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絕望的上帝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前天晚上,一個年輕學者以自己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在微博上發出一張黑白照片和留下最後的話。消息傳出來,震撼了大陸的學術界,也折射出大陸學術界現時不少嚴重的問題。[1]

他最後的幾句話是,“沒有什麼眷戀,(奇怪麼?)卻沉滯,懼怕;上主啊,赦免我⋯⋯。上主啊,我打碎了玩具,你不要責罰我;然而,就是責罰我,也請給我勇氣面對未知的一幕。啊,我終於要知道真相了。我不好,我平庸,我德行有虧,洛克的墓志銘都說:‘讓我犯下的邪惡隨著塵土掩埋吧。’(let his vices be buried together)我除了祈禱寬恕,還能做什麼呢?請不要看我的罪和錯。⋯⋯上主啊,願你開啟希望之門。”

離開前的最後一刻,他向創造他的上帝祈禱,流露心底深處的迷惘、掙扎、自咎和懼怕。最後一句話是,“我恐懼,我要喝點白酒。”

網絡上有人質疑,為什麼一個基督徒會選擇以自己的方式離開這世界?上帝還會寬恕他嗎?

我們容易以一個人的罪和錯,作為他生命故事的蓋棺定論,或是他生命結局的最終結語(concluding statement)。更進一步地說,在這樣的思路中,自殺就是絕望,因為它放棄一切的希望和努力,也扼殺了來自恩典的最後一絲盼望。

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沒有任何罪比對生命的摧殘和殺害更為嚴重和可怖,而自殺者恰恰就這樣做了。當一個人自殺的時候,他似乎以自己的行為決定了自己的最終命運,堵住了一切可以回轉的出口。

然而,人的行為是否真的可以成為他們生命的最終判詞或結語呢?果真如是,上帝的憐憫和應許仍然是有條件的,而人自己的抉擇則是無條件的;並且,生命是暫時和虛幻的,而死亡卻是終極和不可逆轉的。

聖經中的上帝是那使光從黑暗裡發出來的上帝,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上帝。藉著上帝在十字架的恩典,我們知道罪和錯不是生命的最終結語,死亡作為罪的後果也不是生命的最終定論。藉著耶穌從死裡復活,上帝徹底粉碎了死亡決定我們最終命運的權柄。只有上帝的恩典才是所有人的最終結語,死亡不可能改寫這結語,不論是他殺或自殺。已逝的人是落在上帝的手中,不在死亡的掌控中。死亡不再決定人類的最終命運,只有上帝自己才是人類終末的決定者,甚至包括一切有如猶大那樣,在臨死前一刻似乎還沒有悔改,還沒接受上帝寬恕的人。

這意味著上帝在耶穌基督裡拒絕讓我們以“絕望者”、“自殺者”來界定一個人的身分,更拒絕讓我們以一個人所做的來決定他的最終命運。人即便放棄一切的希望和努力,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再堅持相信下去,上帝仍然是信實的。“我們縱然失信(ἀπιοτοῦμεν),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 («提摩太後書» 2: 13)。[2] 其實,在上帝面前,又有誰可以指著自己的信誇口呢?信的面具一旦扯下,還不是只有不信,以致於絕望?

“我信;求你幫助我的不信!”(«馬可福音» 9: 24;和合本修訂版)在絕望的無底坑中,我們唯有祈禱寬恕,仰望十字架上的奇異恩典和那極端憐憫人的上帝,因為“上帝原是有憐憫的上帝,祂總不撇下人。”(«申命記» 4: 31)

註釋:
[1] 〈華師大青年學者江緒林自殺身亡,微博留遺書〉,«博訊»,2016年2月20日,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6/02/201602202305.shtml#.Vsnhn8d0XdR
[2] “If we are faithless, he remains faithful, for he cannot disown himself.”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