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船長!我的船長!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banner01

 

羅賓威廉斯走了。我們失去了一位天才藝人、笑匠和仁者。奧巴馬總統說:「羅賓威廉斯是飛行員、醫生、精靈、保姆、總統、教授、小飛俠,扮演過種種不同的角色,但始終是獨一無二的。他最初以外星人身分與觀眾相識,終其一生感動無數心靈。他讓人笑,讓人哭,慷慨灑脫地把自己無比的喜劇才能奉獻給有需要的人,從駐守海外的士兵及至失落街頭的人……」

我喜愛羅賓威廉斯,不是因為他的諧星身分,而是因為他教會我真正重要的事。他在《暴雨驕陽》飾演的基廷老師說:「我們讀詩、寫詩,不是因為這麼做好玩,而是因為我們是人類一分子,而人類是充滿激情的。沒錯,醫學、法律、商業、工程,這些都是崇高的行業,足以支撐我們生活的必需。但是詩歌、藝術、浪漫、愛情,才帶給我們活著的意義。」

我很愛這齣電影,看了不下十次,記得每個場景,幾乎背得出當中每句詩歌。這套電影,確實改變我的一生,教曉我何謂真正的教育。教育不僅是傳授知識,不僅是灌輸學生最新資訊,不僅為幫助學生通過考試獲取高分,更不應是引導學生追求高薪厚職。教育是教學生熱愛生命,熱愛人類,是與學生分享價值觀,體驗生命,是帶領學生開啟天賦、從心出發,是幫助學生長大,變爲成熟、負責的成人。這齣電影,教會我怎樣做個好老師。

基廷老師給學生上的第一課是帶他們到學校的名人廊,指著學長的老照片說:「他們和各位並沒甚麼不同。同樣的髮型,同樣的充滿荷爾蒙。他們也感到自己天下無敵,世界盡在掌中。他們相信自己是要做大事的,眼裡充滿希望,與你們無異。但是,當這些學長真正想要發揮所長時,是不是已經時不我予?各位,他們如今都已長埋黃土。不過如果你用心去聽,還是會聽到他們想說的秘密……把握,把握今朝,抓緊這一天,孩子們,讓生命不同凡響!」

2003那年,我在醫院教書二十年了,一直教學生怎樣當個能幹的醫生,以技巧和知識裝備自己。但我很少教他們怎樣當個好醫生: 一個尊重生命、痛病人所痛、明知病患難以治癒仍盡心照料的醫生。看過這齣電影,我決定投放更多時間教學。我領悟到教書不是靠上課,而是靠以身作則,親身示範怎樣和病人交談,怎樣以眼神交流表達醫生的關心。我認識到醫學既是科學,也是藝術。要成為一名出色的醫生,必須在信奉科學之餘,同時以人為本。

「不管別人怎麼說,文學和語言的確能改變世界。」於是我開始閱讀,開始靜思,開始寫作。

「我站上桌子是提醒自己,必須經常用不同角度看事物。」說得太好了!但你站到桌子上,其他人會覺得你奇怪。而且當你站上桌子,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他人會有異議,你會感到孤獨。當你重新踏足地面,可能已經和世界格格不入了。我在沙士一役頗有體會。我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改變了,開始做曾經認為不值得的事,花時間聆聽病人心聲(而非疾病的徵狀),與信任我的學生同行,為了理想而放棄部分事業。我抵擋住私人執業的誘惑,拒絕了外國的高薪厚職。回望今天, 我對自己的選擇毫不後悔。

羅賓威廉斯走了。但他在我生命裏留下永不磨滅的影響。「噢,船長!我的船長!」謝謝你。

 

(本文原載於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網誌15-8-2014,蒙作者允許轉載。)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