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幾歲人還可以講理想?!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Screen Shot 2017-04-04 at 10.20.31 PM

如果公正可信的新聞媒體愈來愈少,歪理充斥,黑白顛倒,是非不再有公論,而你覺得心有不甘,這群人的理想就和你有關係。

這理想和基督信仰有關係嗎?表面上沒有,這群人開會商量的時候不會先祈禱,他們每天做的內容沒有宗教色彩,他們尋找支持也不限於教友圈子。然而,他們當中有不少是基督徒,願意以生命來見證信仰,願意每天守望所愛城市,願意燃點自己為眾人尋找希望。

上主沒丟棄香港

袁天佑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633751ece4ba76222e55ec48d732034c

詩篇77篇7節:「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7節經文後(再加多一個7, 即777+7),第14節,詩人肯定地說:「你是行奇事的上帝,你曾在萬民中彰顯能力。」

上帝沒有「暗票」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1209889614_a47e036d36_o

對一個基督徒來說,自己怎麼投、為什麼投,除了自己知道以外,還有上帝知道,因為「黑暗和光明,在你(上帝)看來都是一樣。」因此,暗票實質上意味著投票的那一刻是神聖的,因為當人在暗處,不必面對任何人的時候,他仍然要面對上帝,他所做的要向上帝問責,他必須為自己的抉擇負責任。

刺痛的記憶

劉進圖    《明報》教育出版營運總裁,«明報»前總編輯    
1

這一段鮮血寫成的記憶,我相信在我餘下來的人生都不會淡忘。我知道自己是無辜的,我完全不明白為何上帝容許這樣殘暴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應該如何面對遇襲受傷這段刺痛的記憶?

在法庭經歷了與基督一起重溫受傷記憶,我忽然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遇襲受傷那一刻,在流著血等候白車那時候,基督原來也在我身旁,只是我沒看見沒為意,其實祂一直都在我身邊。這個發現,改變了我對苦難的記憶,令我不再懼怕。

今天,我常常回到鰂魚涌海旁,在那裏吹風、看海、散步、飲茶、食飯,不是因為我淡忘了刺痛的記憶,而是因為我在那裏與基督相遇,我的生命被基督改變。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16807569_10154885219131501_5413261372794983510_n

我們的社會亟需公義和憐憫,因為沒有公義的社會,只有仇恨沒有憐憫;但沒有憐憫的社會,只有報復沒有公義。

ABC,不再有另一個 CY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mfile_858_297677_2_l

這一屆的選委能不能繼續反映民意,給予所有特首候選人真正的壓力,逼使他們必須慎重對香港做出承諾和問責,為香港人選出 Better Alternative,就要看明天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的結果了。

你手中有一票,怎能不珍惜?怎可不投呢?

在黑暗之中堅持真理—寫在第五次釋法之後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真理本身就帶著力量,只要堅持活在真理之中,強權就永不能真的把我們消滅和擊倒!

法治已被釘在十字架上,你還袖手旁觀嗎?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我們斷不能再以尚存的點點法治去自我安慰,因為法治的毁壞正以驚人的速度發生。我們若再以輕忽的態度去對待這些毁壞,法治的全面崩塌必速速到臨。而法治一旦壽終正寢,則香港之淪亡將不遠。

力有乏時情不盡

戴耀廷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banner

這四年的路,能夠走下去,要很用力很用心,才可以克勝迷惘和灰心。而當意念爆發的時候,亦是爭議及壓力最大之時,更是心力交瘁。我問自己還有力走下去嗎?但藏在心底對香港的情,不知為何總是難以割捨,推使我要繼續走,即使力乏要倒,還是要再次爬起來。幸有聖經以賽亞書的一段經文,給了我極大安慰,讓我有信心能走下去:「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以賽亞書» 40: 31)

都是雷動惹的禍?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banner01

下一屆立法會選舉會不會有雷動 II,我不知道,也不覺得這是重要的。然而,策略性投票的潘朵拉盒子既打開了,就收不回來。只要「比例代表制」還在,下一屆立法會的選舉肯定會有策略投票,而且規模會更大。問題是,經此一役後,非建制陣營是否會更成熟、更有效地在下一屆立法會選舉使用策略投票來增加勝算和議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