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或不然(縱然選舉結果不是我所期望的)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icon

選舉結果公布後,總是滿地眼鏡碎片。明天凌晨恐怕也不例外。

週五傍晚和週六早上多名候選人陸續宣布棄選、停止競選工作或取消街站宣傳,他們的決定為今天的選舉增添不少新變數。傳媒這兩天也不斷發表最新的民調數據和形勢分析。甚至有候選人揚言現時選情由「十萬火急」變成「千萬火急」。無論你傾向支持建制或非建制的候選人,或甚至所謂的獨立候選人,選舉的最終結果很有可能不是你所期望的,令你大失所望。

然而,縱然今日選舉的結果不是我原先所期望的,我依然對香港前景抱持希望,不會完全絕望。為什麼呢?

我欣喜看見許多年輕的候選人參選。正如練乙錚所說,「這些年輕候選人少有名氣,缺乏選舉經驗……何況這些年輕人還有各種各樣的自身缺點……但是,他們願承擔、肯付出、有想法、進步快,甚至比我自己年輕的時候更有膽色和分寸。」[2] 正如吳靄儀所說,“This is the voice of the future. Ignore it at your peril.”[2]

即便日後當權者增加政治打壓的力度,甚至強行通過《基本法》23條並以此為威脅,我不相信新一代年輕人求變的意志和動力會因此而削弱。我相信中央政府最終會明白,逼使年輕人在體制外激烈抗爭的手法是不智的、代價是高昂的。

生於斯、長於斯,年輕人為香港的政治文化帶來了嶄新的、極為重要的身分建構問題和本土意識。他們嘗試努力建構自己的港人身分。他們熱愛香港這塊土地、珍惜這塊土地上每一個共同的記憶、拒絕把香港化為一個予取予求的地方。他們因此更清楚意識到守護香港是每一個香港人的責任;監察政府、為香港發聲更是每一個立法會議員的職責。立法會不應該是投票機器,高效率的通過政府提交的議案。

只有意志薄弱的人才會在結果和期望的差距中輕言放棄。有道是「百年樹人」,有價值的東西往往需要相當的時間去爭取,更何況香港要爭取的,是史無前例的一國兩制中的高度自治和自由,而且是向中央政府爭取。如果深信自己為香港所爭取的是有價值的、正確的,這一屆選舉做不好的,下一屆可以做得更好;這一屆選舉爭取不到的,下一屆還可以繼續再爭取。畢竟時間是屬於年輕人的。

香港要有希望,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員就必須意識到政治是一種溝通與合作的藝術:虛心聆聽、真誠對話、建設性協商、退一步思考、為他者創造寬敞的空間。只有透過真摯的聆聽、對話和協商,香港才可以走出社會深層次的對立和持續的撕裂,新一屆的立法會才可以為香港作出長遠的貢獻。

我相信立法會不應該一言堂,應有更多非建制的聲音。我相信非建制要有足夠的議席,才可以有拉布以外的實質選擇。我相信要有更寬容的議會,香港的撕裂才得以縫補、悲情才可扭轉、港獨思潮才能緩和。我當然期盼我所支持的候選人可以順利獲得足夠的票數進入立法會。我希望非建制議員最終可以保住立法會三分之一的關鍵議席。即或不然,我不會讓選舉的結果影響我為香港努力的長遠目標。縱然選舉結果不是我原先所期望的,我依然會一如既往地繼續爭取,有如許多真誠投身於香港未來的年輕人那樣。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路,總是要一步步向前踏出的!

 

註釋:
[1] 練乙錚:〈支持所有『傘運世代』立法會候選人〉,《立場》,2016年8月25日;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支持所有-傘運世代-立法會候選人/
[2] 吳靄儀:〈撐議會:撐開2047前途討論空間〉,《明報》,觀點,2016年8月31日;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831/s00012/1472579420881

 

【 904 立法會投票 系列】
一、你的一票至為重要
二、從鬥爭到溝通與合作的議會文化
三、即或不然(縱然選舉結果不是我所期望的)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