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 unfriend 任何人

莫宜端    「三十會」核心會員    

banner01

這幾天,原本有好一段日子沒有連繫的親友,透過社交網絡、手機群組和種種荒廢多時的渠道,互傳消息,激烈辯論,也有道不同但仍為在街頭風餐露宿的人之安危睡不着。做了母親,早已脫離「夜鬼」生活,但這幾晚,透過三更半夜收到的訊息,我知道,很多人與我一樣睡不好,或有床可睡而賴着不睡的。

尤其第一枚催淚彈爆發後,自八月三十一日人大常委頒佈決定落閘以來壓在心中的鬱結,瞬間在我眼眶缺堤,因為我懼恐中央不單止霸王硬上弓,把幾代港人希望實踐民主的理想徹底擊碎,還很可能借特區政府的手開始使用各種專權手段叫人襟聲。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人在意的,即廣東話所謂的「上心」的東西分崩離析,人就會心碎。沒有一國豈有兩制,我明;但連高度自治也超音速地被省略掉,我真的冥頑不靈。公民提名不符基本法,我理解,到如今,我還是覺得「佔領中環」早前處理民主商討的程序欠佳,以至可供市民選擇的方案收縮為只有公民提名為元素的選項,其他符合國際標準、嘗試在基本法框架內擴大民主參與成份的方案全被丟棄,已經是刮了温和派一巴,令其開放性、民主色彩大打折扣。中央先制出白皮書然後粗暴要香港接旨的做法,只是進一步將温和民主派打至重傷而矣。

說實在,928之前,公民提名、佔領中環,並非大多數人(即使是民主的堅實支持者)最在意的事,但那87枚催淚彈,卻激怒了無數原支持真普選但反對佔中方向和策略的市民,他們自發地一批又一批、夜以繼日起走到金鐘、銅鑼灣、旺角、尖沙咀等,是基於滿腔的怒火,這怒火既針對竟然容許用重典、而非爭民意來治亂世的政府高層、也衝着心疼手無寸鐵示威人士的義憤。

太陽照常升起,但日頭確實照着心懷不同原因而走出街頭的香港人。很多滿腔熱血來聲援的市民,有沒有消化一下佔中一再提醒大家細細思量、衡量代價的意向書?曠日持久,向來都是運動消亡的徵兆;當戰線拉長,民生受影響是必然的(當然有搞事者造謠生事或偏頗傳媒故意發放未經求證的消息,所以民生哪一環節、如何受影響,是要謹慎處理的),有多少市民真的願意付上包括投身公民抗命的代價?有市民怒斥盡一切方法叫大家冷靜和不要盲動的學生,說這已經不是學生運動,而是全民運動:請大家停一停,想一想,這個運動的目的在哪?是要迫使某人下台?抑或是謀求政制討論之閘重開的手段?兩個目標未必相左,但卻不盡相同。

走到這一步,當局或「佔中」皆只有「或攻擊,或逃遁」(fight or flight)兩個回應可選擇?我不知道。不過,在連日集會場內場外反映出來的情緒和現象,或許阻擋不了建制中的鬥爭派來個大反撲,但有幾點要記錄在案:

  1. 年輕學生在各個佔領地區甘願當和平使者,即使聲細力弱、含着眼淚,也竭力與反對運動或對佔領鬧市樞杻反感的市民解釋、嘗試聆聽。他們的表現告訴我們在社會撕裂中,親身落到人群中撫平分歧,至少呼籲大家文明地承認大家的歧異,是有可能的。這亦是我們念茲在茲要建立的民主政體所必須有的質素。新的一代原來比一群老鬼想像中的更懂得處理歧異帶來的張力。觀乎這幾天不少朋友面紅耳熱地告知因為政見迴異,沒有辦法之下退出一些群組、在社交網站unfriend了一些新知舊雨,這些手無寸鐵、甚或連咪高峰也欠逢的年青人,為了實現普選的理想而帶淚勸其他請願人士放下水樽、搬走磚頭,無疑是對建制內外的成人的重要提醒。近年在建制內外總有一些以聚焦仇恨、利用差異分化社群的人,藉着今次的運動,願我們也學習擁抱差異,勇敢地聆聽、展開對話。
  2. 我只會叫這場是「遮打反抗運動」,而不會稱之為「遮打革命」。我們沒有革命的理由;亦沒有革命、奪權的意圖。我們反抗的,是在爭取政制話語權的過程中的出爾反爾,習非成是的制度和指鹿為馬的宣傳機器。大家都是在爭取一個對更大部分的巿民一個更好、更公義的政治制度,而出力的是一群群學生和群眾,大家想守護的也包括制度程序仍能透明公正和法治傳統。有話語權的中央和本地賢達,若你真的愛香港、真的希望香港社會復和,切莫再上綱上線,指港人要奪取管治權!

佔中不論結局如何,香港民眾憎惡極權的聲音已經夠清晰了,下一步大家要在不同層面讓反暴力、追求公義制度的努力遍地開花,不只是在公民社會、在教育體制內、或像我家中長輩在吹水茶客中,還在建制或諮詢架構中的人也應如是。大文豪福斯特(E.M. Foster)在其著作 “Two Cheers for Democracy”中說:「所以,給民主兩個歡呼吧:一個是為它尊重多元,另一個是為它容忍批評。兩個歡呼就夠了;沒有第三個歡呼的理由了。」

尊重多元、容忍批評,不單是鼓勵為落實普選瞓街的民眾,也是送給政府和中央的各位政治領袖。

為了提醒自己容忍批評,這幾天,我忍了手,沒有unfriend任何人。

icon

 

photo credit: 何海藍 Leecat Ho
Nelly Ny@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