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連永恆的愛

張堅庭    導演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電影《霍金﹕愛的方程式》是有關物理學家霍金的故事,這位世界知名的物理學家專門研究宇宙的起源、時間和空間,他窮一生研究希望證實黑洞存在,但也不惜「打倒昨日的我」,發表論文指所謂能吞噬一切的黑洞,根本不存在,震驚物理學界。他淡然接受一生心血或付諸流水的事實,微笑寫道﹕「我(對黑洞)的看法改變了。」這位科學巨人有愛因斯坦後人類最聰明的腦袋,但也有最脆弱的軀體,他患了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即俗稱漸凍人,去年流行的冰桶淋頭活動就是為這類病人籌款。

一個可以游走於宇宙時空的腦袋,但他的身軀寸步難移,而且年年寸退,這本身就十分戲劇性,但最諷刺的是這位無神論者的太太卻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而且是她在得知霍金已經患上不治之症後才主動願意下嫁,與擁有最驕傲的頭顱最自卑的身軀的曠世奇才結婚,難度可想而知了。及後生了三個小朋友,要照顧三個小朋友和一名不能行動的丈夫,又是一名世界知名的無神論者,當然身心疲憊,還要給人閒言閒語,自己的奶奶就懷疑第三名小孩子不是霍金親生。

上帝差派信徒來到照顧世界最著名的無神論者,她沒有證明上帝存在的方程式,唯一的方程式就是愛,霍金可以享受家庭之樂,這位原本被醫生判定只有兩年命的奇才,竟然有人肯委身下嫁,生下三名活潑可愛的嬰兒,而且活到今天過了七十歲,這不是奇蹟是什麼,在基督徒來說沒有誰可以代替上帝譜寫這劇本。

傳神演繹展示人物真實一面

後來兩人分居,霍金太太珍王爾德嫁了教會的音樂人,霍金和看護再婚,有幾年與前妻孩子們完全失去聯絡,家人後來懷疑護士太太曾經虐打霍金,離婚後,這一家又再重聚,珍王爾德寫了一本婚姻傳記,把當中淒酸如實道來,後來再修飾重版改名﹕到永恆之旅(Travelling to Infinity: My Life with Stephen)。

兩人對永恆都有不同理解,但當中串連的材料就是愛而已。

這一齣電影,是科學與神學、愛情與怨歌的混合體,演員尤其演霍金的出神入化,由內而外,女主角的愛恨交織,失落迷茫,絲毫不輸男主角,英國人製作的傳記人物電影,幾乎沒有失敗的先例,由女王到戴卓爾,邱吉爾以至莎士比亞,都可以在不扭曲歷史的真相下展示這些時代人物真實又戲劇性的一面。

中國的史學傳承,仍然可以在皇上的刀閘下拚死湊出歷史真相,夾議夾叙,但在電影方面反而不能交出滿意的成績單。

這個周末放下書本,和小朋友到電影院看《霍金﹕愛的方程式》,再和他們討論,進院前和太太到維基百科看看資料,否則他們先你一步,然後會問你問到口啞啞。

icon

Stephen Hawking與Jane Wilde在1965年結婚

(原載於《明報》,2015-1-27,蒙作者允許轉載)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