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識時代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icon

「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象,怎麼不知道分辨這是甚麼時代呢?」(路12: 56下,《和合本修訂版》)

曾經有一個時候,我們目睹蘇聯變天柏林圍牆倒塌,憧憬著冷戰結束會帶來全球和平,民主自由會遍地開花。

曾經有一個時候,我們目睹北京以文明開放迎接奧運,憧憬著奧運後的中國會更開明多元自由,全力與國際接軌。

曾經有一個時候,我們目睹內地盡力迴避干涉香港,憧憬著港人核心價值和生活方式可以長久不變,下一代可以安心留港。

求主幫助我們,學習辨識如今這時代。

冷戰結束的時候,西方世界舉杯慶賀,不少人以為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已徹底打敗了共產主義獨裁專政,意味著以西方世界為藍本的全球化將全速前進,民主政治和自由市場將席捲全球。事後回看,這個預測顯然是過份樂觀。

經濟全球化確實勢不可擋;中國、印度、巴西等發展中國家經濟迅猛發展,東歐人民的生活水平和方式全面向西歐靠攏。但美蘇對峙消失同時造就了許多權力真空,原來受到壓抑的民族衝突、宗教仇恨和歷史恩怨大量爆發——巴爾幹半島出現了慘絕人寰的種族屠殺,中東地區國家相繼陷入戰爭和內亂,以百萬計無辜百姓被迫逃離家園,變成無國籍難民。聯合國統計被迫離開家園的人,總數突破6, 500萬,今夏巴西奧運也出現了歷史性的難民隊,敍利亞女泳手向傳媒數說怒海求生的驚險故事。

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在全球化大潮下確實愈趨普及,藉著互聯網快速奔向全球。然而,仇恨與暴力也在迅速擴散,並且毋須再倚靠中央組織去控制和指揮,可以透過獨立行事的小群甚或個人,憑著一管槍、一柄斧、一輛車,就能製造觸目驚心的恐怖襲擊,通過網絡即時傳播至地球每個角落;倫敦、巴黎、慕尼黑、尼斯等無一倖免。世間再無淨土,恐襲不分疆界,我們每天都活在仇恨與暴力的陰影下。

汶川地震的時候,我們目睹血濃於水的同胞情誼,在自然災難中煥發人性光輝,公民社會茁壯成長,全國各地都有志願者奔赴災區。同年的北京奧運,駐華外國記者詫然發現,到內地各處採訪竟然不用事先申請批准,內地媒體一再展示監察政府糾正時弊的勇氣與力量。不少人曾經樂觀地期待,量變會促成質變,數億國民實現中產生活,將會帶來管治制度與時並進。

然而,封閉與獨裁的幽靈並未遠去,藉著中共高層尖銳的人事鬥爭迅速反撲,神州大地陷入了更大的黑暗——公民組織被查封,維權律師被抓捕,媒體空間被佔據,教會標記被強拆,就連互聯網言論也被操控,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

中國經濟崛起,令以億計人民脫離貧困,也令無數國民出門旅遊時得到尊重。然而,伴隨經濟實力在官場冒起的,是自信與驕傲,新一代統治官僚因此更自以為是,官本位社會的一言堂風氣更盛,種種昧於事實無視常識的決策不斷出台,而每次都有大量媒體報道與評論歌功護航。社會無法從錯誤中學習,因為當官的人不願意聽到批評,媒體和學者等有識之士被迫緘默。文革年代的偶像崇拜絕跡中國30多年,如今乘著新的紅歌熱潮再度駕臨。中國將往何處去?開明與自由的鐘擺何時擺回來?我們像活在迷霧中,看不到前方的景像。

香港回歸後的前15年,內地很少干涉香港,原有制度如常運作,雖然雙普選尚未實現,社會有許多爭拗,但大部份香港人仍樂觀地認為,一國兩制可成功落實,香港的核心價值和生活方式將維持下去。然而,過去4年的事態發展,令許多香港人對前景從樂觀變為悲觀。

事後回看,2003年的50萬人上街遊行,可能是轉變的起點。當時不少香港人期待著雙普選迅速實現,港人治港更上層樓。然而,香港公民社會的力量集結,令北京領導人驚覺香港面臨「政治失控」,在短暫的讓步(如更換特首、自由行、CEPA)過後,便是有計劃有秩序地收復失地——中聯辦編制空前膨脹,建制力量介入香港各級選舉猶如水銀瀉地,公職任命漸變為政治忠誠凌駕專業能力。2014年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正式重新界定港人治港為「愛國者治港」,而愛國的準則可隨當權者需要而改變,許多中間溫和人士被迫歸邊,不服從建制的人相繼成為打壓對象,就連香港的經濟角色也被重新定義,原來只需要保持繁榮穩定,如今被賦予配合國家發展重任,「一帶一路」因此要常常掛在嘴邊。

當北京對香港的政治介入與操控不斷加深,香港社會的反彈與抗拒亦不斷升溫。過去聞所未聞的港獨聲音忽然高漲,本土主義遍地開花,年輕一代抗拒中國,不放過任何表達厭惡中國的機會。這些充滿情緒的表達,倒過來進一步刺激北京官僚的神經,認定香港年輕一代想與祖國分離,必須大力管束鎮壓,中港矛盾陷入不斷升級的惡性循環。

政治動盪令許多迷信繁榮安定就是永恆的人忽然驚醒,原來對瑪門的崇拜換來的只是紙上富貴,就像兩萬元一呎的樓價,只會令擁有資產的富者愈富,對無殻的普羅大眾卻是終身無法置業的咒詛。在失去向上流動機會的年輕一代的控訴聲中,在失去青山綠水的童年回憶的集體怨懟中,我們看見香港社會在繁華富庶背後的醜陋一面。

辨識這些時代的徵兆,對信徒有何意義?首先,我們看到冷戰結束後國際政局的變化,看到中國崛起後國內政治形勢的變化,看到香港順利過渡之後在繁榮穩定背後的變化,讓我們不得不謙卑地承認,人類不能倚靠科技進步、經濟發展、理性思考等人類自身的進化蛻變,締造持久的和平、公義與仁愛兼備的社會,至少到現在都不可能,在人間建立天國是不切實際的,迷信繁榮安定只是另類的偶像崇拜。

同時,因為我們擁有上帝藉聖經給世人的啟示,以及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啟示,我們可以看見永恆天國的模樣,那裡有持久的和平,有公義與仁愛兼備的社群,我們因此無法容忍現今世界上的仇恨、暴力、戰亂、不義、不仁,必須提出改革的訴求,努力付諸實踐,並願意為此受苦,設法改變不公平不仁慈的現況。

因此,我們關注那些被迫離開家園的國際難民和每宗恐襲的受害人及家屬,我們聲援那些被打壓或囚禁的內地維權律師與教會領袖,我們支持那些努力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善良之士。我們看到這時代的黑暗,並燃點自身的一點燭光,為永恆天國作見證。

 

時代辨識系列 之一
【 時代辨識系列 】
一、辨識時代
二、辨識責任
三、辨識真理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