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途:馬田史高西斯的《誘惑》與《沉默》

牛稚雄    專業翻譯工作者    
18423949_10155129721316501_2382173073241166564_n

對信仰的追問是馬田史高西斯迄今為止從未間斷的訴求。⋯⋯他自己說:“我是一個冷淡的天主教徒。可我是一個羅馬天主教徒——這是永遠無法脫離的。”
《誘惑》與《沉默》這兩部在時空上本無多少關聯的作品,因一人的獨特生活旅程而成為一種信仰之旅的不同時刻標志。它們以各自獨到的方式向我們展現與任何基督徒都息息相關的主題,即人性的軟弱如何面對神性的救恩;或者,更好說是:無限美好的神性如何遷就而批戴了這沉重鄙陋的人性。

相信,就看見了:哥特式大教堂藝術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0-2

教堂空間不再是天上聖城耶路撒冷的縮影,而是上帝臨在的神聖空間,人們用眼睛確認上帝的臨在,體驗與上帝在永恆空間的相遇。

《鋼鋸嶺》下的《沉默》——依納爵神操

牛稚雄    專業翻譯工作者    
Silence-movie-Jesus-Christ

安德魯加菲真正尋找的是能治愈其內心恐懼的良藥。他害怕的是失敗;或者,更確切的說,他怕的是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失敗。他(在“神操”之後)明白了軟弱的威力,明白了受傷的心不需要隱藏;他正走在康復的路上,追尋“更大的自由”。

光影聞道(四):《莫扎特傳》(導演版)(Amadeus – Director’s Cut)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每個自甘囚禁的靈魂,本身就是一個地獄,因為在那個自我裡頭,沒有半點讓上帝容身的空間。相反,人若為了上帝的緣故而捨棄任何塵世中最寶貴的東西,到頭來他會發覺,這些東西所指向的美善和真實,原來早已在天堂的深處等待著他了。

信仰象徵還是普遍象徵?——科隆大教堂的里希特之窗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banner01

無論是被看作基督教信仰象徵還是普遍象徵,里希特的作品不僅為一座古老的歷史建築注入新活力,肅穆的天主教建築吸納了藝術的時代氣息,它亦挑戰了傳統信仰對待當代藝術的認識。

光影聞道(三):《逆權大狀》(The Attorney)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1

「在時代的呼喚臨到你身上時,你是否願意承擔?」有些人選擇放下這個問題,然後照舊生活;但有些人卻是細聽這呼召,然後一步一腳印的向著一個未知的方向和國度走去。

光影聞道(二):《月黑高飛》(Shawshank Redemption)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2

我們確信,在看似黑暗的世界背後,有慈悲仁愛的主在等待我們;在一切失望、挫敗、苦痛背後,有上帝在基督裡的勝利在等待我們。

光影聞道(一):《教父》(The Godfather)

潘信超    專業翻譯工作者    
banner03

在每個看似絕望的處境中,在每個封閉黑暗的國度裡,其實都有一度通向救贖的門,只是開門的鑰匙並不在人自我救贖的努力中,而在慈悲的上帝手上!

不再隱匿的救恩 ——林布蘭的“帶掛簾的聖家庭”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banner01

林布蘭的“帶掛簾的聖家庭”所使用的掛簾手法不僅分割了畫面象徵《舊約》的昏暗部分和象徵《新約》光照的部分,也區分了神聖(聖家庭)和世俗(觀者)空間。林布蘭深刻的神學理念也借此得到顯明:耶穌基督的到來打開了《舊約》時代至聖所的幔子,他是本物的真像、揭開了隱藏奧秘的事,他用自己的身體獻上永遠的贖罪祭,開啟了救贖的歷史,意味著人類歷史進入了全新的一頁。

將臨期

曲藝    南京藝術學院講師    
banner04

無論在中國還是西方,人們都是通過計數時間的方式期盼未來某一美好時間的到來。在西方,將临期月曆和將临期花環的宗教習俗讓信徒回歸信仰自身。通過每日打開將临期月曆上的窗戶,點上將临期花環上的蠟燭,信徒們閲讀、默想聖誕相關經文、禱詞,逐漸預備心,在歡喜中期盼紀念兩千餘年前、在寧靜安詳的伯利恆之夜救恩的降臨。