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瑛:
對上帝的愛並不在遙遠的彼岸,而就發生在對此世所經歷的一切的接納當中。正是因為有對上帝的全然的愛和信任,此世生活中不可承受的輕與重、樂與苦被當作演繹整全生命的不同旋律欣然接受。

icon2

 

 

相關文章:黃瑛:〈朋霍費爾的生命複調〉(2015-2-4)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