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最受忽視的人和信息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在大家所熟悉的聖誕故事中,耶穌的父親約瑟或許是最受忽視的人。[1]

聖誕的主角當然是嬰孩耶穌,然而除了聖嬰以外,聖誕故事裡還有很多其他人物,例如,耶穌的母親馬利亞、耶穌的父親約瑟、在野地裡看守羊群的牧羊人、給牧羊人報佳音的天使、在聖殿裡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來到的西面和女先知亞拿,從東方來尋訪聖嬰的博學智者、心裡不安想要殺害聖嬰的希律王、心裡同樣不安的耶路撒冷百姓、奉希律王命殺害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兩歲以下男孩的兵丁等。當然,聖誕故事還有那顆伯利恆的星和野地的羊群等。

當天使加百列奉上帝的差遣往加利利的拿撒勒城向童女馬利亞預言她將要懷孕生子時,馬利亞即刻而正常的反應是:「我沒有出嫁,怎麼會有這事呢?」雖然童貞女生子不可思議,但馬利亞最終順服地說,「我是主的使女,願意照你的話實現在我身上。」因著順服,馬利亞得以成全上帝大能的旨意,也因此成了順服的最重要表徵。

約瑟同樣也無法接受還沒有出嫁的馬利亞已經懷了孕,於是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在夢中同樣有主的使者向約瑟顯現,要他把從聖靈懷了孕的未婚妻馬利亞迎娶過來。試問,究竟哪一樣比較容易呢——是接受自己童貞女生子,抑或接受自己的未婚妻童貞女生子?

聖誕的故事絕對不可能沒有約瑟。可惜的是,基督教藝術傳統顯然偏重聖嬰的母親,以致於馬利亞幾乎有如一個單親的媽媽。但事實上,耶穌的父親約瑟的角色一點不可少、一點也不輕,他給予馬利亞和嬰孩耶穌亟需的保護和安全。約瑟從夢中醒來,立即遵照主的使者的吩咐把馬利亞娶了過來。

然而,約瑟在聖經裡卻是沉默無言的,連一句話都沒有,雖然如此,我們必須相信他同樣會對主的使者這樣說,「我是主的僕人,願意照你的話實現在我身上。」事實上,約瑟的順服並不小於馬利亞的順服。作為馬利亞背後的男人,約瑟的「退」與「隱」與馬利亞的謙卑與順服同樣重要,是同一銅幣的兩面,都是我們生命的楷模。

約瑟另一個最受人忽視的特點或許是他的年齡。雖沒有任何的歷史依據,基督教藝術傳統往往有意藉著約瑟的不在場,或甚至以一個額頭微禿、頭髮蒼白、年紀很大、甚至近乎老邁的約瑟來突出馬利亞的永恆童貞。英國藝評家 Waldemar Januszczak 就曾抱怨地指出,在17世紀意大利畫家Guido Reni的聖誕畫裡,馬利亞看似15歲,而約瑟則大約70歲。[2]

福音書的作者強調施洗約翰的父親和母親兩人「年紀老邁了」,聖殿裡的西面和亞拿同樣也年近古稀。(«路加福音» 1: 7,18,2: 26, 29, 36)如果耶穌的父親年紀真的很大、近乎老邁,福音書的作者怎會完全沒有提及呢?反倒還特意指出約瑟「把妻子娶過來;但是沒有和她同房,直到她生了兒子」。(«馬太福音» 1: 24b-25a)

既然沒有歷史的依據支持約瑟與馬利亞年齡不相稱的大差距,我們就應該依照當時的一般習俗,假定約瑟和馬利亞只是年青人,是一對年紀很輕的夫婦。

在這個聖誕節裡,我們不妨靜思聖誕故事中一個很可能是我們最忽略的革命性信息:上帝在祂的恩典裡,竟然信任一對年紀很輕的夫婦,讓他們參與祂的救贖大功,甚至把照顧人類救世主的大任完全交付他們。

千萬不要經常抱怨年青人不成熟或無能力。不要老以為青少年沒有能力做正確的決定,除非他們的行為表現出來他們確實沒有這個能力。別再把他們當成小學生來對待,這樣他們才有可能停止做小孩。

17歲的馬拉拉最近(12月10日)在瑞典接受了諾貝爾和平獎,成為最年輕的諾貝爾獎得主。她年青的生命絕不是放任、過多、無定向的自由,而是順服地迎向、謙卑地接受生命對她的嚴格挑戰和要求。就讓21世紀為我們揭開一個新的年青人的時代吧!

 

icon

The Holy Family — Joseph, Mary and Jesus — are depicted in a painting titled “The Presentation in the Temple” by Canadian artist Michael D. O’Brien.

 

註釋:
[1] 這篇文章的題目本來是〈耶穌的父親約瑟〉,因為去年聖誕節我寫了一篇:〈嬰孩耶穌和他母親馬利亞〉(2013年12月22日)。文章完成後,把它改成〈聖誕最受忽略的人和信息〉,也許這更能激發讀者的反思。
[2] Waldemar Januszczak, “Art: No Ordinary Joe” (Dec 21, 2003). http://www.waldemar.tv/2003/12/art-no-ordinary-joe/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