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這城求平安吧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Sky-100-Victoria-Harbor-Hong-Kong-Skyline-1024x444

關注香港政制發展的人需要看到,香港正處身巨大危機邊緣。如果政改方案有可能通過,在立法會表決前,堅決反對方案的年輕示威者將雲集立法會大樓外, 展開激烈的衝擊行動,發生傷亡的機會很大。如果政改方案無法通過,建制內部將會出現重大人事變化,極左保守勢力將全面取代較開明溫和人士,「港人治港」將迅速變質,引發新一輪的社會撕裂。

年輕一代很有可能再次行動起來

按照目前支持與反對各佔約四成的民意分佈,政改方案是不可能通過的。可是,如果北京在最後一刻作出讓步,例如放寬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基礎,將公司票改為個人票,改進提名程序,要求提委會參考民意調查,甚至引入「白票守尾門」機制,讓選民有機會用白票來制衡提委會的篩選權力,這些修補建議,對雨傘新一代而言,全是門面功夫,不構成真普選,他們會繼續大力反對方案,但如果民意明顯逆轉,支持「袋住先」的民意達到六成半或更多,溫和泛民議員便會面對巨大壓力,被迫考慮轉軚支持方案,以免來年立法會選舉時被溫和泛民選民懲罰。一旦出現這個局面,即政改方案真的有可能通過,激進泛民一方絕不會坐視方案通過,必然會發動年輕人包圍立法會,狙擊可能轉軚的議員,阻撓政改方案表決。

對於年輕的示威者來說,否決政改方案是唯一的選擇,原因有三:一是他們認為方案小修小補後仍含有高度篩選,不能指鹿為馬稱之為真普選;二是他們擔心小圈子欽點的特首披上普選外衣,日後推行惡法更難制衡;三是他們不滿中央不聽民意,以大石砸死蟹的方法硬推人大8‧31決定,看着他們上街堵路兩個多月都不讓步,否決政改是唯一可以向中央說不的做法,關乎他們的尊嚴和志氣。在這3個因素推動下,年輕一代很有可能再次行動起來,加上政改表決是在6月底至7月初這段時候,剛好是學校的暑假,對年輕人尤其方便。這一次站出來的,很有可能大部分是取向較激進的,他們普遍認為和平理性非暴力那一套已經無用,有暴力衝擊的心理準備,不少人對執法者懷有敵視情緒,聽不進旁人勸喻的道理,只要他們聚集的人數夠多,激烈的衝突就必然發生。如果不幸發生人命傷亡,整個城市將被悲情氣氛遮蓋,屆時的局面就會變得動盪難料。

理性尋求化解政改牽動的深層次矛盾

政改方案如果無法通過,暴力衝突的威脅可能暫時消除,但危機將以另一形式出現。現時建制內不少人在啞忍,他們不認同特區政府採用內地政治鬥爭那一套手法,挑動「港獨」矛盾,不斷製造敵人,對泛民主派不分溫和激進一概封殺。他們把希望寄託在政改方案獲得通過,北京需要找形象較佳路線較溫和的人當候選人,迎接一人一票的考驗,這是唯一可以壓制強硬鷹派全面奪權的辦法。一旦普選無望,這些建制內的溫和鴿派將會大失所望,各自尋找出路,而鷹派人士則會積極部署全面取代,當大部分問責局長和重要的公共機構及諮詢組織都換上紅色背景的代理人,「港人治港」就會徹底變質,公務員將無法持守中立專業的角色,無法協調社會矛盾,衝突將集中在議會和街頭爆發,香港這城市將失去平和理性的討論,取而代之的是暴力衝擊和粗言辱罵。

為這城求平安吧!現在開始以理性務實的態度,尋求化解政改牽動的深層次矛盾,令社會重返正軌,也許還來得及。

icon3

Photo credit: Matthew; Rupert Van Wyk
(原載於《明報》,2015-05-18,蒙作者允許轉載。)


已有 1 条评论
  1. 非常好的文章。

    2015年6月5日 20:58来自新浪微博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