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劏死牛的現實下

李奕惇    青年工作者    
banner03

上星期日(11月23日),我說要去自首,為參與公民抗命的佔領行動承擔責任,妻子卻皺緊眉頭,擔心三歲的孩子沒了爸爸,更擔心我和其他自首者可能被劣質化的政權以不公正的「法治」任意宰割,還可能有更多政治後果。

我們夫妻總是有商有量,不會只堅持己見,自我中心,忘了珍惜對方。而珍惜對方,就是視對方是有血有肉、有獨特性格、有自由意志的活生生的人,絕不會「當對方是死的」——有如劏死牛一般,將對方任意宰割。

然而這種珍惜對方的關係,正是當下中央政府與香港人民之間關係的相反面。我們這一代雖然在六四屠殺的陰影下長大,但還不至於與中共政權正面接觸;但下一代卻要在八三一人大決議下被肆意宰割,香港年輕人要正面直視中央政府的霸權獨行,並且未來數十年都無法迴避這個極權實體。

於是他們問:在劏死牛的現實下,我們要如何活下去?換言之,被壓迫者如何面對壓迫者?

面對遭受壓迫情況,耶穌竟然提出一種珍惜壓迫者的主張:「你們的仇敵,要愛他!恨你們的,要待他好!咒詛你們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們的,要為他禱告!有人打你這邊的臉,連那邊的臉也由他打。有人奪你的外衣,連裡衣也由他拿去。凡求你的,就給他。有人奪你的東西去,不用再要回來。」(«路加福音» 6: 27b-30)

必須注意的是,耶穌並非對於當權者的不公義、暴行和壓迫無動於衷。耶穌與當權者對質、指出當權者壓迫他人的惡行,只是他沒有以強權威脅他們,容讓當權者自由選擇如何回應。耶穌如此解釋為何要珍惜壓迫者:「你們要慈悲,像你們的父慈悲一樣。」(«路加福音» 6: 36)

我必須承認,我對中央政府的霸權壓迫非常憤怒,要珍惜壓迫者是 mission impossible。但是作為基督徒,正正不是因為靠著自身能力能夠做到甚麼,而只是一個轉念,願意聆聽及回應上帝的公義,同時也願意聆聽及回應上帝的慈悲,「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路加福音» 6: 35b)

11月25日旺角清場過後,我預測暴力只會不斷升級。我們活下去,一是以暴易暴,一是以愛易暴。我們可能遭遇街頭亂棍扑死,死前會否仍然堅持愛與和平,並且死而無憾?我們更可能必須一生面對霸權壓迫,不斷掙扎於選擇暴力反擊抑或選擇仁愛善待。我們將一次又一次問自己:我們為何而活?難道主宰我們人生的只是暴力嗎?

若我們擁抱上帝的慈悲,若我們珍惜壓迫者,我們有可能在上帝的恩典中扭轉壓迫的事實,突破被壓迫者與壓迫者的既定關係:我們再次視對方是有血有肉、有獨特性格、有自由意志的活生生的人,絕不會強行將對方「定了死罪」,也不會標籤對方「死牛一邊頸」,不會堅持對方一定死不悔改,反而容讓對方有轉念的可能,正如我們自己也被上帝如此容讓。

在慈悲上帝的現實下,我們不必被劏死牛佔領。

 

6d252de2-6774-4527-83a9-af05c64995e4_0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