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

湯也    大學生    

banner05

我的爸爸是一個大學教授,從小開始,我就以這個爸爸為榮。

我以他為榮,因為他學識廣博,腦袋就像個知識庫。

在我還小的時候,爸爸總要求我每天也交上一篇英文剪報給他,每週末又要我花數小時跟他一句一句的唸著英文小說,煩不勝收,但卻明白他背後苦心。到我升上中學,對歷史科開始產生興趣,選擇修讀文科。自以為讀過教科書就能拋書包,卻發現爸爸比起我這個應屆考生要知道的還要多,戰國三國的人物關係、安史之亂的細節、清代的興衰的原因,他比我還要熟悉。上了大學,我選讀了政治,不出所外,由John Rawls到Hannah Arendt也難不到他,這不禁讓我驚歎, 究竟有什麼東西他是不知道的?有這樣一個見識廣闊的爸爸,讓我感到很自豪。

我以他為榮,因為他是個比任何人也勤力,敬業樂業的人。

爸爸雖則聰明,但他的努力,卻是更讓人欽佩的。爸爸的工作間裡什麼都不多,最多的就是書。每當我經過爸爸的書架,我都在想,這麼無聊又厚重的書,究竟有誰會看。然而,爸爸卻每天捧著這些「天書」看的津津有味,這是因為他要求自己繼續自我提升,好讓能將他讀過的,體會到的,傳授給他的學生。憑著他的努力,他在自己的研究上闖出一番成績,也成為他眾多學生口中的好老師。想當年還是個小孩的我,看到爸爸從董伯伯的手上接過勳章,讓我自豪得不得了。

我以他為榮,因為他是世上最好的丈夫,最好的爸爸。

除了可口可樂和武俠小說外,媽媽及我們三姐弟,就是爸爸的畢生最愛。一有空餘時間,爸爸便會帶我們一家出去走走,有時他會陪著我們瘋,像個大孩子般;有時他則會與媽媽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和弟弟們亂跑亂跳。爸爸以前總說笑道,大學教授是他的副職,司機才是他的正職,因為他每天都風雨不改的載我和弟弟上學放學,把我們寵得天上有地下無。爸爸就像我們這一家的支柱和堡壘,有什麼事情他都會支持及保護著我們。有這麼一個愛家的爸爸,讓我感到無比自豪。

然而,我最以他為榮的,是他那無私和無畏的精神。

兩年前,爸爸在他平常的報紙專欄上提出了以公民抗命去爭取香港民主的想法,一石激起千尺浪,一夜之間驚動全港上下市民。突然之間,爸爸由一個在學府裡默默做著研究的大學教授,搖身一變成為走在香港政局最前線的民主戰士。為了構思下一步棋該怎麼走,如何平衡各方的意見,爸爸費盡了他所有的心緒和時間;然而,除了思量運動的一切大小事務外,他仍謹守他的大學教授的本職。爸爸曾說過,在這樣的時候,他更不可輕惰他身為教師的職務和義務。所以在這兩年間,爸爸幾乎失去了他所有的時間和空間,接受訪問、開會、出席活動、與各方進行游說、備課、改卷、寫論文已經佔據了爸爸每天的每分每秒,能在家中見到爸爸的日子也越來越少。

爸爸是個感性又細膩的人,他也說過自己很膽小,所以我知道他面對著這麼龐大的壓力一定吃不消。他一直都說,最不希望運動發生的人就是他自己;可是,他從沒有退縮過,每一天,他都鼓起勇氣去應付一切的質問與批評。以往溫文爾雅的爸爸,突然變得霸氣十足,當我看到電視裡的爸爸拍著枱去回應那些建制派議員有欠智商的言論時,真的嚇了一跳。然而,他也有脆弱的一面。不知多少次,爸爸在星期日上教會時,突然崩潰痛哭,我在旁邊不知所措,但在發洩過後,他又會再次咬緊牙關,掛起笑容,勇敢的去面對出面的大風大浪。

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運動終在今年的九月尾爆發。當時我身在澳洲(到澳洲作交換生半年),但卻忍不住立刻買了即日的機票回港,這不止是為了去見證大時代的發生,更是想回到爸爸身旁,以女兒的身份為他打氣。我在香港逗留了十天,但見到爸爸的時間加起來卻連數小時也不夠。在佔領期間,爸爸不是在開會,就是在應付傳媒或接受訪問,從沒有休息過。他那突然白了的頭髮,沙啞的嗓子,捶著腰蹣跚的步伐,都讓我心痛到不行,但我可以為他做的,只是遠遠的望著他,心裡默默的為他祈禱。佔領一天一天的過去,爭議一天一天的擴大,社會對爸爸的批評也越來越刻薄。 我不忿,我不甘心,我不明白,為何大家都不願承認爸爸一直的付出與心血;慢慢我開始害怕上facebook,看新聞,甚至見到任何人。我不想再看到任何指罵我爸爸的留言,我很想為他出聲,為他擋去所有的指責,但我害怕。我問爸爸,難道你不在意嗎?他卻心平氣和地回答說,這是他們的意見,我應該接納,這樣才是一個民主的運動。 他從沒有反駁或回罵過他的反對者,相反地,他竟願意坐下去聽他們的意見,並把這些意見轉化成改良運動的策略。這份廣闊的心胸和破釜沈舟的勇氣,是我怎樣也學不來的。你說,有這麼一個為了社會未來如此默默付出,無私無畏的爸爸,能讓人不自豪嗎?

爸爸,我真的很自豪能成為你的寶貝女兒,你是我一輩子最崇拜的偶像,最尊敬的英雄。

爸爸,我很想念你,你說什麼時候我們一家能夠再次回到以前每晚7時準時一起吃晚飯的時候?

爸爸,我很愛很愛你。

IMG_0002

 

( 原載《香港獨立媒體》,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8410,2014-11-11 )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