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無二

何靜瑩    L plus H Fashion 執行董事    

banner01

有天,我正準備向 L plus H 創辦人莊學熹彙報一件令人振奮的事情,他卻反高潮地說:「你面色很差,昨晚又睡不夠?」

「唉,很忙嘛。我三歲開始已經被全世界評論面色蒼白,沒關係的。

他有感而發:「我一直夢想以實業幫助中青年自力更生、用藝術幫助青少年、製作一齣有意義的紀錄片。這五年間,你都幫我一一實現,當中苦澀我是明白的,有時也挺心疼。

「你像木蘭,在代父從軍!」

他突如其來的慨嘆,令這些年被派往塞外(屯門)打仗的各樣片段,一一在腦海掠過。老闆的認同和讚賞,教我一時間說不出話來,眼睛都潤濕了。

記得當年他經常跟別人說:「Ada 是頭野馬,只須劃定一個圍欄,她自會有方法為牧場開拓天地。」

在我心深處,每過一段時期都會猶豫:野馬又固執又主觀,不時引起爭議。老闆們聽那麼多閒言閒語,還會支持我這走在前線的箭靶嗎?能明白有些紛爭和不安等陣痛,是開荒期的必然副作用嗎?

「我說得出『代父從軍』,就把你當女兒看待。」莊學熹續說:「所以,無論多難聽、不中聽的話,我都會跟你說。」

「我知道你要我學習《道德經》裏的『曲則全』。」

「我希望你多做點 soul searching。每個人都有三種層次的處境:第一層是最表面的情緒和認知,第二層是理性分析、對深層次問題的洞察,第三層則是往內探索,找尋真正的、最美麗動人的自己。」

「我也渴望多留在第三層次,但現實總把我拉回第一層,很不爽!」

「我就是看到你輕易被別人的情緒或行為拉倒,經常睡不着、吃不下,甚至出現心律不正!我明白要不是你 care 一些人,你根本不用這麼上心。但你總要學懂進入第三層次的 soul searching,才能找回自己美麗的一面。」

看來這番話要努力再沉澱一下。

最近恍惚感到莊學熹承受很大壓力,適逢我要到他公司附近開會,便約他吃頓午飯。路上經過金培達工作室的大廈門口,心血來潮想到大家最近忙於籌備下月上演的音樂劇,工作關係或許有點繃緊,不如順道邀請這個大忙人來個即興午飯,沒想他能即約即到。

「我請來金才子,大家互勉一番。」

「我當然明白,彼此也在捱!」莊學熹最愛用這句舊歌詞代表他的心境。

我告訴金培達:「這幾年,每當我向他『呻』一下,講不到兩句他就阻止我繼續抱怨,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

莊學熹搭腔:「我肯定金培達也受盡四方八面的壓力,時刻都是被萬箭穿心!」

金培達不住點頭稱是:「許多人只看見我表面風光……」

那一刻,我們仨竟不約而同地長嘆一聲:「唉!」

我重提莊學熹說要尋找最美麗的第三層次。金培達直說:「這不就是我經常掛在嘴邊的那種被藝術『淹沒』的感動!藝術就是窮一輩子的精力,去追求曾在第三層次被『淹沒』過的感動!」

莊學熹說:「說得太好了!原來你的公司就在對面,我們兩個『麻甩佬』要多點相約午飯。」

金培達轉過頭來跟我說:「我跟他真的很『對嘴形』。」

這個畫面真逗:兩個胖子惺惺相惜,這邊一句『麻甩佬』,那邊一句『對嘴形』。

我清一清喉嚨,返回正題:「請問兩位高人,你們在第三層次看到自己那美麗一面是怎樣的?」

莊學熹先說:「我看到最美麗的我,就是六年前下定決心創辦 L plus H 的那一刻……」

輪到金培達,他說:「『淹沒』的那一刻,就是生命流露出獨一無二的我,我的潛能被釋放出來!」

icon我馬上問莊學熹有沒有聽過金培達剛為《逆風》寫好的一首重頭歌曲〈獨一無二〉,怎料他馬上哼出副歌,還「得戚」地說:「我已聽了幾遍。這旋律無論大人小孩都能唱。」

「話說回來,」金培達續說:「一個人活在世上,不能老是停留在第三層次,因為與人溝通或合作時,須要在三個層次之間穿梭來回……」

此話正中要害!很多時候我都困在自己的煩惱中,或受別人影響而滯留於第一或二的層次。

真正能穿梭於三個層次的人,為了處理別人感受而潛入對方的第一層次,嘗試易地而處,希望能以同理心作出安慰和包容。或要開導對方而一起進入第二層次,理性剖析問題,尋找解決辦法。當然,最理想的是一起進入第三層次,一起被共同的使命「淹沒」,看見美麗的自己和美麗的團隊。

但當道行尚淺的我進入別人的處境時,反被對方的情緒和負能量「淹沒」和牽引。獨一無二的我,就會消失殆盡,陷入怨恨、鬱躁和悵惘,迷失於生活裏的雜音中。我一直惱怒的並非別人,乃是自己的軟弱,導致不能帶出彼此的美善,反而激發出各自的黑暗面,造成一個惡性循環。

我希望經常見到自己的美麗── 心中那團火能燃亮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卻又不會失控燒毁大家!就像摩西在山上看見的那火,深深地吸引他,趨使他走近又不致把他嚇到。這火反而予他一份安全感去表達內心的怯懦,同時改變他,讓他確立使命,把獨一無二的潛能釋放。

我願作這麼的一團火,也盼望自己是摩西:懂得走到上帝跟前,願意謙卑下來,直面自己的軟弱和醜陋,才能瞥見最美麗的我。

 

(原載《信報》,〈故事人生〉副刊,2014-8-21,獲作者同意轉載)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