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空的某一點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icon

「在時空的某一點, 能夠恰好相遇,然後彼此結連,緣份之難, 即在此處。」

周保松老師最近出版了一本書,書名叫《小王子的領悟》。他送了我一本。我一口氣讀完,深深被打動。

《小王子》〈Le Petit Prince〉是一本不易讀的書,它是童話卻又不像童話,它是愛情故事卻又不只是愛情故事,它是哲學卻又多於哲學。依我看,它是一部以童話般的愛情,來講述人生哲學的重要著作。作者談到的愛情,是以「獨一無二」的眼光去欣賞、栽培和連結書中的玫瑰和小王子。即使相愛的雙方,以外貌和客觀條件看,並沒有甚麼「獨一無二」,但仍然選擇忠於對方,活出一種獨一無二的關係。

是的,我們的一生,一定會遇上許多的愛。我愛我的妻子〈或丈夫〉,愛我的父親母親,愛我們的子女,愛我們的摯友,愛我們的母校和球隊,還有我們成長的土地。對我們來說,他們都是世上最聰明、最美麗、最善解人意和溫柔良善的。他們是我們眼中的「獨一無二」。

也許在別人眼中,我的配偶不見得有什麼特別,我的父母不及其他父母來得偉大,我的子女未必在性格或能力上優秀,但他們卻是我心目中的「西施」,因為他〈她〉們是我畢生的至愛。在我眼中,我的爸媽是最棒的父母, 我的妻子是我不可分開的另一半,我的摯友是我的生死之交。同樣地,中大人叫自己的校園做山城,書院生活點滴是我們最美好的回憶,香港更是我們每個人成長的地方,是我們的驕傲。在我心中,她們也是「獨一無二」的。

許多時候,人的感情不能用理性來解釋,更不是什麼大數據可以分析預測。我們出生在甚麼地方,成長在哪個家庭,不是我們的選擇,但我們卻會深深愛上它。我的父親在中日戰爭時期從上海逃到香港,是他一家五兄弟姊妹中,唯一能逃脫厄運的。我和弟弟更是生於斯長於斯。我有時想,這些都是一輩子的緣份,是造物主的安排,就像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家,一輩子都會不離不棄。

我畢業於港大,卻一生與中文大學結緣。我第一份工作,就是被分派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工作,並在一九九二年加入中大擔任講師〈Lecturer〉。從那時候起,在事業上,中大給了我許多發展和成長的機會。所以,每當別人對中大有不友善或不公平的批評時,我心裡都不是味兒;而當中大同學在比賽中得獎或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時,我又有説不出的喜悅。我對香港,這個屬於自己的家,屬於自己的城市,有著同樣的感情。

正如狐狸對小王子説,人與人要建立「馴服」的關係,需要用心去發展和培育,需要投入時間和感情,是故即使我們的父母年紀老邁,我們的老伴風華不再,我們的子女不甚長進,我們也應該用最大的寬容和愛心,去給他們幫助、扶持和鼓勵。

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這就是周保松書中特別強調的兩個字:在乎〈care〉。因為我們在乎,所以我們願意不計代價地,付出我們的時間、精力和感情。愛,往往需要付出代價,甚至必須承受其中的傷痛。沒有傷痛的愛,毫不在乎的愛,還算得上是愛?

我們在乎的,還有令我們成長的母校,以及孕育我們的土地。如果有一天她變得有點不濟、走樣,甚至有點差勁,我們會冷嘲熱諷、甚至落井下石嗎?抑或我們乾脆不顧而去?雖然不同人有不同的選擇,但我想我們更應問的是:我們可以奉獻些什麼,付出些什麼,合力令我們的城市變得更好?!

書中最觸動我的一段,是狐狸對即將離牠而去的小王子説:「你走後,每當風吹麥田,麥穗起舞,麥子的顏色就會提醒我,有個金黃色頭髮的王子,曾經走進我的生命,並和我有過美好的相遇。」這份感覺,真是一輩子的事。盼望我們都學會珍惜身邊的人,珍惜自己成長的城市,並讓我們用心愛過的人和物,成為我們一生美麗的回憶。

 

(本文原載於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網誌16-08-2016,蒙作者允許轉載。)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