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記與遺忘(二):二戰 • 德國

宋軍    牧師    

ÓÐÒ»ÖÖ¶Ô±ÈÈÃÈ˸п®Íòǧ

與日本不同,德國深受基督教影響。基督教同樣承認人性本善,因為上帝造人是按照祂的形像和樣式,就是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然而卻由於人類始祖犯罪——違反神的命令,人性從此受到損害,表現為不能與神建立正常的關係,且不能憑藉自己的力量修復與神的關係,從而恢復原本人性的善。嬰孩雖沒有犯罪,但已帶有罪性,隨著漸漸成長這犯罪的可能性就會成為現實。可見,基督教認為人犯罪是必然的,沒有不犯罪的人。人得以被神赦免、與神和好,所要做的就是承認自己的本相——罪人,相信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是代替自己償付了罪債,因此人完全靠的是他力即外來的恩典才能得到拯救。雖然基督教強調不是靠行善得救,但得救的人必熱心行善趨向成聖,即所謂成於中而形於外。

此外,基督教在行事為人和處理人際關係上有一個根本原則,就是上帝如何待你,你就當如何待人。在你還作上帝仇敵的時候上帝就愛了你,所以你也要愛你的仇敵;神的憐憫和赦免是白白的恩典,那麼你也要以恩待人、憐憫人,特別是寬待那些欠你的人,饒恕那些得罪你的人,如同上帝饒恕你一樣。

1970年德國總理勃蘭特在華沙猶太隔離區起義紀念碑前向二戰死難猶太人謝罪

1970年德國總理勃蘭特在華沙猶太隔離區起義紀念碑前向二戰死難猶太人謝罪

以基督教信仰為基礎形成的文化,可以說是一種悔罪型文化。基於上述信仰,人認罪悔改並非丟臉而是理所應當的事,真心認罪的人,會盡力彌補自己的過失;而饒恕對方也被視為美德,甚至不以對方首先認錯為條件。由此我們就不難理解德國政府在二戰結束至今都在道歉,且對受害人進行國家賠償,同時德國仍不失為有尊嚴受尊重的國家。

未完待續…

上篇:銘記與遺忘(一):二戰 • 日本
下篇:銘記與遺忘(三):二戰 • 中國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