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掌權者?

林鍵    牧師    
banner01

獻給羅馬皇帝奧古斯都(Augustus,公元前27-公元14年在位)的神殿,位於彼西底的安提阿(Pisidian Antioch)

使徒彼得這樣勸勉在極權下受逼迫的教會:

你們為主的緣故,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務要尊敬眾人,親愛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彼前2:13-14, 17)

彼得鼓勵信徒要「順服人」和「尊敬人」,聽起來這一切都頗為常規,沒有什麼驚奇。好些基督徒因為這經文就認為「順服」和「追求和睦」是基督徒面對教會內外的恰當態度。然而,當我們留心讀彼前2:17時,卻有不同的發現:

務要 尊敬     眾人
親愛教中的弟兄,
敬畏神,
尊敬     君王

這節叫人驚訝的地方,在於末句「尊敬君王」呼應了首句「尊敬眾人」。彼得用了同一個動詞「尊敬」(honor)來顯明基督徒對「眾人」(everyone)並「君王」(the emperor)應有的態度,這樣就把兩者等同了。所以從字面看,彼得仿彿高舉掌權者,呼籲基督徒要「順服、尊敬」他們;但實際上他把凱撒貶低,把他與凡人列為同等。

在羅馬極權統治的時代,凱撒被捧為「神」。所以彼得說的其實是顛覆的狂話,是明目張膽地「褻瀆」凱撒。彼得不但把凱撒這「神」貶到人間,更把基督教的神凌架在他之上。彼得說:「『人』——包括凱撒,你們總要『尊敬』(honor);唯獨『神』,你們務必要『敬畏』(fear)。」這叫我們想起耶穌的話:「我的朋友,我對你們說,那殺身體以後不能再做什麼的,不要怕(fear)他們。 我要指示你們當的是誰:當那殺了以後又有權柄丟在地獄裡的。我實在告訴你們,正要他。」(路12:4-5)

所以「尊敬」與「敬畏」在層次上有很大差異;我們不要被那相同的「敬」字誤導了——也許英文「honor」和「fear」更能顯出兩者的分別。「尊敬」的對象是人,「敬畏」的對象卻是神。彼得的意思是:「你們當尊敬眾人,即使是那不信、不義的君王,你們也當尊敬。只是你們不可敬畏人,即使是君王,你們也不要敬畏。你們卻總要敬畏神,單單敬畏那獨一的真神。」因為這分別,彼得就勇敢地對執政者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這才是基督徒面對政權的正確態度。

早期基督徒亦跟隨彼得這「敬畏神、尊敬君王」的原則,在面對政權的罪惡時絕不沉默消極。他們堅拒獻祭假神和敬拜凱撒,反對墮胎、殺嬰、鬥獸等等殘忍的行為,並抗議羅馬人猖獗的色情文化。他們`亦接納孤兒、寡婦、窮困弱者和重病傷殘。這一切都是早期基督徒對當代的控告和見證,也是他們在生活中散發著基督的香氣。

薛華 (Francis Schaeffer, 1912-1984)曾譴責西方教會沉溺在個人平安與豐裕(personal peace and prosperity) 中,失去在社會中作見證的力量。在重要的時代關口,西方教會沒有站穩「世上的光、山上的城」(太 5:14) 的位置,基督徒亦只渴望信仰給他們一個寧靜舒適的私人空間。薛華認為這並非教會和平友愛的表現,而是基督徒屬靈萎縮退化的印記。

今天香港正處於重要的時代關口,教會亦面對屬靈的挑戰。誠然,要為教會在政治處境中判定一個明確的立足點實非易事——也許教會在政治過程中本不該擔當正式的角色。然而,教會絕不能迴避上帝的呼召和時代的呼喚。她必須在黑暗中發光,明證社會和政權的謬誤、謊言、暴力與不義。我們甚至可以預見,香港教會所背負的使命只會越趨沉重、越發迫切。求主照明我們心中的眼睛,叫我們看清自己有否「敬畏神、尊敬王」?還是因為貪圖個人平安豐裕,就躲在教會中虛假地「尊敬」天上的神,在社會上的行動卻處處「敬畏」地上的政權?

羅馬帝王克勞狄烏斯(Claudius,公元41-54年在位)被刻畫為神祗,接受從地上(左下側人物代表土產豐饒)和海上(右下側人物代表舵槳)的效忠,收藏於土耳其阿弗洛狄希亞(Aphrodisias)博物館

羅馬皇帝克勞狄烏斯(Claudius,公元41-54年在位)的神祗雕像,接受從地上(左下側象征豐饒的滿裝劃過的羊角)和海上(右下側舵槳)的膜拜,收藏於土耳其阿弗洛狄希亞(Aphrodisias)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