因他未曾讀過大學,所以在律師行內不時遭受白眼,但他卻不以為忤,終憑其眼光和特立獨行的性格而名成利就。既事業有成,宋打算遷居改善居住環境,當兒子問他為何揀這幢樓房,他心有所感,指向屋內牆上一處刻字寫著:「絕不放棄!」原來當年他做建築工人時有份親手建做這堅實樓房,更把這勵志之言刻於暗角,而他最終成為了這樓房的主人。

期後宋開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生意比前更是興旺,他賺錢越來越多,更成了釜山有名的律師。既名利雙收,他開始想到賺錢以外的事。時值南韓籌辦奧運之時,宋特購置風帆,準備在奧運出戰,為國家增添榮譽。此時此刻的宋,無論是個人或國家層面的,所見的盡是平順和光明的一面。但他做夢也想不到,人生更大的挑戰和風浪就在轉角處等候他。

恩人之子

除了回饋家庭,宋最惦記舊時幫助他的一位小店老闆。當年宋窮困得很,時常在這小店賒數吃飯,老闆總是盡量方便,只願他日後大志能成,心願能償。但小本經營,飯錢總是要收一點,老闆無奈向宋提起,宋阮囊羞澀,只餘用作贖回書本的款項,他唯有帶著羞愧偷偷溜走。成功之後,宋一直未忘老闆贈飯之恩,一日他一家特意登門造訪,與老闆相認,更相擁而泣。宋重人情,雖然他已變得相當富裕,但仍堅持每天到小店吃老闆做的家常飯,風雨不改,甘之如飴。這種人情,令他快樂,卻意想不到地帶來挑戰和重擔。

小店老闆兒子振宇是大學生,與同學組織了讀書會,一同研讀文學作品。他是個單純正直的年輕人,最近還因為政見不同而跟宋鬧番了,而宋並不明白年青一代的抗爭思想為何如此強烈,還認定這是無心向學的表現。直到一天,真象開始呈現。讀書會突遭查封,同學們被拘捕禁錮,理由是涉嫌宣揚共產主義思想,危害國家安全。小店老闆多番尋訪不果,事件轉眼滿月,於是唯有向宋求援。後來宋終於查到振宇竟已遭囚禁一月而家人卻不被知會,於是陪同小店老闆趕往探望了解。最終他們得見振宇,但他枯槁的容貌直把兩人嚇得目定口呆,眼前的再不是一個正常的年輕人,那是一個精神已崩潰的人,已被恐懼侵蝕得無法正常言語。再細看,他全身有嚴重瘀傷,明顯受過折磨虐打。宋本來就不相信振宇會參與反政府行動,他只是一個愛讀書思考的青年人吧!現在看見屈打成招的證據,宋激動不已。激動的原因不只是對這年青人的關愛與同情,也因他心中所相信的美好國家原來只是幻像!他以為法律既是自己的謀生利器,也是國家制度建設的基石。但原來,極權和獨裁者為了自己的權位,會不惜凌駕法律。

當公義的呼喚臨到

情況越來越緊迫,振宇不單被控宣傳共產思想,還被控是從事顛覆國家活動。而此時宋其實原本要接手一單大財團法律訴訟,如果成功,會將他的事業推向頂峰,而為振宇辯護,他將難以兼顧。宋站在十字路口,知道這個抉擇的影響巨大,煩惱之中,他抓緊的只是自己內心對朋友的道義。他深知振宇無罪,也實在不應受這樣的殘酷迫害,他無法接受自己視而不見。而就公義而論,他從來也是獨排眾議,排除萬難,只為了做自己認為對的事,而他無法把破壞公義的行為視為對,更無法接受自己在不義面前投降!最後宋決定負起為振宇辯護的重擔。他的對手不只是辯方律師,還有站在政府一方的法官。從開審的第一天起,宋已經發覺連法官也在高壓政治氣氛的影響下,假定了被告是有罪的,審訊所為的只是爭辯刑期之多少而已。在辯護和搜證的過程中,他更遭受恐嚇、跟蹤、毆打,而大財團也受政府壓力要迫他放棄為振宇辯護。最難過的,當然是枕邊人的勸說。這時候,放棄是最容易的事。一個小小律師,在國家機器面前,能對抗得了嗎?胼手胝足的日子帶來幸福家庭和成功事業,為甚麼要他置這些於不顧而擔起正義先鋒的責任?這一切都是人之常情,但他聽到的是另一把聲音,那是公義對他的呼喚,也是時代對他的呼喚。這種聲音就像刺骨的寒風一樣,是那樣的凜冽,叫人不禁逃避。但也像從天降下的一道靈光,在催促人為短暫的人生賦上更深的意義。宋如是說:「為了讓我的孩子不至活在一個荒唐的世界,我必須做這件事!」

宋回應了這呼喚,在庭上為法律所賦與人民的權力而據理力爭。特務機關頭子在庭上作供,直認不諱,認為思想也是一種罪行,若危害了國家安全和穩定,就要把它們消滅於萌芽之時。但他拒絕承認自己以毒打、飢餓、灌水等酷刑去屈打成招。對於面前這副極權工具,宋流著悲憤的眼淚回應:「國家主權屬於人民,所有權力由國民賦與」「你是以國家之名,把國家的主人踐踏在腳下!」「你是助紂為虐,讓國家生病的寄生蟲」他義正辭嚴,對方無力反駁,只能說謊否認自己的暴行。後來宋找得有正義感的軍醫去證明學生們確是曾經嚴刑拷打,滿以為能反敗為勝,卻又在最後關頭被政府以技術理由去否定了軍醫的證人資格。眼看公義在自己面前被埋葬,宋悲憤莫名,在呼喊聲中被拖出法庭外。

違法達義

到最後,振宇和同學們被判罪名成立,入獄三年。宋深感有負所託,低著頭向小店老闆道歉。老闆雖哀痛兒子遭逢厄運,卻仍感激宋之盡心竭力。對宋來說,這趟是徹底失敗了,他無法為振宇伸冤,公義也得不到彰顯。但鏡頭一轉,六年後,在釜山的通衢大道上,在催淚彈刺鼻的氣味中,宋一夫當關,領在抗議群眾之前,振臂呼喊,他竟成了街頭戰士!身為律師,他確知自己干犯了明訂的集會法例,所以他接受拘捕審訊。被問到何故知法犯法,宋肅然回答:「只因我是律師,才要在不公不義的時代帶領人民抵抗,這才是律師的真正責任!」「當國民無法行使法律權利的時候,作為法律人,我更應該走在最前面,這才是真正的法律人的義務。」違法是無可奈何,成就公義卻是目的。從前他初當律師時,沒有幾個人尊重他,但今天在法庭之上,釜山的142位律師當中,有99位出席為他辯護。當法官逐個確認這群律師的名字,他們一個個站立起來,就像是一根根的柱石,要支撐著宋,去對抗獨裁的壓迫。

時代的呼喚

宋的經歷令我想起聖經中耶穌對門徒的臨別贈言:「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約15:16)」門徒的人生軌跡,原都跟天國福音風馬牛不相及,但當耶穌的呼召來到,他們的人生就從此改寫。或許門徒從未想到,對耶穌呼召的回應竟會帶給世界這樣深邃的變化。一個看似個人的抉擇和投身,就像是把石頭拋入平靜的湖中,其後泛起的漣漪,竟是無遠弗屆。不是他們揀選自己去成就豐功偉業,而是上帝的手揀選了他們,去負擔時代的使命。在抉擇那刻,他們心中大概也無甚麼鴻圖大志,他們只是回應一把自己無法抗拒的聲音,但這聲音卻引領他們開創一個前所未見的局面和世界。就正如宋,他也絕無想過自己日後會帶領民主運動,後來的一切絕對是始料不及。其實從他第一次踏足小館開始,種子已埋在土裡,只等時機到來,這一切看似平凡的事就匯聚起來,把歷史向前推進。

我相信上帝在歷史中工作,那過程是既漫長又奇異。我們無法用像數學和物理中的方程式去估計祂的作為,但每每在關鍵時刻,每每在意想不到的時刻和處境中,祂會呼喚人去負起時代的使命。而人若願意回應這種呼喚,最後他會驚喜地發現,他自己的回應,原來在上帝的手中,已變成一段音符,成為了一首深邃而偉大的樂章的一部份。這樂章是如此的偉大和複雜,我們在當下的確很難看清某一段音符的角色或作用。但當上帝所定的時間到了,我們會赫然發覺,這段段音符竟是配合得如此天衣無縫,合組起來的力量又會是如此震撼。

今天的香港無疑正經歷大時代的轉變,在劇變的政治環境中,或許我們會覺得自己是無足輕重,難以左右大局,但其實關鍵的問題同樣是:「在時代的呼喚臨到你身上時,你是否願意承擔?」有些人選擇放下這個問題,然後照舊生活;但有些人卻是細聽這呼召,然後一步一腳印的向著一個未知的方向和國度走去。感謝這種人,因他們的承擔和勇氣,我們在黑暗中仍看到曙光,在失望中卻仍不覺絕望。我在此向每一位回應時代呼召的人獻上由衷的敬意!

icon

 

 

〈光影聞道 之三〉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