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哀慟的人同行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yuaitongderentongxing-banner

和無數的香港人一樣,我們焦急地望著電視機,完全不知道下一秒鐘那熒幕會傳來什麼。忽然,一切都僵住了。我們無法相信所看見的影像和所聽見的數字。但心底處深深知道,悲劇已經發生了,殘酷的事實是無法挽回的。

生命原來如斯脆弱!愉快的旅遊,美麗的回憶,溫馨的家庭,剛建立的友誼,回到香港第一件要做的事,這一切一剎那間都被粉碎。那承托著這一切的,瞬息間似乎化為烏有。我們當然知道諸行無常,知道幸福不是必然的,但生活可不是魔術呀,總不能說變就變,在指縫間忽然消逝。有血有肉的人,怎麼驟然說走就走,不再眷戀,不再多看摯愛一眼了。

暑假到鄰近國家旅遊,一家幾口在生活的忙碌節奏中偷閒幾天享受天倫之樂,這是香港市民的集體記憶。但這一天,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故事竟然以血染的暴力結束。香港市民忽然意識到,發生在這幾個家庭的荒謬和殘酷,原來真的隨時可以發生在自己或自己的親友身上。

yuaitongderentongxing在苦難中最需要幫助的肯定是受害者。人皆有惻隱之心,面對哀慟的人,我們往往會嘗試說幾句安慰的話,希望可以減輕他的苦楚。但我們的幾句話是否真的就可以給予人安慰和力量?或者更多的作用不過只是掩飾我們這旁觀者對苦難的不安和尷尬呢?

悲痛的心靈固然需要安慰的話。但安慰的話有時可以很表面,把苦痛淡化,有時可以很空洞,講了等於沒講,更沒有什麼實際的幫助。許多劫後重生的真實故事讓我們看到,受害者最需要的還是真正願意在苦難中與他們同苦同行的人。

的確,人的最大傷痛不在於財物的損失或身體的創傷,而在於至親摯愛的忽然離逝。死亡,使到生命出現了一個巨大缺口。死亡所遺留的空虛並不是三兩句安慰的話就可以填補的。生命的缺口只有生命才能填補。

就以在菲律賓旅遊事件中喪失至親的幾個家庭來說,這個星期固然是他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他們在這星期也收到了無數安慰和鼓勵的話。但這並不意味著最黑暗的日子就快過去,就快被拋在他們背後。相反的,我們絕對相信這個星期不過是他們生命漫長嚴冬的開始,前面仍然有無數的黑夜要熬,以致於他們當中或許會有人因為熬不過而放棄。

這是十字架的真諦:即便是死亡,上帝仍然沒有放棄人,仍然選擇與人同在共苦。

這幾個苦難家庭是否可以劫後重生,很大的程度取決於有沒有人願意繼續支持他們,與他們在黑暗中繼續同行!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