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畢業同學的最後一席話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men

作為教育工作者,如果我們不教導學生虛懷若谷,懂得凡事以不同觀點考量,聆聽和接納不同的見解,原諒得罪我們的人,扶貧助弱,方正不阿,如果我們的畢業生只懂求個人利益,不會自問對別人和社群有何責任,我們還未算完成教育的使命。

在時空的某一點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banner01

因為我們在乎,所以我們願意不計代價地,付出我們的時間、精力和感情。愛,往往需要付出代價,甚至必須承受其中的傷痛。雖然不同人有不同的選擇,但我想我們更應問的是:我們可以奉獻些什麼,付出些什麼,合力令我們的城市變得更好?!

從「港獨」說起,九七後香港教育的政治化

袁天佑    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師    
banner

教育乃生命探索之道,凡與生命有關的,如對自己的認識,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國家和人與世界關係的建立,對大自然探索和珍愛,對生命創造者的敬畏,都是教育的範圍。或許課堂範圍有所限制,但不表示在課堂外,在學校裏不可以談其他。例如九七前中國歷史科不會談四九年以後的中國,但在校園內談並不違法。既然當年的教育局官員能這樣開放,「只要持平」,可以談六四,今天為甚麼不可以談雨傘,談年青人對香港前途的期望,甚或涉及「港獨」?

世界公民看出世界問題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4

這些候選人推廣意念,實踐夢想,遇到重重困厄,但他們沒有退縮。他們也是凡人,但卻能著眼於世界形勢和來自五湖四海人群的需要。他們每天應用學到的知識,應付這些難題。我們是否太過注重自己和自己的問題,忘記了一己以外的世界,以及如何發揮更大的影響力,造福人群?

少年滋味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banner01

想起辛棄疾的辭。今天的少年可真不是多愁善感,而是飽嚐愁滋味。我們作為父母的,作老師的, 可不要「欲說還休」,然後「卻道天涼好個秋」。

讓小狗重掌自己命運

張堅庭    導演    
banner01

小狗絕望的表情實在令人心酸,牠們在那屠狗場等死等了好幾天,每時每刻都聽到狗的哀嚎,6隻狗困在一個小籠子裏,令我聯想到極權社會下的人民,也想到納粹的集中營。
讓狗重新掌握自己的命運好了,牠們或許會餓死,或死在馬路口,甚至會自相殘殺,但我讓牠們掌握自己的命運,命運在牠們自己手裏,總好過操在我的手上。

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楊玉欣    台灣立法委員    
banner04

感謝天主讓妳活到現在。自19歲「三好氏遠端肌肉無力症」發病後,醫生就宣告了妳的命運:因此,妳學會從終點那端回過頭來看生命,一切變得清晰,妳開始明白什麼對妳是最重要的,並且選擇去實踐它。

年輕人是社會的希望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banner

Darkness cannot dispel darkness, and hatred is no cure for hatred. Peace can only be achieved if we replace darkness with true light, and hatred with forgiveness.

病榻隨想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banner02

在生與死的疑惑面前,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價值觀和重視的事情。我向自己承諾:充實地過每一天。把每天都看成是人生的最後一天。

孩子你慢慢來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compassion

社會需要給予年輕人時間和空間,讓他們長大、成熟。要容許犯錯,讓孩子從他們的錯誤中學習。像花店的老祖母那樣責難年輕人,無助他們成長,對社會也沒有裨益。我們還要省思:為甚麼非得用一貫的方式行事不可?我們一定正確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