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哀歌

陳曉東    牧師    

banner03

這個城市需要多唱哀歌,祈禱上主聽見百姓的呼聲,期盼權貴精英們多動點慈心,與人性的良知善性共鳴。民主是能夠克服人性專政的好東西,然而健康的民主發展,並不需要議員先生和女士們的政治表演,而是需要更多好詩人凝聚我們情感的力量。例如,聽過這首世紀爵士,被貝莉.荷麗蒂(Billie Holiday)唱得家喻戶曉的《怪異的果子》(Strange Fruit),我們對美國社會的民權為甚麼從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後能夠有些進步,就會有多一些瞭解。[1]

南方的果樹結著怪異的果子,
血濺滿樹葉,血染樹根。
黑色的身軀,在南風中搖曳。
怪異的果子,掛在白楊樹上。
壯濶的南方,牧野的景色,
突凸的眼球,扭曲的嘴吧,
辛夷花香,清新香甜,
然後突然聞氣味是屍體燒焦。
這是鳥鴉尖啄的果子,
雨水收集,風兒吸吮,
太陽燒灼,樹上跌落,
這一顆怪異又苦澀的果子。[2]

我們從文化史回顧美國所走過的民權之路,看到的是繁星點點的詩人和宗教家,以詩歌和講道辭,與社會運動者和法律改革者一道,更新了一條又一條滯後的法律條文,推動法律成為限制執政者權利傲慢的堤防和保護人身安全和言論自由的良伴。馬丁.路德金的出名的演說辭《我有一個夢想》箇然家喻戶曉。美國左翼詩人亞伯.米若珀爾 (Abel Meeropol)在1930年代寫下了《怪異的果子》,卻是民權運動中的首本藍調哀歌。這首反對濫用私刑的爵士樂,以莫之能禦的情感力量,為美國社會終結濫用私刑,追求民權作出巨大的貢献,使私刑在美國劃下了休止符號。[3]

任何社會都面對一種自身克服不了的魔障,即執政掌權者因為無知,貪婪或者野心帶來濫用權力的硬傷,公權力猶如魔戒,這魔戒當下正讓香港陷入無邊的恐懼和焦慮之中。當公權力被濫用的時候,殺人流血的罪是免不了的。奧古斯丁在他的著作《上帝之城》有一段警世之語告誡世人:「在城市中和平時期,人亦判斷別人,這種判斷往往不可靠;因為法官不能看見人的良心,因此往往要刑求無罪的人,以尋找案件的真相……,法官以為對別人的案件,刑求無辜的證人,並無不合法處;因而被告者,往往忍受不住痛苦,乃承認虚假的罪名。於是無辜受刑,無辜判罪;若不判死刊,往往就死於苦刑,或因苦刑而死。」[4] 雖然奧古斯丁說的是古羅馬帝國司法施行的實況,但是卻點出了一個根源性的問題:即擁有權力者,他們貌似思考成熟,程序週詳,豈不知正是自以為是的決策系統遮閉了事實的真相,再加上系統中的偶發因素對決策者的誤導與欺騙,造成執政者製造問題遠遠多於解決問題的怪現象。

所以一個社會民智越開,越要求對公權力進行有效的制約。而目前最成熟的制度就是以普遍選舉為基礎的民主政治機制。香港的青年一代為甚麼要追求普選而反對篩選?他們不是不愛中華民族,也不是不愛香港,更不是要擾亂社會的經濟發展。他們的直覺告訴自己,一個不七折八扣的普選制度是對精英專政政治最有效的平衡,也唯有這樣才能夠為自己的未來找到公平發展的生活空間。當權貴被迫還政於民,慬慎行使公民所賦予他們的行政和立法權力,立法行政互通款曲、官商自動勾結的社會情況才能夠得到有效的制約,一個公平正義,以民生民權為本的社會才能夠健康發展。

為甚麼追求民主人權的社會要常常唱哀歌?因為哀歌提醒我們人生命的脆弱與珍貴,哀歌讓我們憶起在濫權中流入泥土的鮮血。哀歌唱出人類的情感的忐忑,敦促人盡一已的綿力,夯實社會共善的地基,當我們的心靈聽見哀歌,良心的力量就會重覆地述說:「這惡事不能再讓它發生。」而這股聲音為以人為本的社會帶來希望。

月初執筆的時候,美國新任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正前往巴爾的摩(Baltimore),為最近發生的警民衝突埋單,不平靜的世界告訴我們沒有自省能力的公權力只會為世界不斷地製造問題。

strange fruit

strange fruit

 

註釋:
[1] 有興趣的讀者可點播下列鍊接聆聽貝莉.荷麗蒂的演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4ZyuULy9zs&list=RDh4ZyuULy9zs#t=6
[2] Billie Holiday – Strange Fruit Lyrics
Southern trees bear strange fruit,
Blood on the leaves and blood at the root,
Black bodies swinging in the southern breeze,
Strange fruit hanging from the poplar trees.
Pastoral scene of the gallant south,
The bulging eyes and the twisted mouth,
Scent of magnolias, sweet and fresh,
Then the sudden smell of burning flesh.
Here is fruit for the crows to pluck,
For the rain to gather, for the wind to suck,
For the sun to rot, for the trees to drop,
Here is a strange and bitter crop.
[3] Elizabeth Blair 寫了一篇短文簡介此事,請參閱 http://www.npr.org/2012/09/05/158933012/the-strange-story-of-the-man-behind-strange-fruit
[4] 奧古斯丁:《上帝之城》 卷19第6章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