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與天國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雨傘運動波瀾壯闊,驀然回首,實在驚覺歷史竟把香港人帶到這個境地。這運動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及回顧,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佔領區的人與事。或許我們首先要問,佔領區究竟有甚麼吸引人的風景?參與者心底裡嚮往和追求的究竟是甚麼?這些嚮往和追求背後代表的又是甚麼?

同舟共濟

到過佔領區的人會發現,在這個以爭取真普選為大前提的社區裡,有著一股攝人的魅力。首先是分享的快樂。從佔路的第一天開始,在場人仕就已經過著一種近乎公社或新約聖經使徒行傳裡記載的生活方式。各種物資從四方八面湧至,眾人分享自己所有,也各取所需。沒有人計較付出,但取用的人也珍惜和節制。晚上在區內活動工作,差不多每個晚上也會有人送來湯水、糖水或滋潤飲品,甚至是熱食晚餐。這些送暖人仕並非大戶,大多是志同道合的幾個人,在工餘後趕來支援。沒有甚麼高言大志,只是默默的施與和分享。無論是受或施,在分享的路上,因著真誠和開放,大家面上流露的就是感動,就是滿足。

各盡所能

群體生活的美善不止於分享,也彰顯在各盡所能之上。無論是方便上落的扶梯,是就地取材的枱椅又或是各式各樣表達心聲和觀點的藝術創作,都看到人的創意潛能,在公義和美善的呼喚下,可以發揮多大的作用。從第一天的原始簡陋,到後來的盡善盡美,誠如掛在場區內的一幅橫額上所寫的:「地上本沒有路,行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人,做的卻可能最叫人感動。場內有幾位可敬的女仕,白天在辦公室做清潔,每天晚上堅持來到場內負起清潔場區的責任,完全自發,不收分文,為的是要支持學生,不肯讓他們晚上睡的地方有任何垃圾!

無分貴賤

也有很多個晚上,無論是一身光鮮的中環白領,或是輕裝上路的社運人仕,甚至是衣衫襤褸的流浪漢和乞丐,大家手上都吃著同一款飯盒,在同一處席地而坐。在平常的日子裡,不同背景和際遇的人不容易這樣接近,但在佔領區裡,大家都自然而然的無分彼此、無分貧賤富貴,只因大家在這地方學會了把人當作人去接納和尊重!

雨傘與天國

其實雨傘運動參與者追求和渴望的,並不止於真普選。可能連參與者自己也是在佔領區的生活裡,才漸漸發現自己追求的,是更深的人生意義。無私分享、各盡所能、無分貴賤的社群生活,的確開了眾人的眼睛,叫人看到深藏在生命深處,對美善和公義國度的渴求。對基督徒來說,這種渴求其實絕不陌生,基督信仰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有關國度降臨的宣告。耶穌基督傳道之始,就已經開始宣講:「天國近了」。藉著醫治和神蹟,祂回應人當下的需要,但祂從沒有叫人把眼光局限於個人的利益和榮辱之上,而是叫人仰望天國的來臨。所以當祂教人禱告時,「願你的國降臨」是置於「我們日用的飲食」之前。

回頭看,佔領區當然不是天國,但或許我們在當中經歷的,正是出於上帝的憐憫,祂讓我們在世俗和功利的社會裡仍能經驗到一點點公義和仁愛。或許上帝想對我們說:「如果你們為一個彈丸之地爭取公義,尚且尋著意義和滿足,那麼你們更要切切祈求天國的來臨,因為我要親自在天國裡成就完全的公義;如果你們在運動中經歷了互愛的快樂,那麼在天國裡你們的快樂會更勝百倍,因為愛的源頭就在天國之中。」是的,天國終有降臨的日子,而在上帝的手中,歷史就好像一台戲,幕幕不同,劇本也總是出人意外。演了這一場,就必須忘記背後,從中汲取經驗和教訓,努力面前,向著公義和真理的標桿直跑!

 

icon

 

 

photo credit: 默泉



已有 1 条评论
  1. […] 雨傘與天國  […]

    2015年10月1日 20: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