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鬥爭到溝通與合作的議會文化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2
或許因為建制派議員護航心切,剛卸任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只有慨嘆議會生態今不如昔,甚至連部分資深議員的辯論素質也下降。尤為嚴重的是,

► 在本屆(第五屆)立法會會議上,議員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共有1,478次,……所消耗的時間超過220小時。如果只計本年度……要求點算法定人數(的次數)更是破了紀錄的,共596次,……相信到今晚會議結束時便肯定會超過600次,已經耗用115小時。而因為法定人數不足而……「流會」的情況,共18次,其中11次是在本年度會期發生。單是本年度會期發生的「流會」次數,已經超過了立法機關歷來「流會」的次數。 ◄ [1]

暫且不論外界對立法會「完全失效」或「完全不能履行職務」的指責是否真確,本屆立法會破紀錄的流會次數、點算法定人數次數、以及冗長的拉布等確實令人深切關注,反映了香港社會因近年劇變所造成的嚴重撕裂。無論我們如何評價今天的香港,她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所熟悉的回歸前的香港。

不幸的是,不少建制和非建制議員依然把今日社會嚴重撕裂的責任完全歸咎於對方,對他們而言,香港政治困局的解決方案似乎只有一個:就是必須得到更多的權力,即獲得更多的選票和議席。就政治的現實和實力來說,這似乎是最淺顯不過的道理:權力就是真理,權力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果真如是,政治只是權術,是你死我活的零和遊戲,有權自然用盡、不擇手段。為了獲得更多的權力,選舉工程充斥著似是而非的語言偽術、玩弄恐懼的政治手法或煽動仇恨的政治言論。然而,鐵一般的事實是,這種把政治淪為權力鬥爭的概念顯然無法令立法會、以至於整個香港社會真正擺脫深層次的對立和持續的撕裂。

為了香港的未來,我們必須改變這種鬥爭和內耗的議會文化。借用韋伯(Max Weber)就政治家特質的討論,香港大學陳祖為教授指出,香港需要具有熱情(passion)、責任感(feeling of responsibility)及分寸感(sense of proportion)的人進入立法會;三者中,以分寸感尤為重要。 [2]  香港在撕裂中、在風雨中。有分寸,才會著重聆聽、對話和協商,嘗試以溝通與合作解決問題,但亦不放棄抗爭作為最後的手段,以捍衛所信仰的價值和原則。

香港要有希望,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員就必須意識到政治是一種溝通與合作的藝術:虛心聆聽、真誠對話、建設性協商、退一步思考、為他者創造寬敞的空間。只有透過真摯的聆聽、對話和協商,香港才可以走出社會深層次的對立和持續的撕裂,新一屆的立法會才可以真正為香港作出長遠的貢獻。

「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雅各書》1: 19; 和修本)

「謙和的人有福了!締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馬太福音》5: 5, 9; 和修本)

註釋:
[1]〈立法會主席年結記者會發言全文〉,《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2016年7月15日;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press/pr20160715-1.html。
[2] 陳祖為:〈為「溫和」正名〉,2016年5月9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509-opinion-chanchowai-moderate/

 

【 904 立法會投票 系列】
一、你的一票至為重要
二、從鬥爭到溝通與合作的議會文化
三、即或不然(縱然選舉結果不是我所期望的)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