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教會的兩封信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banner01

從雨傘到磚頭,香港走過了一條崎嶇的路。《十年》獲得金像獎最佳電影,標誌著政治洪流衝擊下香港創作人的吶喊,得到廣泛共鳴。面對這樣的時代,面對嚴重撕裂的社會和教會,我們可以說什麼?

讓我們面對現實,在追随耶穌基督的信徒中間,有藍絲帶也有黃絲帶,有親建制的也有反建制的,有認同大中華的也有支持本土分離的,有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也有傾向勇武抗爭的。

這情況就像第一世紀的基督信徒,其中有親建制的猶太人長官和富翁,例如深夜造訪的尼哥底母,為耶穌收屍的約瑟,也有反對羅馬殖民統治的革命黨人,如奮銳黨的西門;有學富五車的知識分子如保羅,也有只懂張網捕魚的水上人彼得和約翰。在當時的社會,同樣有基於政治取向分歧而產生的社會分化與撕裂。

耶穌的道路

畢德生(Eugene H. Peterson)牧師在《耶穌的道路》(The Jesus Way)一書中指出,親建制的猶太人之間,也有不同的路線。分封王希律崇拜羅馬的綜合國力與先進文明,藉大事興建跨境公路、鬥獸場、歌劇院來改變猶太文化,希望實現民族融和大一統。以大祭司該亞法為代表的猶太政治領袖打的是「高度自治」的算盤,設法避免在政治上挑釁羅馬君主招惹鎮壓,藉此保護猶太人在宗教和社會民生事務上享有的自主權,維護精英統治階層的既得利益。至於不認同建制的猶太人,同樣有不同路線,奮銳黨人相信唯有通過武力革命才能推翻羅馬殖民統治,恢復猶太獨立國家;愛色尼人則厭惡政治,認為活在邪惡的世代只好隱世避居,在沙漠中專心祈禱仰望上帝。

畢德生牧師認為,耶穌的道路,既不是希律的強權壓服之路,也不是該亞法的臣服勾結之路,既不是奮銳黨人的武力革命之路,也不是愛色尼人的避世敬虔之路,耶穌的道路是愛心寬恕的路,是受苦犧牲的路,是世人認為愚拙無用懦弱投降的路,卻是感動人心悔改回轉的路,是打造信徒群體以愛相繫無懼強權的路,是唯一通向永恆的路。

那麼,我們該如何理解有基督徒依附建制,也有基督徒投奔革命?法國神學家兼社會學家依路(Jacques Ellul)認為,這些政治取向只不過是人基於政治現實作出的判斷和選擇,甚至是沒有選擇下必須做的事情,例如被召入伍的士兵,在戰場上不是開槍殺人就是被殺,我們沒有需要也不應該用基督信仰來神聖化合理化這些傷及無辜的暴力,不論是制度認可的暴力或挑戰制度的暴力,只要傷及無辜,都需要真誠懺悔求上帝寬恕。依路指出,使用暴力的人無法自我抑制,只會愈陷愈深,不斷用洗腦式宣傳(propaganda)來合理化自己妖魔化對手。以暴易暴,無法締造良政善治,因為暴力挑動暴力,衍生報復循環。

基督信仰與政治選擇有何關連

如果藍絲帶、黃絲帶只是政治取向、政治選擇,忽略了從中活出基督信仰的召命,那麼,基督信仰與這些政治選擇有何關連?彌迦書6章8節說,上帝要求世人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不論我們是黃是藍,在建制內或建制外生活,不論我們對雨傘運動、旺角掟磚持什麼看法,都要兼顧公義與慈愛,以謙卑而非自義的心,與神同行而非論斷弟兄。

如果我們願意存謙卑的心,在上帝面前省察,我們就能看見自己眼中的樑木,而非只看到別人眼中的刺。耶穌基督的一生,包括他的受苦、死亡和復活,就是行公義好憐憫的最佳寫照。十字架的道路是愛心與公義的路,是從無變有出死入生的路。

使徒約翰年老時被政權放逐到拔摩海島上單獨囚禁,他看見末世的異象,受耶穌基督委託,寫信給亞細亞地區的七家教會,提醒他們在政治洪流和異教文化衝擊下忠於信仰的召命。今天,如果使徒約翰仍在生,他體察耶穌基督的心腸,借這七封信的格式,轉換處境和語言,寫信給香港的教會,寫給藍絲和黃絲信徒,他會怎樣寫?以下是我的想像,純粹為了刺激大家思考,如有冒犯請多多包涵。

給藍絲帶信徒的書信 

對於藍絲帶信徒,書信的內容可能是這樣:「你們對信仰曾經無比熱誠,對社會曾經充滿愛心,當年在中國收回香港主權的不明朗陰影下,你們選擇留在香港,積極實踐「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致力維護香港原有的自由和生活方式,幫助自己及基層人士脫離貧窮實現小康,通過政府及志願團體的努力,為有需要的人提供醫療、教育、社福等服務,促進市民身體和心靈的健康。你們勤力聚會,在教會內外開展了大量事工,興建了令途人注目的禮拜堂,這一切的勞苦付出,都是眾所周知的,已經記錄在案。」

「然而,有一件事需要責備你們,就是你們失落了起初的愛心。你們享受繁榮安定的日子長久了,就習以為常,像沒有信仰的人那樣,把繁榮安定當作人生指標,像崇拜偶像那樣看待,以致無視地產霸權衍生的高地價、高樓價和高租金如何荼毒百姓,令貧窮人居住極狹窄的劏房,令小商戶被大地主趕絕,令年青人創業無望。你們高舉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致無視產業空洞化,讓年青人追求中環價值,發夢當投資銀行家,在金融資產炒賣中贏取暴利。你們假繁榮安定之名鼓勵瑪門崇拜,將資本主義的貪婪自私發揮到淋漓盡致,以為多捐一些錢做慈善或多開幾場大型布道會就可以彌補。當年青一代無法忍受這樣的社會價值,用行動來挑戰既有制度時,你們就認定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礎受威脅被動搖,以致無視年青人的理想、熱情與訴求,將他們視為無知叛逆的廢青暴民,沒有半點包容之心,只懂譴責、喝罵,封瑣經濟,迫他們就範。你們應當回想自己是從那裏淪落的,追憶當你們年青時為信仰和愛所做的一切,重拾當年的作為。」

給黃絲帶信徒的書信

對於黃絲帶信徒,書信的內容可能是這樣:「你們具有敏銳的良知,恨惡社會上各種不公義,這也是上帝恨惡的。你們具有無比的勇氣,敢於挑戰權貴,質疑官商勾結。你們洞察造物主的智慧,懂得發展不是硬道理,不能為發展犧牲自然環境和人文歷史。你們具有知行合一的決斷,既知道僵化的社會制度急需改革,便願意站出來大聲吶喊,以持續的行動表達訴求,喚醒沉睡的公眾。你們的熱忱和為此承受的委屈,上帝都知道,你們為夢想流的眼淚,上帝已用皮袋保存。」

「然而,有一件事需要責備你們,就是你們離棄了生命之道,把靈魂出賣給仇恨,容讓各種惡毒的心思意念滋長,縱容你們的舌頭肆意謾罵你們眼中的敵人,包括許多無辜的單純履行職務的執法者或公務員,將他們一竹篙打成妖魔,標籤他們為黑警、走狗。對於那些因長時間對峙失去理性,錯誤濫用武力對待你們的人,你們在依法抗爭維權之上,加插以暴易暴,公然鼓吹報復,無視上帝說伸冤在我,無視基督說愛你的仇敵。你們不單自己被仇恨佔據,並鼓勵你們的同路人,包括那些比你們更年幼的孩子,用仇恨的眼光看一切內地居民,憎惡蔑視一切官員和警員,包括那些同樣持守基督真道的弟兄。你們以為自己走在時代的尖端,以為革命的邏輯可以合理化一切暴力與仇恨,殊不知離棄了愛的就棄離了生命,你們當中除了少數不被仇恨沾污衣裳的人,都已變成雖生猶死的人。」

如果這兩封信的內容不適合你,那就算是寫給別人的信吧。但如果聖靈讓你為書信內容內心不安,請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分題為編者所擬)
(本文為作者4月9日於「公理匯研」在宣道會沙田堂主辦的「暴力/勇武抗爭的信仰反思」研討會講稿)

 

 



已有 2 条评论
  1. 其實大概同意的,藍絲失去愛心,黃絲走向憎恨是事實。

    2016年4月12日 10:47来自移动端1 回复
  2. 感謝主,有忠信弟兄的提醒!
    當香港政要權貴行事越來越荒誕,開始時是評議丶責問,還想為這些人事禱告…未見起色,漸漸是惡言鞭撻,無奈失望+憤怒,唯願行惡者早日地上消失,加以咒駡。
    事實上,自己並不好受… 愛仇敵何其艱難,天天在試探中,真是生命的操練 。 求主憐憫我 ♡

    2016年4月11日 21:58来自移动端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