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十二月文章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七、出巴比倫)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昔日,在晦暗無望的年代裏,在自憐無助的社群中,先知藉宣講上帝話語,燃亮了眾人內心的一點燭光,締造了出巴比倫的奇蹟。今天,這樣的奇蹟還可以出現嗎?

聖誕究竟有甚麼可怕?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人若以天國降臨在地為念,自然會拒絕把世上政權絕對化,繼而培養出一種批判的態度,一種獨立於政權的思考能力。可以想像,若有幾千萬人以這種方式思考,對一個專制極權來說,那會是多麼大的隱憂。對以謊言治國者而言,若讓堅持真理,不肯向謊言和不義低頭的精神深入人心,這會是何等大的威脅!

歲末「遺書」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遺書」是對自己走過之路的洞察,接納這是屬於自己的人生,也欣賞自己所見到的景觀,準備自己最後的一頁該如何完成。落筆有時,停筆有時,自己的故事要認真寫到最後一頁。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六、聖誕真義)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靜夜中有大群天軍歌頌救主降生,之後四周仍是無邊黑暗,牧羊人每天面對的現實生活挑戰沒有半點改變,他們只是憑著上帝使者的宣告,相信救恩臨到人間,他們單憑這信念活下去,這就是聖誕節最深刻的意義所在,即人在絕望黑暗中單憑信靠上帝而活。

願平安喜樂與你們同在,尤其在這困難的時刻。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五、黑夜天使)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試驗或試煉,既是上帝在鍛練祂的子民成長,同時也是魔鬼在引誘人墮落。有人在試驗和苦難中堅持對上帝存信心盼望,也有人在試驗和苦難中跌倒離棄信仰。我們不能只把美善福樂視為上帝恩典,卻把一切痛苦危難視為與上帝無關。我們該在試驗與苦難中祈求上帝,差派祂的天使保護和幫助我們,猶如主禱文中接著的那一句:「救我們脫離兇惡」。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 ”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教宗對經文的意見,置放在一個教牧語境中,是可以完全理解的,但這也恰好反映出一個釋經學的重要原則:即文本的表面或直接意思(plain meaning of the text)必須重視,它有可能會令人感到不安、令教會感到尷尬,但當中往往蘊含著豐富的神學意義,有待更謹慎的釋經的探討和神學詮釋的發掘。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 ”,耶穌既這樣教導,讓我們就這樣祈求天父吧!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四、風中寧靜)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周永康藉佛學尋找超脫,黃浩銘在基督信仰中支取力量,如果沒有一套賴以安身立命的信念,很容易被時代的風浪淹沒。所以,這一系列的信不厭其煩地談信仰和理念,希望你們包容。

詩人顧城說:「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我的體會是,苦難開啟了我們心靈的感官,讓我們發現靈性境界的奧秘,得以在狂風暴雨中經歷平靜安穩,「也無風雨也無晴」。

「夢」與「默」的旅程

潘怡蓉    中國神學研究院助理教授    

約瑟的沉默對後代信徒有許多的言說。約瑟作夢的生命變成如夢的人生,默然無語的不起眼角色在救恩歷史中卻成了不可或缺的人。
將臨節給予我們一個空間,停止言說,轉而聆聽:聆聽神聖之手的介入、聆聽救恩在世界卑微角落的展現,學習在放手中隨遇而安,跟從與回應那推動歷史的手。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十三、負傷同行)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與阿強短暫卻深刻的同行經歷,給我留下的印記,變成溫馨美好的回憶。想起他,我就想到那張堅強的臉,躺在治療室裏拼命鍛練;那份單純的信心,單腳站在施洗台前,向全世界宣認他的信仰;那份熱摯的盼望,知道死亡並不可怕,只是永恆生命的開端;那份無私付出的愛,在自己最痛苦的時刻,仍不忘安慰身邊的親人和朋友。這一切,撫慰著我被傷痛折磨的心,給我勇氣和力量。我終於明白,他是那受傷的醫治者,上帝藉著他醫治與他同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