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求人性的善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新界東補選的結果符合我的期望:楊岳橋勝出,梁天琦取得至少一成的票數。

無論是周浩鼎或是梁天琦勝出,我相信暴力指數一定會上升。我絕不認為單方面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強行制止在議會中佔少數的泛民議員的反對聲音和拉布行為,是解決立法會極具爭議性議題的應有態度和有效方法。議會的抗爭空間如果大幅度的減少,市民的憤怒和街頭抗爭的暴力肯定會加劇,這樣一來,為理想而願意付出一切代價的無底線抗爭只有以暴易暴,甚至殃及無辜也在所不惜。於是,雞蛋與高牆演變成磚頭火頭與鐵壁銅牆。楊岳橋的勝出,顯然有助避免暴力在短期間內迅速升級。

我絕對不贊成暴力,無法認同梁天琦的無底線抗爭。既是如此,為什麼梁天琦取得超過一成半的支持竟然會符合我的期望呢?無他,因為我清楚意識到本土勢力己經崛起的事實,它在市民當中,尤其在年輕人中,已經取得一定的、強力的支持。然而,在梁天琦因素下,楊岳橋依然以超過一萬張選票的差額力壓周浩鼎,而梁天琦自己,一個政府和建制口中的暴徒,大年初二前還是寂寂無名的小卒,竟然也取得近六萬七千票的支持。面對這樣的補選結果數字,周浩鼎顯然無話可說,他今天早上在商台節目中只有承認特首與市民之間的互信不足,本土勢力得到市民的一定支持。如果原本支持梁天琦的票,基於各種策略性的考慮轉而支持楊岳橋,以致於梁天琦的票大幅減少,那麼本土勢力的重要性在這次補選中就很可能受忽視,其崛起的事實不幸地就會被漠視。果真如是,後果當然堪慮。

補選的結果符合我的期望,因為只有如實地反映本土現實,香港社會和政府才有可能不得不面對本土的存在和影響,儘管未必認同他們的理念,但卻不應該繼續漠視他們的存在,甚至扭曲他們的訴求。熱愛香港、關注香港前景,但卻持不同政見的中間溫和派各界人士,必須儘早尋求協商與合作,探討如何避免社會更進一步兩極化。他們必須積極勸喻政府尊重民意並面對現實,即刻揚棄強硬和高壓路線,高度重視本土意識和核心價值,容許公義和真相在一個獨立、公正、客觀、全面和有公信力的程序中彰顯。補選的結果既有助於避免暴力指數在短期內暴升,又凸顯了本土崛起這一無可迴避的事實,還有可能為社會帶來對話和修補的轉機,這些都是我所樂意看到的。

楊岳橋勝出後謙虛地指出,“這次補選,好些選民以大局為重,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而非因公民黨或者‘楊岳橋’而投我一票。”[1]但依我看來,這次補選中確實有不少選票是基於楊岳橋這個人,甚至梁天琦這個人,在選舉過程和辯論中的純真和真誠而投給他們的。“暴徒律師”、“暴徒”等簡單而惡意的標籤和抹黑,顯然無法說服獨立思考的成熟選民!雖然兩人各自的參選理念和傑出表現都很重要,但真正令他們突出、令人眼前一亮的,卻是他們那毫不矯作的直率和善良,堅拒以標籤或抹黑對方取分。

楊岳橋在勝選後表示,“我一直認為,縱然路線不同,抗爭路上,同是雞蛋的我們,從來不應你死我活、劃地為牢。過去各方或未找到大家的定位,我會嘗試做這道橋樑,打開溝通。” [2]事實上,一直以來,包括在競選時,他已經在言行上實踐橋樑和溝通的信念。昨天晚上入夜後,楊岳橋和梁天琦在將軍澳相遇和握手,兩人臉上流露的真誠和互相珍惜,真難令人相信他們彼此是競爭對手,而且很可能會互相分薄票源。儘管有不少人在選舉前擔憂楊岳橋會被梁天琦鎅票,但楊岳橋卻不認同,也從未曾在選舉中告急。儘管不認同梁天琦的無底線抗爭理念,楊岳橋在競選中只是不斷地以理性和尊重態度去說服對方。

在大年初一深夜的旺角騷亂後,楊岳橋更毫不猶疑地第一時間去幫助被捕人士,並因此被指涉嫌選舉舞弊,又被投訴涉嫌違反大律師公會守則,甚至被冠以“暴徒律師”稱號。但他毫不後悔,持守專業精神,作為一個補選候選人,他竟然宣稱這不是自己的第一身分,因為他看到的不是政治考量或自己的利益,而是被捕者的無助和需要:“我是一個有獨立思考的人,亦是一位執業大律師,之後才是一名公民黨執委與新東補選候選人。當下香港,一個年輕人被拉被鎖後那種徬徨無助,你見過嗎?那些在報案室苦候的家長眼神,你見過嗎?我不認同一個人的行為,不等如我能漠視他的法律權利被侵犯,因為我相信法治,有無罪,應由證據、法官、陪審團定奪。” [3]

最近一期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在一篇評論美國選舉參選人的文章中有這樣一句發人深省的話:“從政者是否訴求人性的善,這是評價他們的一個方法。”(One way to judge politicians is by whether they appeal to our better natures.)[4]

我相信有不少人投楊岳橋一票,是因他們確實在他身上看到他對人性的善的訴求。在一個撕裂不斷擴大、謊言不斷被奉為真理的權鬥文化中,我們確實意識到 “時勢真惡。⋯⋯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 [5]

註釋:
[1] 楊岳橋,〈革新,就是轉機〉(臉書),2016年2月29日;https://www.facebook.com/AlvinYeungCP/photos/a.637817586311649.1073741830.629523323807742/985599504866787/?type=3&theater
[2] 楊岳橋,〈革新,就是轉機〉。
[3] 楊岳橋(臉書),2016年2月11日; https://www.facebook.com/AlvinYeungCP/posts/975398692553535
[4] “Time to fire Trump,” The Economist, February 27th,2016; 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693579-front-runner-unfit-lead-great-political-party-let-alone-america-time-fire-trump
[5] «阿摩司書»5: 13b-14。
圖:
梁天琦與楊岳橋入夜後在將軍澳拉票時相遇。
«明報»,2016年2月28日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